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42章 空作态一无所用
  从眼睛里面射出两道电龙之后,南平王便直接扭过头来,没有再看一看铜头金身鲤的下场,就好像刚才只是拍死了一只蚊子一样,不值得自己再投入更多关注。

  而巨怪沉入江中所泛起来的水波,也只是停在小舟一尺之外,就被无形的灵力阻拦,没法再将小舟推动分毫。

  盯着水柱之中的红色小鱼看了片刻,南平王转动双指,将水柱缓缓地降回江面之上,红色小鱼尾巴一摆,扑通一声跳进江水之中,浑然不知道自己曾经在生死之间转过一回。

  站起身来,脱下身上的蓑衣斗笠,南平王袖子轻轻一挥,整艘小舟轰的一声燃烧起来,借着火势,南平王顺势跃起,像是一只鸟儿,贴着水面,朝着岸边飞去,起初还能看见他的身影,只是这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眨眼时间过后,南平王已经消失在了龙江岸边。

  江上小舟燃起的火焰很是厉害,根本无视江水的包围,不一会,整艘小舟就已经被全部烧成灰烬,混合着江中波浪,滚进水里,消散一空,根本不会让人想到仅仅片刻之前,还有一个人在这里乘舟漂行。

  ......

  许青林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隐隐感觉到了江上似乎有好几种不同灵力的波动,只是距离太远,而南平王一番动作的速度又太快,所以看向江面之上的时候,灵力已经消失一空。

  许晴林眉头一皱,还以为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上明月,闭上眼睛,将神识全部探伸出来,仔细感受着脑海之中描画出来的月夜江风。

  过了一会,许晴林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变化,灵力也没有加强,神识也没有波动,这是为何?难道刚才念出的经典没有一点作用?

  思来想去,许青林也没有找出来答案,只好准备先回到园中住处,以后再慢慢摸索这银色碎片的秘密了。

  下去的时候,许青林没有再一步一步的踏月而行,摆了这么多姿势,一点用处也没有,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径直调转身体方向,低头朝下,张开双袖,像是一只猎鹰一般,俯冲而来。

  地面上的人看见许青林飞了下来,全部激动异常,纷纷围上前去,想沾染一下神仙的气息。

  方百里见状之后立马大声呵斥道:“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快散开,别惊扰了许先生的修炼!”

  虽然嘴里面是这样说着,其实心中想着的却是自己单独上前,好近距离的接触一下许先生。而且方百里心里也很清楚,知道自己与许青林只不过是一面之交,待会见了面也说不上话,便拉着项震说道:“项将军,许先生从天上飞下来了,我们不如上前去迎接一番。”

  听了他的建议,项震也没多想,回了声好,就跟着他一起走向许青林休息的院落。

  而隔壁院子当中的楚江蓠看到之后,也早就忍耐不住了,出了院门,朝着旁边住所走去。

  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许林没有用到任何灵力,只是任由身体自由降落,来体验这种失重的感觉,好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

  降落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距离地面只有一丈来高,整个人就要砸在坚硬的地面之上,许青林这才调整了自己的身形,把身体融入风中。

  就在这一瞬间,许青林整个人突然之间变得没有任何重量,好似一根羽毛一般,缓缓地飘落在了庭院之中,双脚轻轻点在青石板上,身上的衣袍也缓缓垂下,变得从容淡定,根本看不出来一丝紧张之感。

  正准备回房喝茶降火的他,此时又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了楚江蓠的声音:“许先生,江蓠有事求见,不知可有打扰到先生休息。”除此之外,还有项震和方百里在门外候着,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俩的脚步声却被许青林听的一清二楚。

  不用说,肯定是因为自己刚才那副人前显圣的样子太过夸张,被自己给吸引来了。可是许青林心底却很是苦恼,方才自己的言行举止,看起来腔调十足,自己也认为那种风范绝对是飘然若仙的。但是忙活半天之后对于自身的修为却没有半点帮助,那岂不是白瞎了刚才那一番表演。

  更头疼的是面对外面这群人,自己该怎么解释。难道说我刚才其实是有感而发了,所以想吟诗一首,那你在地上说不就好了,没事跑这么高干什么,也不怕着凉了。而且说就说了,还带着灵力把声音传这么远,生怕别的修士听不见似的。想到这里,许青林脸上就有些发烧。

