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伐清1719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要当大汗
  固勒扎,西域塞人之地,成为汉唐西域都护府之所在,而千年已过,此地逐渐成为了漠西蒙古之所在,而到了十七世纪初,逐渐形成了准噶尔、杜尔伯特、和硕特、土尔扈特四部,及至今日成为了准格尔汗国国都所在。

  准格尔汗国自从占据伊犁河流域之后,固勒扎也迎来了兴旺发达,大量的商旅都经过此地,并产生了大量的人口,因此固勒扎也由此成为了整个准格尔汗国的中心国都。

  而往日里还算颇为热闹的固勒扎,近些日子却变得十分萧条凋敝,因为前线的种种消息都已经传到了固勒扎,像什么大汗战死了,大汗投降了,还有什么大军全军覆没了,搅得满城风雨,让人分不清真真假假。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在肃杀的城门口响起,只见一队骑兵在晨曦阳光的照射下,进入了固勒扎,而他们除了穿着皮甲之外,还打着一面旗帜,却是如今驻守在哈密的将军小策凌敦多布,让值守在城门前的士兵们大吃一惊。

  难道前线真的败了?否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返回?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根据准格尔汗国惯例,通常没有大汗的命令,他们是不能够擅自返回到国都的,可是此时小策凌敦多布在未诏下返回,却是让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驻守城门的士兵也不敢多加阻拦,他们可惹不起小策凌敦多布,要是这位生性彪悍的将军砍了他们,那也是活该冤死,因此士兵们很快便打开了城门,放骑兵们入了固勒扎。

  小策凌敦多布的确就混在这群骑兵当中,他脸色带着十分阴沉,手中的马鞭不停挥动着,将胯下的战马抽了好几下,使得这匹还算健壮的战马,身上都是一条条红色的印子。

  过了片刻之后,当小策凌敦多布驰进城中时,道中却突然出现一骑,拦在了一行人前面,他一边摇摆着手臂,一边急急呼道:“来者可是小策凌将军?”

  “没错,正是本将,你可是莫日根兄弟?”

  小策凌敦多布一边勒住了缰绳,免得让马儿撞到那名骑兵,另一边便开始用蒙古语询问起来。

  那汉子重重点了点头,低声道:“将军,我是莫日根,在此等候将军久矣,还请将军随我来。”

  小策凌敦多布点了点头,当下便带着骑兵们,跟着那汉子一路穿过街巷,却是到了一处院子里,众人随即便下马走了进去,只见院子当中已经站着许多人,他们似乎都在大声议论着什么,声音几乎在院子门口就能听见了。

  到了院子门口时,莫日根便停住了脚步,低声道:“将军,里面已经安排好了,就等将军露面了。”

  小策凌敦多布点了点头,笑道:“莫日根,做的好,你先下去吧。”

  莫日根轻轻俯首,随后便退了下去,而当小策凌敦多布也迈开脚步向院中走去,很快便有人瞧见了,他们纷纷过来同小策凌敦多布见礼,而小策凌敦多布却是意兴阑珊地点了点头,便转身走进了院子里的一间屋子。

  屋中此时正围坐几名老者,他们的神情却是凝重无比,一个个都唉声叹气,似乎被眼前的困难已经给彻底难住了,即便是小策凌敦多布走进来,他们也只是扫了一眼,便再也没有关注。

  小策凌敦多布见此情形,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冷笑,“绰罗斯的子孙们,居然有一天会像妇人一般在这里争执不休,实在是太可笑了!”

  而小策凌的这一句话的效果也很显然,就好像开了全图嘲讽一样,原本还有些情绪低落的老者们,顿时都死死盯住小策凌敦多布,其中几人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冷意。

  “敦多布,你也是绰罗斯的子孙,可是眼下你说说,大汗都已经死了,大军几乎完全覆灭,咱们绰罗斯族还能怎么办?其他的那些部族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到时候我们,还有你,都会死!”

