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61章 荆皇位两子相争
  双目圆睁,大如火盆。一张血口打开,足以生吞牛马,头顶的独角尖利无比,高高矗立,胸前两只如同老鹰一般的巨爪上下之间来回摆动。一身青黑色的环状鳞甲让人毫不怀疑它们的坚实程度。

  种种外观无不表明,这是一只可怕的肉食巨兽。

  人群之中顿时产生了巨大的骚乱,无数人惊恐的尖叫起来,拥挤着四散而逃。丹阳城作为荆国的首都,四面八方的国民人来人往,带来各种各样的奇闻怪事。

  按理来说这里的居民见多识广,不应该如此惊异,可是这头蛟龙的体型毕竟太过庞大,远远超过之前他们所见过的任何巨兽。

  更何况如今正是夜晚,巨蛟还是从幽深的龙江之中游向岸边,这样一来带给人们的恐惧之感无形之中又加剧了几分。

  “快点保护好皇子殿下!”伍辛平的反应非常迅速,虽然见到巨蛟的第一眼,他也被如此可怖的外形所深深震慑,可是作为侍卫长的职责却让他时刻谨记保护好三皇子不受外界伤害。

  一众侍卫听到命令之后也快速回过神来,把楚长歌团团围住,与混乱的人群隔离开来。

  “带着殿下退到车上,赶紧返回宫中,向巡城都尉求援!”伍辛平一边对士兵们下令一边紧紧的盯着缓缓游向岸边的巨蛟,竖起手中长戈,对准它的身体。

  楚长歌从未见过这么巨大的蛟龙,不过作为皇室后裔,他也是自幼博览群书,知道龙江之下深不可测,有许多体型庞大的水兽生活在其中,因此看到巨蛟游来却是虽慌不乱,当即移动脚步,跟随着众人离开码头。

  就在这时,江上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子之声:“诸位不要害怕,此物不会伤人。”声音虽然不大,却稳稳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而且声音里还含有一丝特殊的韵律,让众人慌乱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逃跑的人群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江上,这个时候,巨蛟也老老实实的不再靠近码头,在它的身后,一艘百丈大船正穿过浓雾,向着岸边缓缓驶来,正是许青林等人所乘坐的余皇战船。

  先前发现了巨蛟引起的骚乱,许青林便明白自己疏忽考虑了,虽然这个世界上修士不少,可是凡人毕竟还是占据大多数的,这个时候的码头上估计都是一些来往的商船以及休憩的渔民,哪能经得住这般惊吓,于是便夹杂着灵韵,出言安抚混乱的人群。

  随后又望向水中巨蛟说道:“你便在这水下等待,明日自会对你安排。”

  巨蛟听完之后忙不迭的上下晃动它那颗硕大的脑袋,然后返向江心,消失在了水中。

  看完巨蛟的表现,岸上众人总算是放下心来,于是又成群结伴的走向码头,打算看看船上到底是何方高人,竟然可以驯服如此巨兽。

  先前的混乱早就被城外巡逻的士兵所发觉,还没等大船靠岸,一队全身火红劲装,腰悬利剑的巡逻卫士便已经赶来,这正是丹阳城中保卫百姓安全的赫流卫。

  为首一人看见人群之中被几位披甲士兵所保护的华服少年之后,眼前一亮,急步跑了上去,停在三尺之外,俯身行礼道:“属下赫流卫赵传甲,见过三皇子殿下。”

  楚长歌心思如今只在船上,眼见有人过来见礼,只是随意的摇了摇手,便让他起身了。

  赵传甲起身后立马吩咐手下一众赫流卫分散开来,驱赶周围靠近的人群,自己则面带讨好的笑容顺势站在楚长歌的身边。

  朝中之人都知道,三皇子虽然是丽妃所出,但是却有一位不得了的姐姐——皇长女楚江蓠,如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炼气还神的高手,未来更是不可限量。

  皇后的儿子虽然是名义上的皇长子,可是将来是否可以继承大统还是未知之数。

  朝中三公,大司马项霆只忠于荆皇一人,除了与军事相关的事务,从来不参杂朝中其他政事。而大司徒和大司空则分别是三皇子和皇长子背后最大的臂助。

  眼下虽然看起来二位皇子的势力似乎旗鼓相当,皇长子楚长华还要占据一个名义上的优势,可是一旦楚江蓠将来突破了现在的境界,那么整个天平就会向着三皇子那里倾斜,就连荆皇陛下未来传位大统之时也不得不考虑一位炼神返虚境高手的意见了。

