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73章 云梦宫三子谢罪
  “皇子殿下,我们要怎么做。”伍辛平也认出来许青林就是昨晚码头上那个很受公主尊敬的男子,心中明白他的厉害,于是在楚长歌身后低声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楚长歌心中也想找个人大倒苦水,可是也要等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看着许青林走向还在震惊之中的楚长华,楚长歌心中一紧,难道他要伤害大哥?

  尽管有些害怕,可他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楚长华的身旁,紧张的望着走到面前的青衣人。

  这个时候许青林也已经认出来眼前有些不安的少年便是楚江蓠的幼弟,明知道不是自己敌手却依然要与兄长共进退,许青林不由得赞许的点了点头。

  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少年的神态表现倒是很真实。

  之所以会过来找自己麻烦,恐怕都是被他的这个哥哥给哄骗了。

  不过关于这一点许青林倒是不会直接告诉他,作为一个外人,哪怕说出来真相只怕也是少有人信,等有机会了还是再让她的皇姐从旁提醒吧。

  “走吧,王大人。”对着身后等待已久干着急的王英说了一声,许青林便走出了天录阁。

  刚一离开,就听见方才在四周围观的人齐齐呼出了一口气,巡逻的侍卫长擦了一下自己头上的冷汗,幸亏刚才没有动起手来,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幸亏这位青衣男子没有动起手来,不然的话,只怕自己的小命算是走到头了。

  仅仅一眼就能让两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皇子侍卫失去行动能力,这种修士实在是太可怕了,难怪会让荆皇身旁的宦官王英陪伴随同。

  伍辛平也是松开了紧握刀柄的右手,却发现手心已经全部汗湿了,以前他总以为自己还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好手,心中一直存着不少傲气,今日一见真正的高人出手,才意识到自己与之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不由得收起了自傲之心。

  “皇兄,我们好像惹上麻烦了。”楚长歌苦着脸叹息道。

  望着许青林离去的背影,楚长华并未回话,眼神变来变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走在路上的时候,许青林向着身旁的王英随口说道:“荆皇陛下的几位皇子皇女之间看起来感情都挺好的。”

  王英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发问,琢磨了一下,小心的回道:“正如许先生所言,几位殿下之间的感情确实很深厚。”

  听完之后,许青林也没有再说什么,眼见他一言不发,王英心中又在犯愁,待会该怎么和荆皇解释天录阁中发生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情不需要他去担心了,刚才许青林前脚刚走,当值的侍卫后面就把消息传递给了楚从义那里,惹得他大为震怒。立马派人把两个皇子给抓去了章华台中。而后派人邀请许青林前去云梦宫。

  看到眼前一队相邀的宫人,许青林心中感到十分好奇,便问王英为何他们会知道自己的所在位置。

  王英解释道,宫内设置的有各种阵法,用以防御监视,传递消息。如过有人从一处经过,便会留下记录。只需要稍加查询边可以得到结果,说完还掏出来一块小小的玉牌,给许青林展示了一下。

  看完之后许青林恍然大悟,这就和个人证件一样,只有带在身上才能行走在皇宫之内,要是丢了的话,只怕寸步难行。想到之前楚从义所赠的那枚朱丹团凤璧,许青林猜测,那应该就是最高级别的通行证了,皇宫之中估计到处都能去得。

  既然荆皇有事相邀,那就过去看看吧。

  许青林示意宫人在前面带路,慢慢的跟在后面向云梦宫走去。

  ......

  章华台上,荆皇书房之内。

  “乒乒乓乓”,一阵玉石碎裂的声音从房间之内传了出来,吓得站在大门外面等候的宫女宦官们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你们两个知道今天干了一件什么样的蠢事吗!嗯?!”楚从义将桌案上的玉璧镇,水晶灯一把打翻在地,朝着跪在前方的两个少年怒斥道。

  这二人正是楚长华和楚长歌,刚刚得知他们竟然敢带着人去找许青林的麻烦时,吓得差点又犯了病。后来知晓许青林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时候才缓过气来,随后心中大怒,立马就派人把他俩给抓了过来。

  “真是好大的胆子!能保住你们的小命简直就是先祖庇护!你们两个知道那位高人是谁吗?”楚从义从桌案后面站起身来,走到他们跟前,大声训斥道。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该回答,楚长华只知道许青林是被楚江蓠亲自邀请入宫的,楚长歌也只知道那人和自己的皇姐一同乘船归来。至于更多的事情,两人就不得而知了。

  “那位可是......”