  正在许青林陷入内心纠结,窘迫万分的时候,院外的楚江蓠等人倒是有了些焦急。

  “项将军,你说许先生为何不愿理会我们呢?”楚江蓠看着身后等待的项震问道。

  “这个......属下也说不好,可能许先生刚才讲述完修炼大道之后,想考验我们的悟性吧?”项震自己也用着怀疑的语气说道,“听说有些高人就喜欢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来检验他人的资质,从而用来挑选自己的传人。”

  “是这样吗?”楚江蓠转了转眼睛,若有所思,“可是许先生之前讲东西的时候都是说的很明确啊。”

  几日相处之下,许青林的表现楚江蓠都看在眼里,而且给她的感觉非常亲近,所以虽然知道许青林是一个仙人,却并没有像面对荆国护国长老那样紧张,反而很是放松。有了疑问也敢大胆的提出来。

  “许先生高人行事,属下凡俗中人怎么能够猜出他老人家的心思呢。”项震看着楚江蓠一脸的苦笑。

  见到两人如此表现,方百里走上前来,开口说到:“公主殿下,项将军,请允许下官说上一句,”眼见二人看来,方百里继续说道,“既然许先生闭门不见,那么自然也就有他老人家的道理,下官看这天色已晚,不如我们明日再来拜访,今夜之中好好领悟一下他老人家所说真言,也好再来请教。”

  听到院外几人的讨论,许青林在院子里面是尴尬万分,自己随便念了几句诗,就被你们当做大道真言,更过分是,以前还叫我许先生,现在直接就变成他老人家了。我真的只比楚江蓠大上几岁啊!

  “也罢,就听方城主所言,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请教许先生。”楚江蓠看了看院子,又对着院门说道:“还请许先生早些休息,江蓠就此告退,明日再来拜访。”说罢,有些不舍得看了一眼高高的院墙,克制住自己翻墙而过想法,转身离去了。

  知道门外的众人已经离开,许青林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给了自己一夜的思索时间,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众人。

  想到这里,许青林心底又开始埋怨起来。你说你,好好的非要拿起架子做场秀,结果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要不是在众人心中有着一层高人光环笼罩,认为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那可真是要丢大人了。

  自己想做的是提升自己修为,探寻自身的秘密,可没想过去当个大忽悠,以后还是要多多注意,不能再这样来了。

  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折腾,至少许青林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胡乱显露经典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可能只有在特殊情况,或者无意之中,做出来暗合天意的事情,才能对修为有所帮助。想到这里,前往丹阳城的念头更加强烈了,因为那里有着全面的修行典籍,只有了解之后,才能知己知彼,帮助自己更上一层楼。

  许青林坐回桌前,好好的思考了一下明日应该如何应对大家的发问,脑中演练了数种情况,做到心里有数之后,便合起双目,又开始凝练起了自己的识海。

  ......

  一夜过去,天色刚刚微微发亮,许青林就感受到了门外来人,下意识的撇了撇嘴,想着该来的总会来的,便控制灵力打开了院门。

  楚江蓠站在院外,正考虑着应该如何开口,却看见院子大门已经自己打开,里面传出来徐青林的声音:“公主殿下,请进来吧。”

  听见邀请之后,一抹笑容浮上脸颊,楚江蓠不再犹豫,大步走了进来。

  进入院中,只见一个青衫身影背对着自己,那不正是许青林吗?

  楚江蓠向前走了一步,却发现许青林的背影给自己带来一种很独特的感觉。虽然眼睛告诉自己他就站在那里。可是这个背影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他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这倒让她有些踌躇不前了,不知道许先生此举有何深意。正在思考之时,许青林已经回过身来,看着她微微一笑,这下子那种怪异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也让楚江蓠松了一口气。

  带着几分疑惑,楚江蓠直接开口问到:“许先生,刚才为什么我明明看见您站在这里,却感觉您好像身处其他地方一般呢?”

  “这是因为我刚才正处于‘真空’之下,真空不空,空生妙有。所以公主殿下看我在这里,却又感觉我不在这里。”许青林微笑着解释道,昨夜之中他想了又想,虽然有些经典对自己无用,但是可以用来帮助这里的人提升修为啊,如此以来,仔细观察其中变化,自己是不是也能摸索出来几分规律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