  一名老者脸上带着几分羞恼之色,恶狠狠地叫嚣着,可是他的眼神中却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恐惧,而其他几人也都是这般神情。

  众人之所以如此害怕,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在眼下的准格尔汗国,绰罗斯并不是那种具备天然统治资格的家族,其背后所需要压制的力量一旦失衡,那么绰罗斯家族就会变得很危险。

  倘若要理解这一点,就需要从绰罗斯家族和准格尔部的源头开始说起。

  首先准格尔部并不是一个突然产生的部族,而是拥有很悠久的历史传承,而在元明的时候它并不叫准格尔,而是叫瓦剌或者是卫拉特,当然由于那场震惊天下的土木堡之变,使得瓦剌更为世人所知,而准格尔便是瓦剌的遗留势力,都出于绰罗斯姓氏。

  而瓦剌本身是一个广义的称呼,本身也包括很多部族,其中大部分都是指定居在森林中的蒙古人为主,因此还有一个名字叫林中百姓,其来历甚至还要更早。

  在当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的时候,瓦剌也就是当时卫拉特部也进入了这位草原天骄的视野,他派出自己的长子术赤对卫拉特部进行招抚,而当时的卫拉特部也很识趣,选择归附了黄金家族,并且受到成吉思汗的重视,成为了跟黄金家族世代通婚的贵戚。

  然而,等到大明崛起之后,北元远遁漠北,黄金家族也彻底失去了统治草原的力量,因此当时的草原各部也陷入了纷争之中,其中像鞑靼贵族鬼力赤就杀死了北元末帝坤帖木儿汗父子,去故元号,自立为汗,称回鞑靼。

  当时的卫拉特部便选择了同鞑靼争霸草原,一直到宣德八年,瓦剌部首领脱欢攻杀鞑靼首领阿鲁台,继续拥立黄金家族血脉的脱脱不花为大汗,自任太师,重新统一了蒙古高原,可是等到脱欢死后,他的儿子也先继承了太师,将卫拉特也就是瓦剌发展到了一个巅峰。

  此时的瓦剌所属已经控制了东起女真,西达哈密及其以西的裕勒都斯河流域,北抵叶尼塞河上游,南临长城的广袤地区,正所谓漠北东西万里,无敢与之抗者,而后便出现了震惊天下的土木堡之变,使得也先名望达到了极盛的地步。

  由此,也先再也不甘于屈居黄金血脉之下,他开始展开对黄金血脉的清洗,即“凡故元头目苗裔无不见杀”,几乎把黄金家族遗留的直系子孙都给斩杀殆尽了,接着出身于绰罗斯家族的也先便自立为大汗,成为了蒙古历史上第一位非“黄金家族”的可汗。

  当然,也先成为大汗后变得越发昏庸残暴,后来没过几年就被属下阿刺知院起兵杀死,使得卫拉特逐渐衰弱,而鞑靼部又重新兴起,迫使卫拉特诸部逐渐向往西迁移,成为了准格尔汗国的前身卫拉特联盟,即分为土尔扈特部、杜尔伯特部﹑和硕特部、辉特部和准噶尔部。

  而自从准噶尔部的首领噶尔丹崛起之后,他在康熙十五年打败卫拉特盟主鄂齐尔图汗,把松散的联盟体制改变为君主制国家准格尔汗国,也使得噶尔丹从台吉升级为了大汗,开始走向统合蒙古的道路。

  可问题就在于,与黄金血脉所具备的天然性而言,绰罗斯家族仅仅只有也先当过大汗,并且很快就被部署推翻,因此噶尔丹的地位也是悬在空中,在遭遇同清廷的战败后,很快就被自己的侄子策妄阿拉布坦亲手背刺,夺取了大汗之位。

  而到了如今倒好,就连策妄阿拉布坦的儿子噶尔丹策零也是通过亲手弑父的方式,才成为的准格尔大汗,也就说从准格尔汗国成立开始,几乎就没有什么合法性的继位,大家伙都是操着刀子当的大汗。

  也就说在草原上,大汗,兵强马壮者当为之的思想已经深入贯彻到每个部族首领心中了,当准格尔部强大的时候,他们当然可以逢迎准格尔台吉当大汗,可是当准格尔部衰落了呢?那估计就是鸣鼓相攻了。

  毕竟在如今的准格尔汗国,除了准格尔部和已经西迁土尔扈特部以外,还有杜尔伯特部﹑和硕特部、辉特部在一旁窥伺呢!