  “父皇!”

  楚从义正准备说出来那位可是我们荆国先祖庄帝的好友,却被一旁站立观看的楚江蓠出言打断,随后明白过来。

  从青山台回来的路上,楚江蓠便告诉了他许青林的性格以及一路上的行事风范,让他明白许青林并不想太过招摇,因此便没有继续讲下去。

  轻咳了一声,楚从义又怒视两个低眉垂眼的儿子,大声说道:“你们给我牢牢记住,那位是我们荆国皇室最为尊贵的客人,一定要比对待护国长老还要尊敬的态度去对待他,明白了吗!”说到最后语气越发严厉,震得两人心中发毛。

  护国长老楚延盛可以算得上是整个皇宫之中地位最高的人,哪怕是荆皇见到了也要向他参拜,听见楚从义这么一说,两位皇子心中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于是连忙向着自己父皇认错。

  “和我道歉有什么用,待会我会在云梦宫宴请许先生,你们两个自己想办法向许先生赔罪吧。”楚从义没好气的说道。

  “父皇,四皇妹的性子也该矫正一下了。”楚江蓠此时已经了解了前因后果,知道他们两个是为了自己的妹妹出头,才险些犯下大错,整件事情追根究底还是在自己那个被娇惯宠溺的妹妹身上。

  听见大女儿的话后,楚从义的面上有些尴尬,如今楚佩兰变成这个样子,再怎么说也和自己这个父皇脱离不了干系。

  干咳一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然后对着楚长华沉声说道:“去把你的妹妹也给叫来,待会一起向许先生认错。”

  原本喜滋滋的等待皇兄好消息的楚佩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要向那个讨厌的青衣坏人认错。

  刚想对前来通知自己的楚长华撒娇耍赖企图蒙混过关时,却看见原本疼爱自己的皇兄此时一脸严肃的说出来这是出自荆皇的决定。

  明白事情已经无法更改之后,楚佩兰只好苦着小脸可怜兮兮的跟在他的后面向着云梦宫走去。

  ......

  云梦宫是一处消暑胜地,位于星湖和皇家园林之间,有山有水,有石有竹,景色优美,灵气怡人。和青山台合在一起算得上是皇宫之内两处最为贴近自然的宫殿。

  许青林来到这里的时候,楚江蓠早就站在外面笑吟吟的等待了。

  “许先生,天录阁内可有收获?”此时二人早已熟识,说起话来自然也不再客气。

  “那里真不愧天录之名,收藏书籍之多不可胜数,今日虽然只是略微观看一番,却已经颇有所得。”许青林笑着回道,与她一同进入宫殿之中。

  “先前江蓠幼弟多有得罪,谢谢先生宽宏大量。”楚江蓠一边走着一边小声说道。

  “令弟一腔热血,满胸真情,虽然容易头脑发热,轻信他人,不过这也正是少年意气,在下自然不会怪罪。”许青林没有直言,而是从旁提示楚江蓠。

  听完他的话后,楚江蓠心有所思。

  “许先生,您来了!”坐在主座上的楚从义看见他的到来之后连忙起身迎接,看的站立一旁的楚长华三人眼皮直跳。

  “陛下客气了。”许青林也快步走上前去,不让他离座太远。

  一番客气之后,两人入座,楚从义看着一旁垂头丧气的三个孩子,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还不快过来给先生赔罪。”

  几人老老实实的过来敬酒,嘴里小声说着:“先生,长华(长歌,佩兰)知错了。”

  许青林当然不会和几个孩子计较,笑眯眯的喝下几人的敬酒。

  楚从义看见他的确没有生气,便让三人到一边继续站着,而后便和许青林畅谈起来。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之后,楚从义笑着说道:“许先生既然来到丹阳,不如就在这云梦宫中住下,这里山明水秀,景色宜人。至于他们三个,先生在此居住期间可以随意支使,不必客气,就当做是对他们的惩罚了。”

  三人听完满脸的不敢置信,面上表情十分精彩。

  楚兰佩心中委屈,只想大哭一场,可是看见惊荆皇的神色,只好强自忍住;楚长歌松了一口气,想着只要别让我抄写《大荆宝书》就好;至于楚长华,脸上看起来似乎很不情愿,心中则乐开了花,暗道,终于有机会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近这位连父皇也敬重的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