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598章 急转而下
  院牧长念念有词的拉丁语在江禅机听来无异于天书,不过她的语调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听着既庄严又有气势,即使他这种不信教又听不懂的人听来都为之肃然。

  阿拉贝拉现在只会哭了,倒不是因为她没用,而是因为现在无论她哀求还是怎样,非但无益于帮助凯瑟琳,反而可能也被认定为魔鬼附身。

  场面相当混乱,被楼下的租户再次投诉的可能性很高,江禅机也是束手无策,不过他倒在焦虑中还保有一定程度的镇静,他毕竟不是修女也不是信徒,凯瑟琳被当成魔鬼附身这种事在修女们听来可能很严重,但说白了也就那么回事,把院牧长当成唐僧就好了,愿意念她的驱魔大咒就继续念,只要凯瑟琳保持克制,等她念累了自然就会停下,否则她还能怎样?还是气不过就打两下也行,凯瑟琳这件事做得确实有欠考虑,让院牧长出出气也是应该的。

  总之,他很清楚凯瑟琳并没有被魔鬼附身,权当是让院牧长出气吧,等院牧长折腾累了再帮凯瑟琳说几句好话,现在院牧长什么都听不进去。

  凯瑟琳这么一直跪着,很累,膝盖也会很疼,但只要她能就这样忍着,不做任何多余的事,义正辞严的表态自己没有被魔鬼附身,事情就不会进一步恶化,起码能把今天熬过去。

  至于以后的事,只能以后再说了,如果院牧长一意孤行地认定凯瑟琳是被附身了,那……作为凯瑟琳的朋友,他只能建议她远走高飞,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进去,但她继续留在隐修院没什么好果子吃,自己痛苦阿拉贝拉也痛苦。

  “狡猾的蛇啊,你再也不敢欺哄世人、冒犯神的教会、驱逐神的选民!”

  “十字架的圣礼命令你,如基督教信仰的所有美德!”

  “提奥托科斯,尊敬的圣母玛利亚命令你,谦逊的她从纯洁感孕的瞬间就迫使你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圣徒彼得、保罗和所有其他使徒的信仰都命令你!”

  “烈士之血,众圣徒虔诚的祈祷,都吩咐你!”

  院牧长的声音越来越高昂,即使江禅机听不懂这些颂词,也能猜到院牧长的驱魔正在步入高潮,她手里的十字架距离凯瑟琳的脑门只有一拳之遥,室内的空气像死一样沉寂。

  阿拉贝拉已经快哭得神智不清了,虽然她的声音可以影响听众的情感,但这也得分对象,就算她对院牧长使用能力,请院牧长别这么逼迫凯瑟琳,恐怕也没什么卵用,院牧长的信仰和意志太过坚定,这么多年以来在隐修院都是一言九鼎,尤其是此时此刻,不可能受到阿拉贝拉能力的影响,反而可能令阿拉贝拉也跟着倒霉。

  江禅机见阿拉贝拉的体力渐渐不支,于是打算把她扶起来,暂时带到外面交给15号,让15号把她送到梓萱家里休息。

  他蹲下去扶阿拉贝拉,蹲下之后,他的视线就与跪着的凯瑟琳差不多平齐了,眼角的余光突然捕捉到一丝异样的感觉。

  凯瑟琳一直是跪着且低着头,所以站着的他和院牧长都看不到凯瑟琳的脸,阿拉贝拉是盲人就更不用说了,而此时他蹲下之后,侧头一看,发现凯瑟琳的嘴唇在动,但没有发出声音,可惜他不懂唇语,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凯瑟琳,你在说什么……”

  他以为凯瑟琳是在向院牧长道歉或者忏悔,如果这样能求得院牧长的原谅和宽恕倒也不错,但她得说出声来啊,就这么低着头默默动嘴唇,院牧长又不听见。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凯瑟琳脸部的肌肉突然抽搐了一下,原本英挺的脸庞变得有些扭曲狰狞,眼珠直勾勾地盯着地板,像是要把地板烧出个直通地狱的洞来。

  “凯瑟琳?”

