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51章 惜殷皇不为瓦全
  “凌云阁?”巨人帝王开口问道。

  “虚生白。”白色身影时而聚在一起化作人形,时而分散开来变成云雾,让人无法捕捉到他的位置。

  “来的不止你一个人吧!能够干扰天工所制的寻星司南,想来也只有齐物院的人有这个本事了吧!”巨人帝王说完后,又看向龙江之中。

  只见江水缓缓分开,露出一个五丈大小圆形玉碟。玉碟浮出到江面之后并未停止,而是继续上升,最终停在二人身前,之后玉碟从中间裂开,走出一个浑身短打的中年人,此人外貌十分平凡,下颌处留着几缕短须,面色饱经风霜,如同一位辛苦劳作多年的农人一般。

  中年人手指轻轻掐动,数十条有形符文连成缎带,飘向玉碟,将它牵动过来,随后玉碟慢慢缩小成指环模样,被他套在指上。

  “齐物院公孙闲见过殷皇陛下。”中年人行上一礼,开口说道,此人看上去虽然像是一个普通的农人,可是刚才那一手变化玉碟的本事就让人不可小觑。

  “只有你们两个吗?桀也太小看我了吧!”巨人帝王哈哈一笑,声音之中饱含雄浑劲力,顺着江风向两人吹去。

  虚生白在原地不闪不避,身体虽然看着没有变化,实则一直聚散无常,巨人帝王的攻击从体内穿过,却没有对他造成一丝伤害。

  “殷皇陛下何必动怒,”公孙闲抬起左手,掌心之中变出一把木伞,伞面撑开,上面画着花石鸟兽,好似活物一般,劲力触到之后便被吸入其中,化成伞面之上的一缕清风。

  “殷辛,交出玄天宇蝶。”话音落后,只见江岸之上一个面色威严的男子正踏着虚空步步走来。此人头戴玄珠金冠,身披银纹玉袍,走来之时脚下步步生云,背后霞光四射,当真如同仙人走下了凡间。

  “原来巨人帝王叫做殷辛,”许青林思忖道,“那么记忆碎片就是眼前男子口中所说的‘玄天宇蝶’了。”

  看着男子走来的气势,殷辛终于重视起来,他面色一凝,口中缓缓说道:“阁下又是何人?”

  “乾元仙境,太和子。”男子每说出一个字,脚下便踏出一步,背后霞光也更盛一分,最后一个字说完之后,已经来到殷辛身前三丈处,与他双目平视。

  只是这个时候男子背后的霞光已经不再柔和,而是如同太阳一般耀眼。迫使殷辛不得不将灵力运至双目,来抵抗太和子的威势。

  “殷皇陛下虽然神力无双,却是未能走到那最后一步,如今我们三人在此,即便陛下天命在身,只怕也是难以抵挡。不如就听在下一言,交出玄天宇蝶,我们就此离去,陛下也可以继续执掌整个东洲,做那无上帝皇,何乐而不为呢?”公孙闲又是行上一礼,嘴里缓缓说道。

  许青林听完之后,对这个公孙闲起了几分忌惮,这个人相貌老实憨厚,位于优势之下,还在好言相劝,虽然表面上看似给了殷辛选择,实则是在故意打消他的战意。

  炼虚合道的高手每一位都是天人合一的大宗师,心神百炼成钢,坚定不移,但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影响之下,一旦精、气、神三者之中任何一点出了差错,必然会露出破绽,到时候等待殷辛的只怕就是三人合力的雷霆一击。

  “真不知道桀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中洲十大门派中竟然来个三个掌教,到这里来对付我这个初入合道的小人物。”殷辛并未理会公孙闲的话语,眼睛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张口反问道。

  虚生白一直静立在一旁,沉默不言,似乎对什么东西都毫不在意,而他的身体也是一直是虚实变换,让人看不出来他的想法。

  太和子则是十分高傲,虽然身形和殷辛相比之下差距甚远,但是他的气势却隐隐压过殷辛一分,眼中一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视线望着对方,似乎要激怒他愤而出手。

  看到两人如此,公孙闲好似非常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殷皇陛下太过谦虚了,陛下要是小人物的话,只怕这整个东洲也没有上得了台面的人了。这次前来向殷皇陛下讨要玄天宇蝶,也不过是要物归原主。夏皇陛下虽然的确向在下的门派之中赠送了一些好处,却也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哈哈哈哈,玄天宇蝶虽然是在中洲所得,可那时候也不过是无主之物,谈何原主!”殷辛长笑之后怒视三人,“能把甘做走狗说的这么清丽脱俗,真不愧是名门大派的掌门!”