  而现在正是拜入三皇子门下的最好时机,平日里几位皇子都在宫中,今天可让赵传甲给逮到机会了。

  “皇子殿下深夜来此,不知所为何事,只要下官能够做到,必定竭尽全力,在所不辞。”赵传甲看着一直望向江边的楚长歌,一脸认真的沉声说道。

  “没有什么事情,赵大人请自便吧。”楚长歌没有心情和他说话,便将他随意打发了。

  赵传甲闻言面不改色,而是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几名侍卫,继续说道:“如今夜色已深,下官虽然不及众位将军身手不凡,却也还是愿意尽上绵薄之力护卫殿下,还请殿下应允。”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赵传甲的姿态放的低微,而且语气之中对伍辛平等人也颇为尊重,楚长歌不好再说什么,就让他留下了。

  随后看着靠近江岸的余皇战船,问向站在身旁的伍辛平:“你说皇姐他们是不是就在这艘船上。”

  伍辛平想了想说道:“余皇战船是荆国水军专属,除了军方人员,也只有皇室中人才可以将其调动,如果属下猜得不错的话,长公主殿下应该就在船上。”

  听到这里,楚长歌面露喜色:“走,快随我去迎接皇姐。”然后便大步走向码头。

  身后的伍辛平看了一眼赵传甲,便紧跟着上前一左一右的把他护卫起来。

  大船靠岸停稳之后,一架长梯缓缓放下,岸边众人早就望眼欲穿,想要一睹高人的真面目。此时一个身影踩着梯子一步一步的走下,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打着哈欠,嘴里还说道:“坐了这么久的船,弄的本王脑袋都要晕了。”

  此人正是南平王。

  到了岸边之后,原本众人打算请许青林第一个下去,哪知道许青林刚要推脱,先前回到船楼之上的南平王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船舷边上,自顾自的走了下去。众人见此无语,只好无奈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岸上人群先前听见船上的安慰之声,都在猜测声音的主人是一位拥有怎样风采的奇人,哪知道竟然跑下来一个看起来就很不着调的中年男子,不由得大失所望。

  只是人群之中的楚长歌却是睁大了双眼,然后悄悄的躲到了伍辛平的身后,防止自己被人发现,因为他已经认出来那名男子正是自己时常发疯的皇叔。

  伍辛平不解他的举动,还好奇的问道:“皇子殿下,您为何要躲避王爷呢?”

  为何?楚长歌面色发苦。小的时候他曾经亲眼见过一次南平王发疯的场景,一个人几乎砸烂了整个御花园,把当时误入其中的他吓得不轻,从此以后每次见到南平王都会远远的避开。

  “你还敢问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皇姐是和皇叔一起回来的啊。”楚长歌一边压低自己的声音,一边愤愤的说道。

  伍辛平倒是觉得很委屈,他明明说的很清楚,哪知道皇子殿下只听到长公主回来了便跑了出去,根本没有听完后面那句与南平王同行。

  只是还没等他再解释,南平王已经看见了衣甲鲜明他们,向着众人大步走来。

  “长歌见过皇叔。”知道自己无处可躲,楚长歌只得硬着头皮站出身来行礼,如果自己胆敢失礼,且不说南平王会不会教训他,就是自己的母妃父皇也不会饶过自己。

  “哦,原来是小长歌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怎么到处乱跑。”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伍辛平。

  伍辛平心中简直是有天大的苦楚说不出来,可是他也不敢辩解,只得弯下腰来向他请罪。

  楚长歌见状急忙说道:“皇叔勿怪,是长歌想要迎接皇姐,这才叫上侍卫陪同前来的。”说完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南平王的脸色,见他没有生气,又继续问道:“皇叔,不知道皇姐现在何处?”

  “江蓠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能丢了不成,一会儿就从船上下来了。倒是你,如今筑基都没完成就敢胡乱出宫,赶明我非要好好问问皇兄是怎么看看管自己儿子的。”南平王没好气的说道。

  楚长歌听完之后面色一苦,正想着应该如何求情,却见船上又走下来几个身影。

  为首二人一男一女,男的青衫玄履,广袖飘飘,女的一身斐甲,英姿勃发。

  两者皆是容貌不凡,气质超群,甫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至于身后的项震李俊等人,自然是被直接忽略了。

  “那不是公主殿下吗!”人群之中有人认出了楚江蓠的样子,当即大叫出来。

  “还真是!”

  “除了公主殿下,还有哪个女子可以拥有这样倾国倾城的容貌!”

  “公主殿下身穿盔甲的样子可真威风,就像一个大将军!”

  “旁边的那个男子是谁?怎么看起来这么的俊美不凡。”

  “他一定就是刚才说话的高人,只有这个样子,才符合高人的形象嘛。”

  江边众人一言一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