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23章 道真情生死无畏
  先前许青林趁着偃家师兄妹心神失守之际,用神识攻入对方脑中,看到了两人的生平经历,知晓他二人幼年时遭遇凄惨,但是天性纯良,被师傅搭救之后便把他当做亲生父亲,对其一直十分敬爱,而且偃家一向隐于偏僻之所,多年以来两人除了潜心苦学偃家奇术之外,若非必要,很少接触外人,自然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这次要不是有人以他们师傅的性命相威胁,二人决计不会做出埋伏于此,伤人性命的事情。不过许青林也明白,哪怕有任何理由,都改变不来他们袭击荆国公主的事实,这件事只要项震追究下去,除非楚江蓠开口,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许青林虽然心又不忍,却也没有开口阻止军士们的动作,毕竟他们刚刚才经历一番战斗,心中自有怒火需要宣泄,自己先前虽然道出了这二人的来历,但是有些事情自己亲眼所见和听别人讲述,还是不一样,于是说道:“无妨,项将军只管做自己的事,我在这里也正好听听他们有什么说法。”

  项震见到许青林要留下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吩咐手下军士做事的时候不要太难看。以免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熊熊热力直接从额头灌入,不一会石勇和木巧的身上就渗出了无数汗水,把衣物浸的湿透。脸上被热意烫的通红,流出的豆大汗珠还没有滴落下颌,就已经被蒸发成水汽。昏迷中的身子不停抽搐,好似在梦中经历了莫大痛苦。

  过了一会两个士兵停下动作,从身侧拔出利剑,将冰凉的剑身直接贴在二人的额头之上。刚被热意侵袭,又遭到猝然冷意,两人脑中一阵剧痛,呻吟着从昏睡中醒来。

  二人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发现自己已经不再身处地下,并且身前有这么多斐甲军士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如今两人已经落在刚才和自己战斗的军士手中,而原先坐在桌子一旁的灰袍怪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石勇努力尝试着站起身来,可是哪怕用尽全身力气,虚弱的身体也不能在军士的压制之下移动分毫,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绝望之意。

  转头看向一旁同样跪倒在地的木巧,石勇的脸上满是痛苦与悔恨,如果不是自己去买傀儡材料的时候不小心,怎么会被人跟踪到隐居之地,害的辛苦养育自己多年的师傅无故受到重创。而后既然答应那人去做坏事,自己一个人不就足够,为什么还要让师妹跟着过来,连累她也落在敌人手里。

  两人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村子里,遭遇劫难的时候,他们俩正好外出玩耍,这才躲了过去。失去家园之后,年幼的石勇就这样带着同样年幼的木巧逃离战火,以乞讨为生,直到后来遇见了师傅,两人才又有了一个家。多年的相处之下,两人间早就互生情愫,只是因为有着一层师兄妹的关系,双方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眼见师妹的脸色难看无比,石勇心如刀绞,事到如今,再想辩解也没有什么意义,对方定然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于是抬起脖子,对着面前军士大声喊道:“刚才是我在控制蝎子和你们战斗,与身旁这个女人无关,你们把她放开!”

  听到石勇的话,一旁原本双目紧闭缓解脑中痛楚的木巧猛地睁开眼睛看向他,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好似察觉到师妹的目光,石勇转过头来,对着她轻轻一笑,然后马上收敛笑容,接着说道:“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我一个人承担,落在你们手里就任你们处置吧,你们不要为难旁边那个女人。”

  石勇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毕竟与人接触太少,再加上天性淳朴,所以就连谎话也不会编。两次大声喊着与女子无关,哪知道这样反而更加暴露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项震听到石勇的喊话,面无表情的走到他的身边,用手捏住了他的肩膀,一阵灼热劲力透体而入,顺着浑身经脉,流向全身各处。

  剧痛传来,让石勇当即就要开口大喊,只是随后又想起来身边的师妹,怕她担心,便咬紧牙关,死死忍住,嘴里不发出一点声音。

  “没想到你的骨头还挺硬。”见到石勇如此硬气,项震并不发怒,收回手掌,反而面露赞许之色,“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有,你是受到谁的指使,埋伏刺杀公主殿下。”然后缓步走到了木巧身边,静静的看着他。

