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28章 论战势天地人和
  众人见到许青林走来,急忙围上前去,方才他与岳擎天立下赌约,众人自然听在耳中,只是心中多有不解,明明轻易之间就可以将此人直接拿下,何必又要多此一举?

  项震最是关心楚江蓠的,得知她将要与岳擎天交手,也顾不得许青林的面子,面露急色,直接开口埋怨道:“许先生,公主殿下万金之躯,您怎能放心让她和岳擎天交战呢?”

  楚江蓠听到他的关心则在一旁笑着安慰道:“项将军不必担心,先生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就定然有他的用意。”说完看向许青林,眼中发亮,目光中满是信任。

  面对劲敌约战脸上毫无惧意,虽有强援在旁也不心生依赖,许青林见到她的这份心态,不由得赞许地点了点头。

  然后回头向着岳擎天朗声道:“相战之前,我与公主殿下还有几句话要说,不知阁下可有异议。”

  岳擎天听完后两手摊开,浓眉一扬,脸上满是毫不在乎的表情,嘴里说道:“悉听尊便。”只是口上虽然这样说,心中却另有他想。

  看来这位许先生是想要在临战之前指点一下楚江蓠的修为,不过这位许先生虽然自身厉害,但是想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提高一位修士的能力,却是没那么简单。因为要从练气还神突破到炼神返虚之境,主要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就是靠着水磨工夫,积年累月苦练自身,将气、神不断的合一,凝实到浑如一体之时,自然会顺理成章的结出阳神,跨入下一个境界。不过这种方法说来容易,却是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第二种则是以战养神,和同境界的修士交战之下,生死之间,必然会有别样体验。对战之时,双方皆会用尽毕生所学,在他人的参照之下,于是更容易发现自身的缺陷所在,从而做出对应之策,打破瓶颈。

  第三种最是高明,却极少有人能够做到。那就是天人感应,一朝悟道。有天赋异禀者,可能在某个情形之下,直接受到天地点拨,抓住一丝虚无缥缈的意境,点化阳神,进入炼神返虚之境,只是这种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多数人都不会将破关的希望寄托于此。

  除了这三条之外,还有一些外道,譬如服食大量灵丹妙药,强行推动自身境界;又或者落入歪门邪道,用不为世人所容之术改天换命等等。

  但是炼神亦是炼心,心志不坚者,哪怕侥幸跨入此境界,也不稳固,必然会在合道之劫时走火入魔,落得万劫不复。

  所以眼见许青林的动作,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他的所为,却并不担心,毕竟自己几十年的实战经验,可不是白白得来的。

  这旁许青林随手用灵气布下一个无形护罩,将楚江蓠和自己与众人隔开,毕竟接下来的话与交战有关,还是不要让外人听到为好。

  “公主殿下可知,我为何要让你来参入这个赌约?”许青林看着她问道。

  “先生是看那岳擎天性如顽石,劝说不得,又不愿伤他性命。便想借此机会给他一个台阶下?”楚江蓠猜测道,先前她就觉得这位许先生不管对待何人都是那么性子温和,不然也不会为偃家兄妹求情。

  许青林摇了摇头,笑道:“倒是没有这个意思,想要饶他,不需要如此麻烦,”然后看着楚江蓠的一双凤眼,微笑着说道,“不过这件事却是与殿下有些关系。”

  “与江蓠有关?”楚江蓠听完倒是一脸疑惑,“还请先生明言。”

  许青林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言道:“先前在营寨之中,听完殿下所言,心有所感,我便一直思考该如何帮助公主殿下提升修为。”而后顿下片刻,又问道,“公主殿下步入炼气还神之境后,与人交手的次数便减少了吧。”

  楚江蓠点了点头,如今荆国皇室后裔之中,以她的修为最高,能与她过招之人没有几个,更何况她的身份摆在这里,平常修士也不敢与她动手。

  “公主殿下修炼的梧桐神引诀,走的是体魄修炼之道,不同于清气修士注重感悟,只有与人交手,才能越战越强。”许青林分析道,“而眼下这个送上门来的岳擎天就是一块最好的磨刀石。”

  楚江蓠望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庞大身影,不由得轻笑出来,岳擎天修炼的是牵岭之力,配合着他超出常人的体型,不正是一块大石头吗。

  见到楚江蓠心态放松,许青林又说道:“那岳擎天的修为比你高上一筹,你心中可有忧虑。”