  因此,眼下的准格尔部就处于这样的环境,在外被宁楚和俄人夹攻,在内被其他部族虎视眈眈,局势堪称危若累卵。

  小策凌敦多布冷笑一声,“你们几个老家伙也不用激我,眼下我手里虽然掌握了四万兵马,可是其中大半都是汉人,他们可不会支持我来当大汗,更不会收拾咱们这个残局你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老者们顿时讪讪一笑,他们的想法居然被小策凌敦多布立马给识破了,看来传言中所说小策凌敦多布有勇无谋,实在是不足信.......可是眼下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哀求小策凌敦多布。

  “敦多布,你应该明白,现在汗王已经死了,大策凌也不知何处去了,整个准格尔汗国当中,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够承担得起这个重任,你明白吗?”

  另外一名族老开始循循善诱,“当然你要是有什么要求,也不妨直说出来。”

  小策凌敦多布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从这些老狐狸嘴里掏出这句话可真不容易,当下也丝毫不客气,他高高抬起了头,一脸桀骜不驯地望向了众多老者。

  “我要当大汗!”

  “什么?你怎么能当大汗?”

  “哼,凭你的功绩,如何能当大汗?”

  老者们顿时变得无比气恼,他们请小策凌敦多布回来,可不是让他来当大汗的,当下便有不少人开口反对起来,只是这一切放在小策凌敦多布眼里,却显得是那么可笑。

  “哈哈哈哈.....”

  小策凌敦多布顿时放声大笑起来,指着老者们鄙夷道:“你们这些人枉为绰罗斯家族长辈,实在是不识天数不识人心,我小策凌敦多布亦是哈喇忽剌的子孙,且手握大军,如何没有资格去做大汗?若不做大汗,如何才能将汉人收归旗下为我所用?”

  “哼,今日既然你们请我来了,那我也就不客气,这大汗之位既然策妄阿拉布坦能坐,噶尔丹策零能坐,那我小策凌敦多布也能坐!”

  众人面面相觑,望着已经浑然无奈的小策凌敦多布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小策凌敦多布说得也不算错,他确实是哈喇忽剌的子孙后代,而哈喇忽剌就曾经是准格尔部的首领,还曾经当过卫拉特蒙古诸部的实际首领,要说当大汗也不比策妄的身份差。

  当然,这些也的确都是表面的理由,实际的理由就是现在的小策凌敦多布节制了四万大军,手里有兵有人,说话自然就硬气得多。

  先前说话的那名族老却是微微一笑,笑道:“敦多布,你如果能够说服格策将兵权交给你,这大汗之位自然可以由你来做。”

  “好,那就一言为定!”

  小策凌敦多布信心十足,当下便掉头就走,却是再也看也不看这些族老一眼,鄙薄之意却是彰显无疑。

  而他这一副作态却是将其他的族老都给激怒了,他们顿时便围住了原来那名族老,愤怒道:“朵颜大人,怎么能让这样的人去当我们准格尔的大汗,此人现在就如此嚣张,将来还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然而朵颜却是淡淡地望了众人一眼,轻声道:“眼下大汗这个位置可不是一个宝座,先不说怎么应对楚国,就连其他几大部族只怕也盯着呢,还有那个逃回来的格策,他手底下还有上万人,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你们实在是多虑了!”

  见朵颜都这么说了,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当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他们既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下面的困难,也不想看着小策凌敦多布得势,索性也都一个个离开了院子,消失在朵颜的视线中。

  而就在此时,朵颜的嘴角却浮现出一丝冷笑,低声喃喃自语道:“等到大事既定,我就早点送你们这些老家伙去见策妄阿拉布坦,哼哼......”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