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安乐侯 > 第139章 不再招摇
  一行四人刚刚出了侯府的大门,立时就引起了轰动。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三尺高的血珊瑚,即使汴梁这等京城盛地,也极少有人能看到。或许一些高门巨富之家,还有更珍贵的珍藏珊瑚树,但是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搬着出来的游街的,就只有安乐侯范宇了。

  范宇回来便没有换衣服,好辨识的很。街道两旁人头攒动你推我搡,只是大家没一个敢靠近的。万一挤到了安乐侯一行人,碰坏了这等奇珍血珊瑚,若赔不起便只有赔命了。

  “他娘,快来看宝贝!宝石树啊,长的和鹿角似的,红油油的可好看叻!”这是路边买熟食的,急忙叫自家娘子看稀罕。

  “兄台且让让脑袋,容我一观这血珊瑚宝树。”这是读书人,踮着脚尖还看不到。

  “这一棵血珊瑚树可要许多钱吧,真是大手笔啊!”这是商贾,已经开始估价了。

  看到这许多人在围观,范宇咬了咬牙,心中暗道,老子既然低调不下去,那就只能高调。这可不是自己愿意的,而是被吕夷简这家伙给逼的。虽然高调一些同样会遭到责难,但是总比缩着头受窝囊气要强得多。

  想到这里,范宇又从怀中取了一厚沓的交子,放在手中来回的拍打,像极了暴发户。

  “杨文广,吕夷简相公家住哪里?前边指路。”范宇索性在街道上高声喝道。

  杨文广没想到这位安乐侯会如此豪横,还喊自己的名字,他差点连脸都捂上。可是侯爷发问,他又不能不回。

  结果没等杨文广回话,围观的人群之中便有人抢答:“侯爷问的是吕相公吧?他府第在西水门,沿着横街一直走便到。”

  杨文广急忙点头:“侯爷,确是如此。”

  范宇对那回话之人拱了拱手道:“谢谢这位大哥了!”

  他这一回话不要紧,大家看到安乐侯好讲话,便纷纷开口问话,七嘴八舌乱成了一团。凡是京城的百姓,与他处的百姓不同,早就见惯了高官显贵。哪怕兜里一个大钱没有,也不会弱了气势,自有京城百姓的傲骨。

  现在见了安乐侯这样出门,自然是要问明白以作谈资的。

  “侯爷带着宝贝干啥去?”

  “是不是给吕相公送礼啊?这也太明显了!”

  “我猜不是给吕相公送礼,拿着这等珍宝去送,分明就是行贿!”

  范宇也不管这些闲人在说什么,但他听到有人问自己干啥去,便将手中的一沓交子都又揣入怀中。

  “不要胡说!”范宇喝斥了一声,便大步而去。

  这天的傍晚时分,汴梁城的横街上比往常都热闹了一倍还多。安乐侯让人抱着血珊瑚宝树在街上行走,一传十,十传百。瓦子里看杂耍的,听到消息起身便走。那些路旁青楼的姑娘们,也纷纷打开了窗子张望。更有些路边小摊的食客,端着碗便随着人潮走了。

  等到了吕夷简的府第门外,人群便自动闪开了吕府的大门,其他方位却都围了个水泄不通。看来大家都已经笃定,安乐侯只能进吕府。

  吕府的门房倒是见过世面的,从门内出来,上下打量着范宇。此时范宇还是一身通判的官服,而且面容年轻很是稚嫩。

  门房看到范宇如此年轻,却已经成了从五品官员,便也没有轻视之意。

  “这位官人,请问有何事来我家相公府上?”门房对范宇拱了拱手问道。

  范宇一摆手道:“我乃是安乐侯范宇,此次到吕相公的府上,是来致谢的。”

  那门房扫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又看了看王小丁抱着的三尺血珊瑚树,眉头就皱了起来。

  “侯爷,这等场面,不太合适吧。”门房却是迟疑着道。

  “你且去通禀一声便是,吕府由得你一个门房做主了不成。”范宇却根本不接对方的话茬,摆出侯爷的驾子。

  门房对一个侯爷是不敢如何的,而且他也在今日听自家相公提起过安乐侯,那可是太后义子。因而门房也不敢再多问,急忙入内去告知自家吕相公。

  吕夷简刚刚下值回到家没多久,便听到外面人声鼎沸。不过片刻之后,门房便跑了进来,看样子是有人来访了。

  “相公,外面安乐侯来访。”门房躬身禀报道。

  吕夷简微微一笑,却也并不以为意,“既然安乐侯来了,那就请进来吧。”

  门房迟疑道:“可、可是安乐侯着人抱着好大一支血珊瑚树,连个箱笼都没有装。现在外间的闲人都围在府门外,显是观看血珊瑚树,也是看热闹。相公若是将那安乐侯请进来,怕是有些不妥。”

  听了门房的禀报,吕夷简再不复轻松的表情,安乐侯如此大张旗鼓而来,只怕不是好事。

  正在他犹豫之间,屋外已经有传来范宇的声音:“吕相公,本侯来访,你就让本侯在外面一直等着不成,这岂是待客之道。今日,我可是要给吕相公送一份大礼,以谢吕相公帮我搬掉了李相公和王相公。”

  吕夷简没想到,范宇居然已经领着人就那么进来了。而且还是恶人先告状,说自己待客不周。这样直接闯门之人,算什么客人,只能是恶客。

  不过,从这一点吕夷简也能看出来,范宇是带着气来的。吕夷简暗叹,这位安乐侯年纪不大,却是个不好相与的。自己也是轻视了对方,竟被闹了一个措手不及。

  “安乐侯来访,本官求之不得。”吕夷简见惯了风雨,却也应付从容,“来人,看茶,莫要再让侯爷挑了我的礼。”

  吕夷简挥手赶走了门房,对范宇伸手一让,“侯爷请坐,莫要大动肝火,若有事情,可以慢慢道来。”

  范宇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后面还跟着王小丁、杨文广和狄青三人,便站立在他的身后。

  王小丁怀里抱着三尺血珊瑚树实在醒目,就是以吕夷简的眼光来看,这株血珊瑚也是难得的纯粹。

  “此次前来,首先我是来祝贺吕相公再登相位的。”范宇对着吕夷简两手抱拳道。

  “哪里哪里,不过是官家对我多一些信任罢了。”吕夷简也拱手还礼,也摸不清范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范宇又道:“吕相公,我想求你一件事。”

  吕夷简不由得回应道:“侯爷有什么事尽可道来,莫说求字。”

  “请吕相公给我找个大箱子。”范宇笑道:“我此次来道贺,带了这株血珊瑚,太过招摇。走的时候,我装到大箱子里带回去,便不再招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