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79章 煅兵器匠心求诚
  一路之上,见到许青林的宫人侍卫无不毕恭毕敬的向他行礼,想来楚从义已经将他居住在云梦宫的消息传告了下去,以免得再有哪个不长眼的人在无意之中招惹到了他。

  走出皇宫南门时,当值的一队守卫士兵还讨好的问道是否需要随行之人,为他引路,服侍他鞍前马后。

  许青林自然是婉言拒绝了,他已经知道了项府的大概位置。再说了,就这样走过去,也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丹阳城中的风景,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第一次上门拜访,从不能空手而去,这样也不符合礼节,许青林摸了摸怀中紫金色,这块无意中得到的东西应该值不少钱,可以买份不错的见面礼。

  傍晚的集市之中依然十分热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除了街道两旁的商铺之外,路边也有规划好的地方让一些小贩摆摊做生意。

  一路走来,主街两旁高高挂起来的明镜水石照亮了整条街道。之前许青林在皇宫之内也曾见过这样的路灯,当时还感到十分新奇。

  听完王英的解释后许青林了解到,这种天然矿石十分的奇特,只要在白天里吸收足够的阳光照射,到了夜晚天黑的时候,便会把储存起来的能量再次释放出来,自身会向外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

  就如同镜子一样反射了白日里的亮光,再加上它本身的样子晶莹剔透,好似水镜,因此得名。这些矿石大量的分布在东洲大陆的土地之下,并且开采起来十分方便,因此被七国之人广泛的用做照明。

  街道上的明镜水石比起皇宫之内的自然是逊色不少,无论纯度和大小都无法相提并论,不过这外面的荆国子民对此也并无要求,毕竟到了晚上只要有个照亮的东西便已经足够,哪里在乎什么纯不纯,好不好看。

  项震一家都是军旅出身,所以送出的东西最好是与其挂钩的,许青林四处看了看,发现了一家装饰的十分粗犷的店铺。墙面未经粉刷,只是用一些宽大的原木板材简单的拼接在了一起。

  招牌上只有一个银钩铁划的大字——兵,不知道出自谁的手笔,但是看起来气势雄厚,笔锋之间蕴含着一种森寒之气,可见书写之人不仅仅笔下功夫了得,并且修为也不简单。

  门前行人不多,好多人光是看见这么朴素的招牌,便打消了进去的念头。丹阳城中的绝大多数商铺无一不是追求从外表就能把人吸引过来,有的在门面之上大下功夫,装饰得金碧辉煌;有的靠着灵兽耍宝吸引路人眼光;有的则是直接派出一队秀丽女子站在门外娇声报上今日店中新品,促使他人进来参观。

  像这样毫不在乎噱头的地方还真是少见。

  那就先到这家看看吧,许青林心里想着。

  进去之后,只看见店铺里面的四方墙壁都挂满了各种武器,无论是刀剑钩叉这样的轻兵器,还是钺戟矛戈这样的重兵器全部都一应俱全。

  柜台之内还摆放的有弓弩镖针这样远程武器以及一些铁扇金笔之类的奇门兵器。

  店铺后面有一个小门,被门帘遮住,后面不断传来“铛-铛-铛-铛”的打铁之声,估计那里便是店铺师傅铸造武器的地方。

  看到有人上门,柜台之后的年轻伙计立马热情地迎了上来,乐呵呵的说道:“这位先生,可有什么需求。”

  许青林见此也笑了笑说道:“我先随意看看。”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屋内的墙壁和地面也全部是由原木构建,十分的简单,便笑着问道:“这里的装饰还挺有独特的意境。”

  自打许青林进门之后,店铺伙计就一直在打量他。

  虽然看到此人只是穿着一身简单的青色衣袍,玄色布履,从头到脚没有一块配饰,好似普通人一样,但是他身上清净悠然的气质和俊朗超群的面貌却让伙计不敢小瞧,更何况他眉心之间的一道银色竖痕,更是让他显得飘逸出尘。

  这种样貌的人只适合掐动道诀,与人隔空斗法,却不适合手握刀剑,与人近身厮杀,真不明白他来这里干什么。

  尽管心中对许青林有着其他看法,在听到他对于这家兵器铺的认同之后依然是很开心的。

  “先生好眼光,”伙计眉开眼笑的说道,“这间房子里里外外的布置都是我爷爷做的,他说想要打造一把好兵器,要的就是一个“诚”字,房子里面弄的那么漂亮,反而让华贵外表遮挡住了兵器原本的作用。”

  看了一眼通往后院的小门,伙计接着说道:“起初我还看不习惯,哪知道后来越瞧越有味道,来到这里的客人并不多,可是每位客人都能收获到满意的结果。”说完之后看向许青林,脸上满是自信之色。

  “哦?听小哥这样说来,我倒是十分期待了。”许青林轻笑一声,接着问道,“门外招牌上的‘兵’字也是出自令祖之手吗?”