  这几天凯瑟琳受了太多委屈和屈辱,再加上没怎么好好睡觉,心理压力一直很大,现在又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原本一直信赖和尊敬的院牧长把她当成恶魔的化身……他很担心她的精神状况。

  突然,凯瑟琳猛地抬起头,抬头的同时,她脑门前院牧长拿着十字架的那只手也被她的手牢牢抓住了。

  凯瑟琳的脸上布满了戾气,连眼眶里似乎都有黑暗在涌动,脸孔狰狞得几乎令他不敢相信这是他认识的凯瑟琳。

  房门和窗户明明都关着,室内一丝风也没有,她金色的长发却无风自动。

  与此同时,尤绮丝直接出言示警:“小心!这个人有问题!”

  “啊!”

  院牧长发出痛彻心扉的尖叫,只见她被凯瑟琳抓住的那只手腕突然腾起了黑色的火焰,冒出皮肉被高温炙烤、蛋白质变性的焦糊味和嘶嘶声。

  “%*&^I(&*+*&)_&!”

  凯瑟琳的喉咙里响起沙哑的嘶吼声,像是从她的身体深处传来的,用的也是江禅机听不懂的语言,甚至不是拉丁语,而是比拉丁语更古老的语言,这个声音……并不是凯瑟琳原来的女声,而是极为苍老且充满邪恶的男声。

  双目失明的阿拉贝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叫道:“是谁?是谁在念诵渎神的古希伯来语?婵姬,是谁在咱们身边?”

  院牧长脸色煞白,目皉尽裂般瞪着凯瑟琳,忍着剧烈的疼痛,坚持用拉丁语念诵道:“神圣军团中最光荣的守护者圣·米迦勒,在抵抗来自黑暗世界侵略者的战斗中、在抵抗否定神圣事物的战斗中保护着我们,努力将我们从邪恶的统治中解放出来!”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形势急转而下,江禅机瞠目结舌,他相信凯瑟琳无论如何不可能对院牧长动手,更不可能如此残忍地伤害院牧长,难道院牧长是正确的?凯瑟琳真的被魔鬼附身了?

  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今天早上凯瑟琳明明还是一切正常……

  他绝对不相信凯瑟琳被魔鬼附身了,但事实俱在眼睛,由不得他不信……

  等等!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院牧长坚信自己身边有一位守护天使,那么她就能以自身的意识无中生有的创造出光之天使的意识,如果院牧长坚信凯瑟琳体内有魔鬼,那么……凯瑟琳的体内就真的有了魔鬼!

  相比于无中生有的凭空创造光之天使,在凯瑟琳体内创造一个魔鬼的难度显然低得多。

  院牧长的右腕、右手,包括手中的木制十字架全都燃起了黑色的火焰,这种颜色的火焰江禅机前所未见,黑色火焰正在向院牧长的上臂蔓延,院牧长此时肯定正承受着钻心的痛苦,但她的意志和信仰真的太过强大,竟然还能牢牢握住十字架不松手。

  “凯瑟琳!婵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阿拉贝拉惊慌地尖叫。

  江禅机没时间思考,再思考下去,院牧长整个人就熟了,他本来是要扶阿拉贝拉,这个蹲姿十分别扭,只得屈左肘撞向凯瑟琳的右肋。

  这么近的距离,凯瑟琳没有防备他突然袭击,被撞飞出去,撞塌了旁边的那堵墙,撞进了隔壁房间,也因此松开了抓着院牧长的右手。

  不过,可能是魔鬼意志加持的原因,凯瑟琳变得异常强悍,刚被撞出去,就立刻从碎砖之中站了起来。

  凯瑟琳全身涌动着黑气,又像是浑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一双由黑焰形成的巨大羽翼从她背后伸展出来,十指的指甲变得长而锐利。

  最诡异的是,一对由黑焰形成的、弯曲而强壮的……羊角,从凯瑟琳左右额角出现。

  可能是金属银受热发生氧化反应,凯瑟琳颈间挂着的银光闪闪的十字架,在黑焰中慢慢被灼烧成了黑色十字架,因熔化而扭曲,变得奇形怪状。

  黑焰显然是有高温的,但并不会灼伤凯瑟琳自己的身体。

  现在凯瑟琳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西方神话里恶魔的经典形象。

  卧槽槽槽槽!

  江禅机心里骂声不绝,怎么偏偏让他赶上这么邪门的事!

