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27章 存朽壤高山自崩
  岳擎天双眼微微一眯,再次把目光聚集在许青林的身上,方才他已经看过此人,除了脸长的有些白,有些好看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特殊之处。

  虽然配合着一身青袍,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颇有潇洒之意,但是这样的人自己多年来也没有少见,那些个王孙贵族修炼不成,却偏偏喜欢靠着一身穿衣打扮来模仿中洲门派修士的样子,看起来金玉其表,实际上不堪一击。

  这个人身上没有一丝灵力波动,而且看起来体格也没有那么健壮,既不像是清气修士,也不似身负什么炼体功法。哪里来的自信,在看过自己出手之后还敢跑到面前大言不惭。

  只是岳擎天不知道的是,许青林在拥有神识之后,每日摸索修炼,对自己的身体早就操控入微,浑身气息没有一丝泄露,如果不是他的一身肤色样貌和眉间银痕太过显眼,别人真的只会把他当做毫无灵力的普通人。

  毕竟每个境界之间,想要更进一步都是难上加难,悟性,机遇,心智,传承,运势,当真缺一不可,项震身为一军之主,苦练赤火神功五十余年,如今才堪堪将自身筋骨内的元精与天地元炁相结合,在体内生成小循环,踏入这修炼的第二重境界——炼气还神。

  楚江蓠被称作荆国千年难遇的修炼天才,修炼一流的神功法诀,无数天材地宝随意使用,更有先祖留下的宝物炽火凤凰羽帮助参悟,也是等到二十多岁之后才步入炼气还神之境。

  而后又在许青林的紫晶灵果相助之下增强了心神之力,在听到了无声之论后产生了自己的领悟,这才能将元炁与心神相合,摸索出一个阳神的影子来。

  岳擎天的一身力量虽然强横,但是毕竟自身境界不够,哪怕灵力已经快要突破炼气还神之境,可是缺少了那么一点契机,就是如同隔着天堑,怎么也跨不过去。

  修不出来神识,那么面对炼神返虚的修士,且不说自身灵力积存和修为法诀上的差距,只是站在别人面前,就根本捕捉不到对方的气息位置。

  毕竟用五官身体相感知,反应再快,又哪里比得上神识之力,一念通天。

  所以交战之时连对方如何出手都是毫无察觉,如同瞎子一般,自然是根本没有一丝还手之力了。

  听到许青林刚才所言之后,楚江蓠看向站在身前的青衫男子,眼中满是遮挡不住倾慕之意。

  而这时项震也在一旁向着许青林拱手谢道:“多亏了方才许先生出手相助,不然的话,就刚才那一下子,非要了我半条命不可!”

  原来刚才他被岳擎天举在空中之时,就知不妙。巨力之下,哪怕运功护体,砸进地面后依然会受伤不轻。哪知道刚一接触地面,就觉得背后多了一层柔软之物包裹,缓冲了劲道,而且还把自己身上携带的力量直接传到地下。

  因此虽然声势较大,但是自己并未受到伤害。而在场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那位神乎其神,不知境界的许先生了。

  听见项震所言,岳擎天倒是解了心中疑惑。刚才自己出手之时,用了多少力道内心自然清楚,虽然不至于致命,却也不会让他轻易再站起来。

  可是眼见他竟然没有受到损伤,心中正生出疑问,却听见他道出此中缘由。

  “原来这个人姓许,怎么自己以前从未听说过荆国还有这样一位高手。”岳擎天心中暗思,又见众人看到许青林说话之后,脸上全都露出放心的神色,心中当即生出几分忌惮。

  随后不再关注其他人等,而是摆正姿态,认真的看向许青林,低声问道:“在下岳擎天,敢问尊驾如何称呼?”

  许青林见此也不端架子,回上一礼,温声说道:“在下许青林,与荆国皇室颇有些渊源,今日阁下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而后想了一想,又接着说道,“打打杀杀毕竟不好,不如阁下坐下来好好说说,是谁让你来到这里来等候我们的。”语气虽然平和,却透着不可抗拒之意。

  听到许青林的回复之后,岳擎天便知道,今天要是不把他先收拾掉,肯定没办法接近楚江蓠分毫,虽然此人看上去不简单,但是实力到底如何,只有真的动过手了才知道!镇守北海多年,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拼杀,哪能被他三言两语就改变了心意!

  两侧双手猛的紧握成拳,缓缓移到胸前,运转牵岭之力,撞在一起,一声巨响,穿金裂石,而后看着许青林,浓眉一挑,说道:“想要让我坐下说话?那就要看看尊驾有多大本事了!”

