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41章 踏月夜悟幻寻真
  南平王的事情且先不论,许青林从纳物笼中取出来了银色碎片,放在手中仔细观察起来。

  自己原本的那个的银色碎片已经化作眉间竖痕,走出通天山脉之外后,一共有过两次异动。第一次是赠与李云生父子仙酒之时,识海扩大了几分;第二次则是刚才宴会之上,借着鼍龙讲述非鱼之乐,自己的神识也好似有些触动,只不过宴会之上,人数众多,因此没有表现出来。

  若是说第一次的变化,许青林还可以理解。店小二失去所谓的“机缘”,但是随后又因为自身的表现和李云生讲述的过往,让许青林深受感动,于是又赠予了他们一份“机缘”,如此一来一回,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得失之间岂不是正合天意,那么不经意之间自己的修为得到了提高,神识变强自然也是理所应当。可是这第二次的变化是为了什么呢?

  许青林将碎片收起,站起身来,走出门外,望着屋外安静的庭院,陷入了沉思之中。

  难道和自己讲述的经典有关?可是先前通天山上的“大音希声”和偃家院落的“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为什么对自己没有影响?

  想到这里,许青林抬头看向天上明月,不由得心下一动,凝聚自身心神,踏着月光一步一步的朝着天上走去。

  巡逻路过的侍卫正在和院外守候的婢女们偷偷谈论今晚宴会上的许青林。因为他的气质太过出众,简直不似凡间中人,所以给下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时一阵夜风吹过,一个侍卫下意识的抬起头来,起初还好似不敢相信似的眨了眨眼睛,随即马上睁得滚圆,身边的同伴看见他这个样子,问道:“你在看什么?”

  见他没有反应,也抬头看了看天上,这一看之下,大惊失色,嘴巴恨不得能吞下自己的拳头。

  这个时候侍女们才发现他们的异样,顺着目光望去,只看见一个青衫男子正在天上行走,头顶的一轮圆月将他的身影映衬的超尘脱俗,微风之下,衣袂飘飘,好似神仙一般。

  “神仙啊!快看神仙!天上有神仙!”侍女们没有那么深的心思城府,一看到这样的场景,当即叫出声来,兴奋无比的呼唤伙伴。

  一旁院落里的楚江蓠听见屋外异动,原本已经坐在床上准备休息的她此刻又睁开双眼,看向身边的侍女问道:“外面出了什么事?”

  侍女赶紧回答:“回公主殿下,婢女听见外面好像有人喊话,好像说什么快看神仙。”

  听见神仙二字,楚江蓠心里一动,起身从床上走了下来,推开房门,这时候外面侍女们欣喜的声音已经可以听的清清楚楚,抬头一看,一个身影正悠然的漫步在夜空之中,那不正是许先生吗!

  公主殿下的住处附近发生了骚乱,其他人哪里还能坐的住,闻到声音之后,项震和方百里也纷纷赶来,只是循着大家的目光看向天上之后,也都目瞪口呆起来。

  许青林一步一步的向着天上走着,好像踏着台阶一般,实则是领悟地籁之声后,只要是在有风的地方,都可以踏着其中吹动的节奏任意前行。

  离地百余仞时,许青林停下了脚步,此地视野甚好,整个江陵城都被他一览无遗。

  入夜的江陵城依然灯火通明,无数行人车马依然在城中享受着荆南第一城的盛情美景,而不远处的龙江之上,也是千帆不尽,船上灯光点点,照亮了夜色下的江水。

  许青林长吸了一口气,看着脚下缓缓说道:“悟幻寻真,参求几载,自誓顿超生灭。风抄雪纂,夜读朝吟,探究古今贤哲。”

  他的声音并不算小,朝着远方慢慢传去,但是因为当中蕴含了各种的节奏变化,所以普通人对此根本毫无反应,只有身负灵力的修士才能听见所言之声。

  “这是许先生在说话吗?”方百里对着身边的项震小声询问道,他此时的心情有些亢奋,难怪公主殿下对他这么尊敬,这种修为,只怕要比得上丹阳城内的护国长老了吧!然后快速回想起自己和他见面之时的一举一动,看看有没有不敬之处。

  项震此时的心绪也是十分激烈,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许先生出手了,可是他怎么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打破自己的认知,腾空行走,这种修为真的是闻所未闻,难道许先生不是炼神返虚境界,而是一位从中洲而来的合道高手!