  院牧长刚才是纯凭一股意志强撑着,此时身体摇摇欲坠,江禅机站起来扶住她,还好凯瑟琳一松手,院牧长右臂的火焰就熄灭了。

  “我召唤我们神圣的主,让恶魔胆寒的名字……”

  江禅机只能佩服院牧长太屌了,这时候还能继续念经,他学15号的样子,扬起手刀轻轻拍在院牧长的后颈,院牧长身体一软,失去了意识,瘫倒在他怀里。

  这下连被恶魔附身的凯瑟琳也愣住了,她没想到他敢敲晕院牧长。

  江禅机也是无奈之举,凯瑟琳体内的恶魔完全是院牧长创造出来的,如果让院牧长继续念经,恶魔恐怕会越来越强大,他又不能命令院牧长闭嘴,院牧长也不会听他的,只好用这种方式让她闭嘴了……这种事如果被学院长和李慕勤得知,估计会削死他,但起码他得先活到那时候。

  “婵姬!婵姬!你怎么不说话?刚才是什么声音?你是在跟人打架么?凯瑟琳在哪里?院牧长大人怎么了?”阿拉贝拉摸索到他的腿,颤抖着说道。

  江禅机把昏迷的院牧长放到旁边的床上,眼睛一直盯着凯瑟琳,一动都不敢动,他顾虑到院牧长和阿拉贝拉的安危,不论他是攻击还是移动都会投鼠忌器。

  他在等待,楼上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15号、赵曼、房东大婶以及整栋楼的租户应该都听见了,包括正在另一个房间里待机的拉斐应该也听见了,当然他不指望拉斐会主动行动,但其他人……

  33号、陈依依、路易莎、蕾拉她们都在学校,不过就算她们在场,又能做什么呢?杀了凯瑟琳吗?先不说能不能杀得掉,谁来动这个手?

  “姜婵姬!”楼下传来房东愤怒的咆哮声,“你要把我房子拆了?”

  “出什么事了?”守在楼道里的15号推开门闯进来,看到恶魔化的凯瑟琳也傻在了当场,“这……这是什么怪物?”

  “优奈!优奈!快跑!别管了!要粗大事了!”

  刚才赵曼出于好奇,听到墙被撞塌的声音,壮着胆子隐身进来察看情况,正好把凯瑟琳恶魔化的过程看在眼里,她整个人的三观都碎了一地,吓得魂飞天外,此时现身出来,拉着15号就想往楼下逃命。

  江禅机说道:“把院牧长和阿拉贝拉带走,快!再打电话通知学院长、宗主、李教官、路老师……能通知的全通知了!”

  15号犹豫了一下,“你怎么办?”

  “总得有人留下来对付她,别担心,还有米雪在。”他说道。

  15号一咬牙,“好,打电话怎么说?”

  “……我也不知道。”

  学院长她们接到电话肯定会问15号出了什么事,但江禅机没时间解释,解释起来也太麻烦。

  15号是想留下来战斗,但跟银人的一战,令她的自信心多少受到挫折,而且她作为忍者学院的团战首席,在战场上的大局观很出色,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出院牧长和阿拉贝拉。

  她从床上背起院牧长,又拉住阿拉贝拉的胳膊,把阿拉贝拉往外拖,“跟我走!”

  恶魔化的凯瑟琳并不想放走院牧长和阿拉贝拉,身形一动上前拦截,覆盖着黑焰的身体掀起阵阵灼热的烈风,

  江禅机不知这黑焰为何物,不敢用手接触,由于之前凯瑟琳是跪着的,粗长的十字剑靠在墙边,他伸手抄起十字剑挡在15号的身前,挥剑横扫。

  虽然他不懂剑招,但好在一力降十会,十字剑又宽又长,也不需要太过精巧的剑招,被他挥舞起来声势惊人,顺便把已经破了一个大洞的墙壁又扫塌了一块。

  狭窄的室内本来会制约十字剑的发挥,不过公寓楼的薄墙弥补了这个缺陷,反而令凯瑟琳的移动和攻击受到钳制。

  利用这个空隙,15号成功地把院牧长和阿拉贝拉带到了走廊里,赵曼为了能早些逃走,只得帮15号架住阿拉贝拉,否则失明的阿拉贝拉下楼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