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她解下自己的披风,给这孩子和老人披上,下一秒却被老人推开了,欧阳和月惊讶的看着老人,“奶奶,您这样穿的太少,自己着凉不算,孩子也会生病的。顶点x23us”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没用的,你的娘娘心不要用在这里了。你是想要害死她们吗?”

  苏青青走过来一把将老人还回来的披风拿过去,给欧阳和月重新披上了。

  “青青你……”

  欧阳和月惊讶的看着苏青青,这个公主,什么时候犯病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怎么这么固执,难道她看不到这祖孙二人要冻死,要饿死了吗?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知道你好心。”

  苏青青一边替欧阳和月系好了披风,一边无所谓的口吻说道,“看到了吧,这周围几十双眼睛盯着他们,仅仅是因为她们刚才吃了一块糕点,因为他们有吃的东西,这些人就围上来了。如果不是我们在,你能够想象会发生什么事儿吗?”

  那一群饥饿的人都没有离开,依然围在四周,虎视眈眈地伺机下手。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他们祖孙二人是十分可怜,可是你这样做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苏青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欧阳和月,不明白一个闯荡天下这么久的女人,为什么心软起来,就变的这么小白,连人性都看不穿了。

  “你这样做,是在救他们?”

  “你只能够解决的了眼前,可是以后呢?我们走后呢?你还能够继续保护他们吗?他们打得过他们一群人吗?”

  欧阳和月突然明白了苏青青刚才为什么不让她做傻事了,是的,刚才这一层她没有想到,她只是想着让这祖孙二人吃饱肚子,不要挨冻受饿,其他的她真的没有时间想,也没有去想。

  因为她的脑海里,刚才都被同情可怜充斥了。

  “你现在给她们披风,遮挡的风寒,只不过是眼前的片刻,等你走了,你觉得这披风会落到谁的手上?你以为还是他们吗?”

  苏青青指着周围那些人说道,“这里的每一个人,哪一个的眼中没有充满了危险。”

  “是呀,闺女,这个闺女说的对。我老婆子认命啦,谢谢遇到你们这些好心人。可是你们也只能够救得了我们一时,也救不了一世,当今王上都不管我们了,让我们自生自灭,您还是自己保重吧。好人有好报的。”

  老人似乎是对当今王上有很大的偏见,看起来更像是失望透顶。

  什么叫不管他们了,什么叫让他们自生自灭。

  “老人家,王上其实应该不会不管大家的,听说朝廷是下拨了救济款的,也让地方上开仓放粮了,而且还减免了三年的苛税。”

  欧阳和月听不得任何人说苏南歌的不是,更不允许任何人不知道真相的诋毁他。

  “闺女知道你人心善人好,可是我们若是有救济款,若是开仓放粮了,我们何以至此啊!”

  老人老泪纵横,一下子说到了伤心处,她伸手抹了抹眼泪,“孩子的爹娘死了,我一把老骨头恐怕是也时日无多,不会胡说半个字。”

  “减免苛税三年?”

  老人颤抖着,那不满皱纹的嘴颤抖着,“仅剩的粮食都拿去交税了,孩子的爹娘怎么死的?”

  “是被他们活活打死的,因为交不上税,被活活的打死的。”

  此时苏南歌也已经发现了队伍不前进,看到了侍卫们围着一圈儿,喊了几声,不见马车里有人,才发现欧阳和月她们下了马车。

  “王上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遭遇,我们若是能够活下去,又为何需要背井离乡,死在乞讨的路上。”

  老人擦了擦浑浊的眼睛,那泪水仿佛是从一条条坎坷的沟壑里流下。

  “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南歌挤进了人群,走到老人面前,看到她和她怀里的孩子的时候,心下被什么扎了一下一样,有些疼。

  这个老人家穿的实在是太破烂了,怀里的孩子看起来要饿死了,要冻死了,那光着的脚丫露在外面,看着就让他觉得心疼。

  “老朽哪里能有半句假话,是真是假,你们也看到了,这一路上都是我们那里的人,我们活不下去了。”

  老人家说完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孙子若是没了,她大概是也不会继续活下去了,儿子都死了,儿媳也没了,剩下她一个老婆子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这群狗官,简直是罪该万死。”

  苏南歌气的咬牙切齿,如果那些人此时就在他面前,他大概是会下令斩立决了。

  “你不要这么冲动!”

  欧阳和月担心他一冲动暴露了身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

  这群难民都将责任怪罪在王上头上,若是知道他就是他们的王上,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狗官早该死了,可怜死的都是我们这些老百姓。王上哪里会知道,他拨粮拨款,当官的一层层剥削,到最后老百姓手上什么都没有了,还要别继续搜刮。”

  老太太似乎是也想要一吐为快,这些事儿积压在心中太久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倾听,此时讲给欧阳和月他们听听,她似乎是也算是倾诉一下,心情好多了。

  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欧阳和月很是心疼,他突然伸手解他的披风,欧阳和月马上明白他要做什么了,连忙伸手阻止道。

  “青青说这样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她看了看周围依然没有散去的那些饥饿的人们,他们离开,那群人随时都有可能像野兽一样扑上去的,这祖孙二人会被吃干抹净的。

  可是看着他们这样,苏南歌也是于心不忍,带着他们走也是不现实的,像他们这种情况的人,一路上见了不知道多少了,这个只是因为欧阳和月停下来给他们送吃的。

  “谢谢你们了,闺女,就算是你留给我们,我们大概也是活不下去的。”

  老人苦笑着,伸手拍了拍怀里的孩子,“只希望我的孙子他能够活下去,我就剩下这点儿希望了。”

  老人的一番话,说的欧阳和月眼泪汪汪,她的鼻子一酸差点儿就当场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