  听完此言,公孙闲的笑容顿时收敛,嘴里徐徐说道:“看样子殷皇陛下是准备顽抗到底了?”

  还没说完,只听殷辛一声大喝,紧接着眼前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公孙闲只感觉到四面八方涌来一种无上压力,来源不可追寻,好像下一瞬间就会有石破天惊的一击打在自己身上。

  公孙闲虽慌不乱,双手摊开,无数小伞从掌心飞出,密密麻麻的结合在一起,化作一个圆球,把他包裹在其中。

  眼见有人动手,太和子也是清啸一声,背后霞光射向天空,足下云雾紧随其后,化作无数琼楼玉宇,仙气灵烟,仿若天庭降临凡间。

  只有虚生白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许青林作为旁观者倒是感受的非常清楚,殷辛方才其实并未出手,而是借用玄天宇蝶隐藏自己身形,再把雄浑神识施加到二人身上,造成一种蓄势待发的错觉,只等他们两人出手之时露出破绽,再给予致命一击。

  太和子寻找不见殷辛,便直接降下云霞玉楼,砸向龙江之上,方圆数十里全部被这浑厚的灵气仙阁所笼盖,只要稍有异动,便会被他察觉。

  可是直到这琼楼玉宇落在江面之上,掀起数百丈的巨浪,也没有发现殷辛的身影,好似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然而就是趁着太和子一波攻势力竭之后的刹那,殷辛突然在他背后出现,巨大的拳头紧紧握住。携带无上巨力朝着他的脑袋砸来!

  太和子此时变势不及,而公孙闲又处于防御之下。眼见殷辛的一拳就要得手,不远处的虚生白突然动了起来。

  一朵流云似快似慢,不停变换,就在拳头即将打中脑袋的那一刻,将他拦了下来。

  殷辛只感觉胳膊刚才好像打中一团棉花,无上巨力消散一空。但是这团云朵看似轻软,却又坚韧异常,打中之后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脱出。

  其余两人也反映过来,趁势攻向殷辛。一座灵气所化的楼宇和数十把木伞朝着他的前胸后背猛烈砸来。

  殷辛将白云挡在身前,又用力向后挥动一拳,一时间四力相交,爆出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

  就在四人分开之后,刚才交手的地方竟然又出现一位白袍男子,黑色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面容看起来十分俊朗。

  那人只是看了殷辛一眼,许青林竟然也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就好似他的目光穿过了数千年的时光,直接击中自己的识海!

  此人出现之后虚生白等三人便退在一旁,不再出手。

  “你又是谁!”殷辛双手握拳,置于身侧,谨慎的问道。白袍男子带来的威胁实在太强,甚至超过了刚才太和子等三人联手。

  白袍男子并未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贯月槎,伸出一指,向着船尾轻轻一点,一团巨大的火光瞬间爆出!

  贯月槎失去平衡,从千丈高空之上就此落下。

  原来船尾的破洞竟然是此人所造,随手一击竟然可以穿过数千丈的距离,此人道行简直骇人听闻!

  目睹眼前一切,殷辛心神大震,知道自己必定不是此人对手。念头急转,终于还是将玄天宇蝶拿在了手中。

  白袍男子看见之后放下手指向一旁望去,公孙闲见状立马上前说道:“早些如此不就好了,何必要白白浪费这么多的功夫。”说罢便要伸手从他掌中接过。

  哪知道殷辛此番举动只是伪装,就在白袍男子放松的一瞬,运转起浑身所有灵力,借用玄天宇蝶穿梭空间的效力,冲向了他的身前,一拳之下,甚至燃烧起了自身血脉,只求能将此人重伤。

  只是结果却让殷辛大大失望,白袍男子轻扫一眼,便让他身体无法再向前去,就连玄天宇蝶的身上似乎也在这一眼之下,出现了些许裂痕。

  看到殷辛竟敢出手,太和子冲上前来,投出一栋玉楼,砸的他口吐鲜血。

  明白今日已经走投无路,殷辛仰天长啸:“你们既然这么想要这玄天宇蝶,那就好好去找吧!”说完竟然运转浑身灵力捏住手中蝴蝶。

  其他人也没有想到他竟会做出如此举动,只能眼看着蓝色蝴蝶碎成数片,缓缓消失在空中。

  到了这个时候,白袍男子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表情,许青林只看见他的眼中出现了一道紫气,之后便感觉脑中一阵剧痛,接着眼前的世界轰然崩塌,变成无数碎片。

  等他在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巨大的王座之前,而那块银色碎片此时正静静的躺在自己右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