  楚江蓠转头看着他,眼中充满战意,“有这样的一个对手,可以让我放手一搏,江蓠很是开心!”如此神态让许青林又想起了当日站在炽火凤凰之上的女武神,那么的威风凛凛,英姿勃发。

  “好!”许青林赞道,“与人交战之前,有三处关键务必知晓,天时、地利、人和。”然后抬起右臂,指向天上,此时正值中午,一轮艳阳悬在空中,散发着熊熊热意,“太阳之火乃火之极致,在这无尽阳光的相助之下,公主殿下的神功会发出更大威势,此乃天时。”

  而后又指向崖壁边上的岳擎天,接着说道:“岳擎天自身修炼的是山属功法,而今又处于山腰峭壁之上,周围的环境倒是让他得了一些优势,此乃地利。”

  最后回过身来看着楚江蓠,又缓缓的说道:“然则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前面两回你们算是各有胜负,但是关键还是要看这第三处的人和。”

  “岳擎天的修炼时间虽然比你多上不少,不过高手相争之间,并不需要太过在意灵力高低,功法巧妙,”许青林并未直接说出答案,而是接着问道,“公主殿下可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所在?”

  “是心神?”楚江蓠之前从未听过这么一番理论,因此略有迟疑,才开口说道。

  “不错,一个修士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本心,只有心胸开阔,神智渊博,才能更加贴合天地万物,感触其中的大道真理,那些功法招式反而只是小道,如果太过在意,便是落了下乘。”许青林淡淡的说道。

  “岳擎天能够守在苦寒之地保卫边境四十余年,本应该是顶天立地之人,而如今却做出这般以势欺人之事,且不论其中缘由为何,单单是违背本心这一行为,就使得他不可能气神合一,与你交手之时,定然会露出破绽。这是你的第一点优势。”楚江蓠听完之后若有所思。

  “方才他虽然一时风头无二,打倒烈焰军如同摧枯拉朽,但是随后又立刻败于我手,虽然听完赌约内容是与你交战后,好似又恢复了一些信心,可是只要有我站在一旁,哪怕不出手,透露的无形压力也会让他无法全力发挥,这是你的第二点优势。”许青林说完后低头笑了笑。

  “在这两点优势之下,如果公主殿下与他修为相当,那他此时已经毫无胜算,”许青林好似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而他也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最大的破绽,这个破绽就是殿下获胜的最大优势。”

  楚江蓠听完后连忙问道:“先生请说,那是什么样的破绽?”

  “岳擎天怎么也想不到,刚才出手之时,我已经看穿了他牵岭之力在体内的运行路径!”许青林双手负后,神色之间略有得色。

  而后又认真的说道,“人在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但是人毕竟拥有感情,无法真的把自己与山石融为一体。牵岭之力在体内之时,会让运功修士浑身坚如磐石,刀枪不入,放出体外,则会让人力大无穷,翻山倒海。可就在这一收一放之间,就是岳擎天最为脆弱的时候。”

  “这门神功法诀本身定然不弱,只是修炼的人心里出了问题,这才让我看出来其中奥妙。”许青林说完之后目光一转,望向崖壁之处。

  “在这三重优势之下,公主殿下尽可全力施为,就把这岳擎天当做一个绝好的磨练对象。”说完,撤去无形护罩,望着楚江蓠的双眼,给予满是鼓励的目光。

  感受到了许青林的信任之后,楚江蓠内心十分感激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此这般教导,让自己受益匪浅,一时之间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但是看向对方清亮的目光之后,又化作一声悠悠的叹息。

  接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定要赢下这场比斗,不让先生失望。

  眼看楚江蓠从许青林身边走了过来,刚才等待一旁的项震等人早就焦急万分,因为有着无形护罩的隔绝,方才众人只能看到两人交谈的动作,却听不见其中所说的内容。

  好不容易看到二人说完话了,便赶紧上前,围着她说道:

  “公主殿下三思啊,那个岳擎天可不好对付。”

  “是啊是啊,您要是受伤了可该如何是好。”

  “要不我们再和许先生好好说说,让他换个赌约。”

  眼见众人真心关切,楚江蓠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随后说道:“本宫自修炼以来可是从未遇见相同境界的敌手,好不容易能在今日得偿所愿,心下甚是欢喜,”接着变换语气,“更可况有许先生待在一旁,难道你们认为本宫会输吗?”眉目之间尽显自信之色,将她衬托的明艳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