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14章 思因果疑点重重
  楚江蓠感觉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好似仍在梦中,自己还未开口,眼前的仙人竟然已经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难道真的是先祖之灵在天保佑,才使得荆国可以度过眼下难关。

  就在她仍沉醉于自己的想法时,许青林已经从纳物笼中取出那根长达一米的赤色羽毛,看向楚江蓠询问道:“这是你要找的东西吗?”

  望着许青林手中透出阵阵炽烈之意的火红羽毛,楚江蓠心中大喜,这不正是自己想要寻找的炽火凤凰羽毛,不仅如此,这根羽毛里面所蕴含的灵气要远远胜出皇宫里传承下来的那一个。

  楚江蓠想了一想,并没有从许青林手中将羽毛接过,而是抬起头用一双美眸看着他诚恳的说道:“谢谢仙人相助,小女子真不知该如何相报。”说完又要低头跪拜。

  看她这样子许青林赶忙一挥衣袖,将她身体扶起,嘴里说着:“我可不是什么仙人,只是与你先祖有缘,这才愿意帮你一把。”

  “先祖?”楚江蓠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嘴里问道:“仙人,您说的是哪位先祖,可否将其名讳告知小女子?”

  许青林将手负于身后,看着眼前这个刚才有些发呆的荆国公主,想着她不就是看了旅的手札才跑来的吗,就想逗她一逗,便对她说道:“他叫做旅,于我有相助之恩,这个名字你应该很熟悉吧。”

  哪只楚江蓠听完之后立马又给她跪下来,嘴里恭恭敬敬的说道:“楚家后辈江蓠,见过仙人老祖宗!”

  速度之快,许青林都没反应过来。

  他哪里知道,旅可是四千多年前的荆国皇帝了,自己说与他相识,那怎么说也活了四千多年了吧,只怕除了真仙,还没有人能如此长寿。

  许青林可不想平白占人姑娘便宜,一卷衣袖,匆忙把她从地上扶起,生怕她又跪下了,嘴里赶紧说道:“我可不是你的老祖宗,更不是仙人,你可不要再跪下了。”

  楚江蓠心里自然是不相信的,只是不愿违背许青林的话,低头轻声说了一声“是”,然后又问道:“那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这下许青林不敢胡说了,生怕这个小姑娘又当了真,便如实回答道:“在下许青林,年纪其实比公主殿下大不了多少,公主殿下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楚江蓠心中略有羞意,脸上一红,心想:“这个仙人怎么如此喜欢捉弄人,明明法力高深,偏偏喜欢装作和我一样的年轻人,对了,以前看有些民间话本小说中写到,仙人得道之后,为了增进修行,喜欢化身万千,游戏人间,难道眼前这位仙人也是这样的性格吗?”

  于是不禁抬起头来,大着胆子打量起许青林来。

  青衫玄履,风姿飘逸,看向自己的一双眼睛清澈无比却又满含神光,时光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楚江蓠这才发现许青林看起来竟然如此年轻,而相貌又这般好看,就好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不由得看痴了。

  许青林被她这样灼灼目光的盯着看了好半天,饶是心理素质再强,也不禁感到脸上发热,轻咳一声,打断了楚江蓠的注意力。

  楚江蓠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的不妥表现,有些害臊,便开口打断这尴尬的气氛:“晚辈怎么可以直接称呼您的名字呢,您看这样成吗,我称您为许先生可好?”

  许先生听起来总比什么仙人,什么前辈好得多,许青林很满意,说道:“这样挺好,我们之间就你我相称,直呼名字,不需要太过客气。这根羽毛你就收下吧。”

  说着把它递到楚江蓠身前。

  楚江蓠再次谢过之后就把它拿在手里,从盔甲后卸下披风,将它包裹起来,背在身后。

  许青林看到她这番动作于是询问道:"你怎么不把它装在可以收纳东西的法器里,这样背着多不方便?"