  石勇只觉得刚才好似身处火海,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不禁大口喘息着。而后见到项震竟然站在师妹身边看着他,不由得心中大急,担心他会伤害木巧,于是便赶忙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除了隐瞒自己偃家弟子的身份外,受到神秘人指使等其他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

  项震眼光老辣,自然能看出石勇所说不假,只是其中似乎还有隐瞒,于是看着他森森的说道:“这就交代完了吗。把他带到一边,我再好好问问这个女人。”说完当着石勇的面,运转功力,把右手烧成红色,缓缓探向木巧的脸侧。

  眼见师妹就要受到折磨,石勇哪里还忍得住,双眼通红,大声叫喊道:“快点住手!你要问的东西我都告诉你,你不要伤害她!”

  项震就势放下右手,转头看向石勇,等待他开口。

  石勇深吸一口气,好似下定巨大决心,正准备说话,却听见一旁木巧的声音。

  “勇哥。”木巧微笑着看着他,眼中满是情意。“这么多年来得你照顾,我...心里实在是感谢,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小时候失去父母之后,就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你那么小的年纪,每天不知道要花掉多少时间,多少力气,才能找到足够一个人吃的食物,可是你从来都是先让给我,还骗我说你已经吃饱了,”说话间木巧的眼里透出点点水光,语气更加温柔,“我那时候真不懂事,只顾着自己吃,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话。”

  “幸好我们后来遇见了师傅,才让你没有继续挨饿,”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木巧的脸上挂满了笑容,“这些年里我们隐居在山中,跟着师傅学习,你总担心我会不会太闷,其实你知不知道,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会很快乐。”说完,好似说出来了心中的秘密,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其实木巧心里明白,落在敌人手中,接下来只怕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之前有坏人利用师傅,威胁师兄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师兄虽然答应了,但是心里其实很痛苦。而现在,自己也成了别人胁迫师兄的对象。可是自己不愿意看到他再做出违背心意的事情。

  于是抬起头,满眼笑意的对着石勇说道:“勇哥,这辈子遇见你我很开心,希望我们来生还能再相遇。”

  话音刚落便聚集体内仅有的灵气,冲击自己的心脉。

  “师妹!”听完木巧的话石勇已经预感到不妙,见此情形更是惊的目眦欲裂。

  眼见一条生命就要消逝眼前,一旁观看许青林挥手打出一道灵力,中断了木巧体内运转的经脉。

  “这又是何必呢。”许青林感叹道,随后对着项震和楚江蓠说道,“劳烦二位跟我前来一步。”说完便引着两人来到巨蝎傀儡之前。

  原本巨大狰狞的蝎子傀儡经过炽火凤凰的炙烤,如今残破不堪,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许青林用手指着傀儡躯体,看向项震问道:“项将军觉得这巨蝎傀儡战力如何。”

  回忆起刚才手下军士与两只巨蝎的争斗,十人合力也没有伤及巨蝎分毫,而这十人都已经踏入炼精化气的境界,哪一个不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就连自己最后亲自动手,花了不少力气,也只是堪堪打破巨蝎外部硬甲,谈不上对它造成伤害,如果不是公主殿下愿意出手,胜负着实难料。

  于是对着许青林诚恳的说道:“这巨蝎当真不凡,如果面对普通士兵,只怕万人军阵也无法拦截。”

  “项将军说的不错,”许青林微微颔首,接着徐徐说道,“那项将军有没有想过,把它们收入烈焰军中呢?”

  听完许青林的话项震深表同意,方才知晓这两只巨蝎原来是傀儡之后,便立刻意识到了它们的巨大价值,所以拷问石勇木巧二人时便没有下重手,心里就是存着招揽二人的心思。只是顾及着楚江蓠的面子,就没有直说,哪知道许青林竟然和他想到一起了。

  许青林说完之后又看向一旁的楚江蓠,略带歉色:“这二人的来历我已经知晓,他们的一身技艺用途广阔,不仅仅可以用在军中,更能改善百姓生活,如果就此失传,着实可惜。”接着解释道,“两人其实本性不坏,只是受人威胁才会做出袭击的举动,眼下既然无人受伤,不知公主殿下可愿饶恕他们。”

  许青林知道自己原本不该说出这些话,只是心怜二人遭遇,便向楚江蓠求上一情,不过二人结果如何,还是要让楚江蓠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