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9章 银痕动幻化成空
  通天山顶,风火交加,电闪雷鸣。

  “走了好半天,怎么还没从山顶范围内走出,虽说没有致命伤害,可这罡风一刀一刀割的我脑子生疼!”许青林有些烦恼,频繁地使用瞬移之法,精神上已经有些疲惫,而且无法躲避的罡风不断损伤神识更是令他更加急躁了几分。

  “轰隆——”,天空中忽地紫电闪烁,随后竟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许青林心神震动,一时之间闪避不急,竟然将身体撞向下坠的火球。此时身后几道罡风刮过,又在背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

  离青色焰火还有丈许距离,一股难以忍受的灼热已经随之传来,身上穿了几个月的睡衣碰到热意之后被瞬间点燃,化作灰烬。

  回过神来的许青林急忙将赤瞳青蛟兽褪下的眉心麟挡在身前,才勉强隔绝那可怖的高温,紧接着飞速向着一旁躲避,逃过了被焚烧成灰的下场。

  逃过一劫的许青林惊魂未定,赶紧检查下自身,这才发现原本洁白如玉的皮肤已经被灼烧的通红,好似血石一般。背后流出的血液已经被热度蒸干,就连伤口也已经被炙烤的合在了一起。

  神识被罡风折磨这么久之后,许青林对于疼痛的忍耐力已经大大的提高,微微一皱眉,想来伤势并不影响行动,就不准备用灵气治疗,而是先紧着走出这山顶范围为先。

  不过许青林接下来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下自己算是彻底走光了,也幸亏周围无人,不然可真就社会性死亡了......

  “幸好之前在仙林里发现了这个神奇的宝贝,可以受神识控制延伸,换色变形,否则就真成了野人了。”许青林自语道,“虽然这里不可能有人看见,不过还是穿上‘衣服’的好。”

  随即从纳物笼中取出一个绿色叶片,只见叶柄上长有十几对小叶片,每一对都是互生,成手掌状排列。放在身上之后就紧紧裹住身体,渐渐延伸,变的和身体同色。感受到许青林的精神之力后,又慢慢变化成一袭青衫皂履。

  “也不知道这里的人都穿什么样子的衣服,这身衣服合不合乎审美,话说这变形草做的衣服穿起来真是感觉怪怪的,好像没穿一样。”许青林在心里吐槽道。

  徒然之间一团天火在身后落下,许青林险些又被砸中。

  “我在这里乱想什么,现在逃命要紧,万一不小心被火烧死可就成最可笑的穿越者了。”

  许青林不再乱想,快步向奔去。

  越往罡风深处走去,天火落下的频率就越密集。就在许青林疲于躲避之际,似乎是他乱闯通天山脉的行为引起了上天的不满,空中狂雷再次响起,与此同时竟有一道闪电携带无上天威朝着许青林劈去!

  闪电速度太快,许青林根本来不及躲闪,还未运转瞬移之法就已被击中。

  身体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好似要四分五裂,痛入骨髓,识海也被搅得翻天覆地,掀起滔天巨浪,神识再也无法集中。

  偏偏此时空中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一束紫色闪电环绕着青色天火朝着无法动弹的许青林径直袭来!

  “难道我要命丧此地!?”正当许青林感到绝望之时,本来翻腾不息的识海却突然平静下来,四面八方的无数浪花缓缓涌向识海中心,化成一道光柱,将一物托起,正是那个神秘的银色碎片!

  碎片仿佛感知到了许青林所面临的危险,从识海中凭空消失,下一刻后又浮现在他额头之上,随即直接刺入眉心之间,没入其中,只在额上留下一道似有若无的银色竖痕。

  周围的时间突然停了下来,徐青林的眼中好像出现了幻像,身处绝境的自己竟然又来到了古井旁边,而一只蓝色蝴蝶正稳稳停留在井水表面,水面平静如镜,蝴蝶的倒影清晰可见,二者贴合之处隐隐浮现出一道银色的光芒。

  许青林正想仔细查看那道银光时,光滑平润的水镜却突然破碎开来,蝴蝶仿佛受惊般轻扇翅膀从水面缓缓飘起,可原本深蓝色的蝶翼却变淡了许多,显得有些虚化,空气周遭还有波纹在晃动不停。

  反观水下的倒影却是显得更加凝实,隔着水纹也能看到蝶影挥动翅膀的动作。就仿佛在水镜破裂的的一刹那,水面上下的世界交换了一番。

  水上蝴蝶愈飞愈高,颜色越发变淡,水下的倒影愈潜愈深,却是越显真实,就在水面慢慢平复的一刹那,空中的蝶影倏然消失不见,而水镜的另一边却出现了一只蓝底云纹蝴蝶,蝶翼上的鳞片纤毫毕现,真实无比!

  一瞬间,周围时间又流动起来,许青林眉间银色痕迹若隐若现,似虚似实,就在天火闪电击中身体的一刹那,一道波动从竖痕中间散发出来,而随着波动的产生,整个身体也变得虚幻起来,好似一个幻影被投射到空气之上。

  天火闪电穿影而过,击中地面,溅起无数黑色碎石。

  “我......还活着?”许青林回过神来,回忆起刚才的情形,自己是被银色碎片所救,碎片和自己融为一体,化作眉心银色竖痕,而竖痕产生的波动竟然可以让自己的身体虚化,不同于神识和本体的虚实转换,波动之后,自己仿佛处于另一个空间,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一个幻影!

  正如同梦中水面之上的蓝色蝴蝶!

  如果自己能随意运用竖纹,那么岂不是再也没有外物能够伤及自身!

  ......

  数日跋涉之后,荆国公主逐渐接近山顶,面目上难掩疲倦之色,然而身体上的劳累还是小事,最难以令人忍受的就是恐怖的天威,距离山顶越近,心灵上的威压就越发沉重,简直让人几乎无法喘息。

  内心里不由得充满迷惘。

  “就连修成返虚境界的先祖,在宝物护身下为了穿过山脉也是险些丧命,自己真的能过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