  听到他的疑问,楚江蓠腹中一股郁闷之气直接涌上心头,收纳宝物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得到的,修士在阳神出关之后,会开辟神识之海,身体之内自会形成一片虚无空间,可容纳事物。只是现在的自己还在努力将气与神合炼,使气归神,达到二化合一,距离炼神返虚之境还有不少距离呢。

  而且制作收纳宝物需要明白世间万物运行之理,心于虚空,本体虚空,形神俱妙,与道合真,方能使得到千里乾坤纳入袖袍之内,也只有炼虚合道的大宗师才可以制作出壶中存日月的收纳宝物。但是到此境界的大宗师哪里用得上收纳宝物呢,最多只会炼制几个给喜爱的后辈使用罢了。

  所以在这个世间,收纳宝物存在的很少,因为修士修为低了根本炼制不了,而修为高的则是完全不需要。

  看到楚江蓠沉默不语,许青林也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正想着该如何表示,心下一动,便说道:“不如我先帮你收起,等我们回到丹阳城了再交还与你,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如此以来,既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又可以趁势提出去荆国国都看看。毕竟不论自己想要学习术法还是神功,有了荆国公主这层关系,直接去荆国肯定是最容易的方法了。

  “仙人竟然要跟着我回到荆国去?”听到许青林的话楚江蓠简直不敢相信,以前见过的修士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就连自己国家的护国长老也是如此,哪里会这么好说话,这让她简直不知该如何表示自己内心的感情,只能用一双眼睛感激的看着许青林。

  眼见楚江蓠的表情,生怕她又说出什么感谢之言,许青林忙说到:“帮人帮到底,看到荆国无事之后我才会放心。”

  然后想到了一个问题,又问道:“旅曾经往返通天山脉的事情你们皇室之中有多少人知道?”

  楚江蓠想了想回答道:“先祖之后,似乎只有我一人知晓。护国长老受伤之后,起初我也是心神大乱,就想着前去太庙拜见历代先祖,以求得保佑,谁知道无意间竟然在先祖旅的神位之后发现了一个手札,里面记载了四千年前先祖穿越天险来到十方仙山的事情。”

  然后思考了一下,又用双手举起装有银色碎片的木盒,恭敬的递上前来,接着说道:“许先生,这是和手札放在一起的东西,先祖似乎就是靠着它往返通天山脉的。”

  许青林接过木盒,并没有打开,因为他已经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不过了解更多之后,现在他的心里产生了些许疑问。

  此前在十方仙山中,听冥灵回忆过去的时候,按照旅的说法,外界的人知道十方仙山,巨灵凶兽,并且还给他们取过称呼。可是从军士脑中的想法得知,通天山脉根本无法翻越,就连炼虚合道的大宗师高手也不能穿过天险。人们对于它的认识,只有古老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

  按照历史记载,旅在当时顶天也就是一个炼神返虚的宗师,又是凭借什么敢孤身一人前往通天山脉,而且他又是如何得知炽火凤凰生活在十方仙山之中。

  而且就算他知道银色碎片可以增加修士移动速度,难道这世上没有其他增加速度的法器了吗?

  自己当时听了他的描述,这才敢去翻越通天山脉,结果还差点死在里面!

  许青林可以确定对于银色碎片的应用旅绝对不如自己,因为他甚至没有把碎片吸收。自然不知道碎片还可以让人藏身虚空。

  楚江蓠是在先祖太庙中发现手札木盒,可是这两样东西到底是谁放在那里的?旅早就消失不见了,按照推测,可能已经身故了,总不能是他自己做的吧。

  如果旅没有死,事情真是他做的,那么活到现在,少说也是一位合道高手,又何必躲藏起来,不让后代知道,反而让后代去冒险。

  这里面实在有太多疑点解释不清了,而且有不少东西与自己联系紧密。看来自己到了丹阳城之后需要好好的找寻一下典籍了。

  眼见许青林接过木盒之后就沉默不语,盯着它眉头紧锁一言不发,身体之中隐隐约约还散发出一种充满压力的气势。楚江蓠也不知道哪里惹怒了仙人,只敢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不发出任何声响。

  渐渐的压力越来越强,直到呼吸也开始费力时,楚江蓠这才鼓起勇气打断许青林的思路:“许...许先生?”

  回过神来的许青林看见面前女子快要站立不稳,柔弱的样子让人心下生怜,这才注意到刚才精神发散,对女子造成了莫大压力。

  于是赶紧收回神识,歉意的说道:“实在抱歉,刚才想事情入迷了,没有注意到殿下的身体,真是不好意思。”

  楚江蓠看见许青林充满歉意的俊秀面容,心中浮起一种异样的情愫,轻声说到:“没关系的,许先生,您不用这么客气,叫我...江篱就好了。”说完,雪白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