  想到这里,项震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对了,一般人谁敢去通天山脉乱闯,也只有从中洲大派过来的人才有这种胆识和自信,自家公主竟然能与这种人物交好,那将来前往中洲求学,还不是板上钉钉,公主未来可是不得了啊,前途无量!

  看到项震的动作,方百里吓了一跳,疑问道:“项将军这是作何,下官不过是随口一问,将军为什么要拍打自己。”

  听完方百里的话,项震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说道:“上面正是许先生在说话,方城主,别说本将军没有提醒你,好生记住这些话,将来定会受益无穷。”

  许青林的身份其实项震自己也不是很了解,不过几日相处之下,可以感觉到他虽然修为高深,但是为人一向十分平和,自己没有说出关于许先生的其他事情,只是提点一下外人,想来许先生也是不会介意的。

  一句话说完之后,许青林抬头看向了头顶明月,呼出一口气,又继续说道:“道妙禅宗,万殊一本,勘破底须分则。这堂堂无碍,真空非与,太阴圆缺。”

  声音传到楚江蓠的耳中,让她又想起了与岳擎天交战之前许青林的悉心教导,当下明白,这是许先生又在讲述修炼之道了,虽然并不明白他为何要飞到夜空之中,却不影响自己将他的话牢牢记住。

  “道妙我能理解,可是这禅宗又是何意?太阴自然指的是月亮,那这真空又是什么?”楚江蓠听得满头雾水,只想好好问问许青林讲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生涩难懂。

  好似心有所感,许青林把目光转向江陵城外的一处村庄之中,一座农家小院之内,父子二人正手持木棍练习着无名剑法。

  父亲耐心教导,儿子认真学习,休息之时,疲惫的儿子并未立刻坐下,而是倒了一杯茶水,端到父亲面前。父亲接过茶水,笑着饮下,眼见如此,儿子也变得开心起来。

  许青林满意的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堪笑处、竹椅蒲团,松窗桂牖,返步便同高洁。尘世相违,水云为伴,高卧故园风雪。”

  说完此句,身形微动,转向龙江之上,眼见江水流动不息,岸边车马如龙,花船之上,不知多少男女嬉笑怒骂。

  而在那些灯光所不能触及之处,又存在着多少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轻叹一声,许青林念出最后一句:“骏马貂裘,翠袖红螺,过目浮华閒说。速回头是岸,帘帏光透,性天心月。”

  此时龙江中心的一艘小舟之上,一位身披蓑衣的渔夫缓缓抬起头来,摘下斗笠之后,露出一张贵气十足的面容,正是此前从城主府离去的南平王!

  只是他此时双目清亮,精光流传,一看就是位功法高深的修士,哪里还有先前疯疯癫癫的模样!

  听见许青林的最后一句话,他的脸上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情,而后又将斗笠戴上,阴影之下,没人知晓他现在心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

  过了好半响,低沉的声音从斗笠之下传出,语气之中让人听不出任何感情:“回头是岸?呵呵呵呵,哪里有岸,如何回头。”

  右手向着船边一伸,食指中指并拢,对着河面轻轻拉动,一道水柱竟然缓缓升起,随着他的动作盘旋变化。

  而在水柱中间竟然有一条红色小鱼在缓缓游动,好似不知晓自己已经离开了龙江。不远处的江面之上突然泛起了一道水波,紧接着水波快速翻涌起来,片刻之后,朝着小舟袭来,就好像有着一只庞然大物在江水下面游动一般。

  眼看水波距离小舟只有三丈,此时那水下巨物也已经露出只鳞片爪,那竟然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铜头金身鲤,这种怪物力大无穷,身长可以长到十丈。头上覆有一层厚厚的鳞甲,坚硬无比,刀剑难入,而且欺软怕硬,专门喜欢撞击江上游动的小舟,而遇到大船之时便会悄悄避开。

  面对铜头金身鲤的袭来南平王好似浑不在意,依然在摆弄着水柱之中的小红鱼,直到那铜头距离船身只剩三尺之时,才缓缓看向水中巨怪。

  南平王的身体没有其他动作,可是两道紫色电龙却从他的双目之中径直射出,打在铜头金身鲤的脑袋之上!

  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巨怪身体顿时僵住,两只眼睛里的凶光缓缓消散,随后整个身体慢慢沉入江水之中,消失不见,只留下江面之上缓缓晃动地圈圈水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