  “是的,先生,那是我爷爷亲手书写的。”小哥面带骄傲的说道。

  看来自己的确没有来错地方,许青林想了一下,笑着说道:“今日我要前去看望一位朋友,只是苦于挑选礼物,小哥不如给上一些建议?”

  “先生请放心,这里面的各种兵器我都熟悉的很,保证让您满意。”小哥拍了拍胸脯,又接着询问道,“请问您的那位朋友平时惯使哪种兵器?”

  许青林回忆了一下说道:“他用的是一柄大剑,不过看他用的顺手,这次前去倒是不需要再带一把,有没有好一些的贴身短刃,让我瞧一瞧。”

  “这个当然有,先生请这边来。”小哥带领他来到一处柜台前,只见里面摆放的都是各种短刀匕首,随后小哥便耐心的一一介绍它们的作用和锻造材料。

  许青林一眼扫去,发现了两把看起来不错的短剑。其中一把剑身剑柄浑若一体,剑峰处黯淡无光;另一把则是外形华丽,剑身之上遍布云状彩纹。

  神识探去,两把短剑都是材质上佳,那柄颜色稍微暗淡的其实是因为剑身在不断的吸收四周围光芒,这才让他显得不那么鲜亮;另一把则是经过千锤百炼锻打出来的,方能显露出如此美丽的云纹。

  许青林正要让小哥把他们给包装起来,却听见后院中的敲击声停了下来,接着有两道脚步声朝着前方传来。

  门帘掀开之后,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走了出来,只见他的头上满是汗珠,一脸的疲倦,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明亮有神。

  “武龙哥,你的兵器打造好了吗?”小哥见他走来一脸惊讶的问道。

  黑衣青年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笑着说道:“还没呢,丘大师让我先回去休息,明天接着过来。”

  而后门帘再次打开,一个十分高大的魁梧老人弯着腰走了出来。这种巨人体型,许青林目前为止只在项震和岳擎天的身上见过。

  他光着上身,肌肉虬结,上面有许多铁屑烧烫的痕迹,胸前还有几道浅浅的伤疤,看起来好似爪痕,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留下来的。

  老人满头的白发随意扎在脑后,浓眉虎目,阔鼻方口,明明应该是一幅严肃的模样,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慈祥。

  “爷爷!”见到老人出来,小哥高兴地迎上前去。

  老人温柔的摸摸了他的脑袋,看着柜台前的许青林笑着说道:“原来这里有客人啊,小风,有没有好好招待客人。”

  小风当即说道:“爷爷放心,客人很喜欢这里呢。”

  老人点了点头,对着许青林笑了笑,然后看向恭敬的站立一旁的黑衣少年:“武龙啊,剑身已经初具雏形,今夜你好好休息,明日再来将它修正。”

  “是的,丘大师!”少年认真的行了一礼,之后挺直腰身,迈着大步走出店铺。

  许青林看着有意思,便问道:“那位黑衣少年是丘大师的高徒吗?”

  丘大师说道:“那倒不是,这个孩子叫做陈武龙,之前找到这里想要修补他的断剑。与他交流之后,我看他的一整颗心全部放在剑上,真诚无比,便建议他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去修补。

  “心思纯真的人学东西就是快,短短一个多月,已经可以自己打造剑胚了。要是他以后真的愿意留下来当我的徒弟,那我可就高兴坏喽。”

  说完之后还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倒是让身旁的小风不高兴了,拉着他的大手摇了摇问道:“难道孙儿的心思不够纯真吗,对爷爷不够孝敬吗?”

  丘大师摸摸了自己的胡子,大笑着说道:“小风当然是最乖的,只是这心思啊,太过跳脱了一些,不适合去打造兵器,不过小风在铺子前面一样可以帮爷爷啊。你看,客人都在笑你呢。”

  小风不好意思的松开手,歉意的向许青林问道:“不好意思,先生,您挑选好心仪的兵器了吗。”

  “就要这两把吧。”许青林指了指刚才看中的短剑,然后掏出紫金,说道:“还请小哥包装的好看一些,多些费用也是无妨。”

  “先生请放心,就交给我吧,保准让您满意。”小风看到他连价格也不问,就这样递来一块珍贵的紫金,立马兴奋的说道。这下子可在爷爷面前好好露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