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诺小颖 > 第109章 他要跟她见面
  冷夜沉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女人,哪怕她的身子一片冰冷,却丝毫缓解不了他体内的燥热,迫不及待地想要要她的欲望,越发忍耐不住。

  她的肌肤,摸起来,很冰凉……

  对……

  很凉!

  为什么是凉的?

  他缠住这个女人,唇吻,一路从她的脖颈,又蔓延向上,覆上了她的粉唇。

  女人娇媚的样子,让他眸色渐深,呼吸渐重,气息也炙热了起来……

  “漫雪……”

  小谢为什么会是漫雪?

  漫雪不是在韩国还未回来吗?

  理智一丁点一丁点地将他拉了回来。

  冷夜沉支撑起双臂,双眸迷离地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她一直在对他微笑,甜美而不妖娆,不染一丝尘埃。

  当他抬起手来,再次触碰她的脸颊时,她却突然幻化成一片星光点点,从他身下散开,徐徐上升。

  顿时,冷夜沉瞪大了眼。

  “漫雪!”

  一声呓语。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地看看四周,这里是他的休息室,一切照旧的静谧。

  那边的窗户是开着的,有一丝凉风吹了进来,拂在脸上有一点点凉。

  原来……

  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梦……

  呵——

  冷夜沉屈膝支撑着自己的手肘,抚着额头自我嘲笑。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他的相思病,是病入膏肓了吗?

  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小谢……

  冷夜沉想到这里,立即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子,只身离去。

  另一边。

  苏漫雪拿着冷夜沉给她的钱,在韩国购置了一套精装修房,拎包入住后,还专门给自己请了一个华人保姆。

  她一边慢慢地整容,一边慢慢地享受花钱的乐趣。

  同时也正因为她花钱如流水,临海城依山别苑里的那个刘管家便在冷大少爷不知道的情况下限制了苏漫雪每个月的消费额。

  冷大少爷倒是放话,只要是他有多少钱,她苏漫雪便可以花多少钱。

  只是,刘管家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张地限制了苏漫雪手里的那张卡的额度。

  照苏漫雪这么花下去,迟早会把冷大少爷吃成月光族。

  刘管家极其反感苏漫雪这个女人,但是冷大少爷宠着她,他也只能把话憋在心里。

  当然,苏漫雪自己有钱了,自然不会忘记自己家的那群穷亲戚。

  什么堂哥、表哥要讨媳妇了,她心情一好,就会甩它个四五十万出来给哥哥们拿去当彩礼钱。

  苏漫雪以为她花的钱都没计数的,实则,刘管家私底下一直帮她记着每一笔账,甚至她的钱花哪儿去了,刘管家都会过问并给她做流水账。

  依山别苑里,刘管家看着苏漫雪的开销账单,不禁暗自感慨,他家大少爷,这是养了这个女人的整个家族。

  苏漫雪不愁钱花,而她童以沫却很缺钱。

  因为失去了那条陨石项链,没有了让昼景翻身的机会,童以沫独自一个人待在出租屋里郁郁寡欢。

  而偏偏这个时候,苏漫雪又开始在室友群里“炫富”了。

  这是我新购置的房子,好看吗?(附短视频)——漫雪。

  苏漫雪随即发了好几条,带她们参观她新房的视频,引得群里其他两名室友疯狂语音留言惊赞:

  “房子好大啊!就像别墅!”

  “是高档房吧!”

  “真的好漂亮啊!”

  “好好看!”

  “漫雪,你好幸福!”

  “从韩国回来后,一定要给我们带礼物啊!”

  童以沫看到这里,直接将室友群消息给屏蔽了。

  她原本以为眼不见为净,结果群里有人“”了她。

  童以沫还以为“”她的人是另外那两个室友,没想到当她点开群聊消息时,才看到“”她的人居然是苏漫雪。

  以沫,你怎么不说话?我的新房漂亮吗?——漫雪。

  童以沫看到这里,不禁微微皱起了柳眉。

  说要“绝交”的人是她苏漫雪,说不要再联系的人还是她苏漫雪。

  她现在又突然冒出来,当着两个室友的面,“”她,问她这种问题是几个意思?

  她把她当朋友,她又把她当什么?

  高兴的时候可以跟她亲密无间,不高兴的时候可以一脚将她踹开?

  想理你的时候,无话不谈;不想理你的时候,恶言相逼?

  童以沫依旧保持沉默。

  你们想要什么礼物?我提前给你们快递回来!不要讲客气,我未婚夫很大方的!——漫雪。

  我要护肤品!——菲菲。

  我想要个包包!——小凡。

  以沫,你呢?你想要什么?——漫雪。

  苏漫雪再次“”了童以沫。

  童以沫看到这里,直接退出了聊天工具。

  她今天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糟糕透了……

  群里,大家见童以沫不吭声。菲菲和小凡先后替童以沫帮腔,跟苏漫雪说好话。

  以沫现在休学在外打工赚钱,这个点又是上班时间,她一定没看到我们的留言啦!——菲菲。

  嗯嗯,对呀!以沫在打工赚钱,上班时间一定是不被允许看手机的。——小凡。

  苏漫雪见群里那两个室友都帮以沫说话,红唇瘪了瘪,心里极其不满。

  以前在学校宿舍里的时候,菲菲和小凡比起她苏漫雪,更加亲昵以沫一些,当时她心里就有些不悦。

  如今,她都已经那般对菲菲和小凡好了,菲菲和小凡还帮以沫说话,是什么意思?

  敢情她在群里发的红包,主动替她们从韩国买礼物快递回去,是喂白眼狼了吗?

  菲菲和小凡都在想什么啊?

  苏漫雪有点儿气不过,决定继续用钱来收买菲菲和小凡的心,希望间接地让菲菲和小凡一起冷落以沫。

  就在童以沫意志消沉的时候,“夜惑”的管事老板费尔南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童以沫心不在焉地按下接听键,懒得拿手机,于是又按了免提。

  “小谢,你现在来会所我办公室里一趟,连少要见你。”费尔南话中带笑,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开心不已。

  童以沫完全不假思索地反问:“连少是谁?”

  “我说你这什么记性啊!居然把连少给忘了!连少这段时间给你打赏了那么多钱,你是嫌少了,才不记得连少的好吗?”费尔南故作严肃地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