  话音刚落,许青林就见到一只硕大的拳头携带无尽威势,冲着自己面上砸来。岳擎天虽然看起来体型庞大,可是却一点不笨拙,移动速度反而颇快,只是一瞬之间,就从数丈之外奔袭而来。

  拳头一周环绕厚重的牵岭之力,让人在惊骇之间看到眼前出现无数幻象,好似面对山峰倒塌,巨石崩落。一时之间心神失守,就会闪避不及,被这重拳打中,筋断骨折。

  然而许青林毕竟神识雄浑如海,面对种种幻想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轻点脚尖,袖袍一甩,移向一旁。

  这岳擎天倒也反应迅速,看到眼前目标消失,马上收起拳头上的劲力。转过身来,找寻许青林的落脚之处。

  之所以不与他直接交手,便是因为偃家院中地方太小,担心劲力外泄,将房子里的一些傀儡造物给摧毁掉,这些东西连许青林看起来也是好奇万分,想要研究一下他们和前世的机器有何不同。

  身形几番移动之下,将岳擎天渐渐引导至崖壁边缘的一处空地之上。

  岳擎天见他身影闪来闪去,就是不与自己直接交手,心中不免大闷,于是作势回头大声喊道:“如果尊驾再这般躲闪,那我就只好拿这些烈焰军动手了。”

  听完他的威胁,许青林也停了下来,轻轻的立在崖边的一棵小草之上,足尖点中叶片,却没有将叶片压弯半分,这一幕看的岳擎天眼角一跳。

  早些年他曾见过一位齐国修士,修炼的是风属神功,整个人就如同空中飘浮的飞鸟一样,飘渺不定,甚至可以乘风而飞,只是身法比起眼前之人,好似还差上一筹。

  “阁下的对手是我,可别弄错了对象。”许青林听到他的威胁之意,沉声道。

  听完许青林的话,岳擎天眼中露出凌厉之色,大喝一声:“那就请尊驾不要再躲,接下我这一拳!”

  说罢,将浑身灵力与心神相合,全部集中在右拳之上,牵岭之力准转到最大功力,全身上下隆隆作响,仿佛一座山峰,带着灭顶之势,朝着许青林径直砸来!

  许青林面色不变,看准了他灵力运转之间的一丝滞塞,神识直接透体而出,袭向岳擎天的眉心。

  正携带着崩山裂地之意的岳擎天,只感觉有股劲力正要穿过自己眉间,进入脑中,不由得心中大骇,赶忙停下攻势,催动浑身灵气,固守心神。

  片刻之后,岳擎天感觉脑中外来之意已然消失,这才抬起满是冷汗的脑袋,一脸惊骇地看向许青林:“尊驾竟然是炼神返虚境的修士!”说话间心脏尤自跳动不止。

  许青林没有否认,也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看着他笑着说道:“阁下认为你我之间还有必要继续打下去吗?”

  心中却想着,不愧是只差一步就能突破还神境界的修士,心神修炼凝实如一,方才神识攻击之下,虽然没有尽到全力,却还是被他快速发现,逐出体内,使得自己只是看到了一些零碎的记忆。

  知道许青林的修为之后,岳擎天浑身气势顿时消散,而下一刻却又聚齐,抬起双拳,直直的看着许青林,眼中充满坚定:“这次遇上尊驾,本人算是栽了,不过要想让我就此束手就擒,却是绝不可能!”

  许青林见此也不生气,而是说到:“阁下方才虽然败在我的手里,但是想来心中定然有所不服,不如和我打一个赌?如果赢了阁下就此离开,我绝不阻拦,若是输了,就留在这里,把你身后之人的事情交代清楚。”

  岳擎天闻言稍加放松,紧接着又问道:“尊驾想怎么赌?”

  “阁下此次既然是为了荆国公主而来,我就让她和你做过一场,她与你同是炼气还神之境,而且修炼时间还比你少上许多。我们就以你二者之间的胜负作为赌约,阁下觉得如何。”

  听完许青林的话后,岳擎天有些难以置信,双眉紧皱,盯着他问道:“尊驾此言当真!”

  “一言既出,金玉不移。”许青林也是正色道。

  望着许青林认真的表情,岳擎天沉声道:“好,那就如尊驾所言!只不过待会我出手时绝对不会留情,到时候伤到了公主,尊驾可不要怪罪!”

  许青林见他答应之后,从草叶上轻轻飘下,落在地面之上,然后笑着说道:“那是自然。”

  而后便向着楚江蓠大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