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诺小颖 > 第78章 她色诱太子爷
  以前这跑腿的活儿,向来是交由赵斌去做。

  现在赵斌在帮他做项目资料没空,既然她季思妍是过来当学徒的,那就让她先从跑腿学起吧!

  季思妍一点都不介意这跑腿的活儿,拿起资料后,对冷昼景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

  “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只要是你安排的,我做什么都乐意!”季思妍将资料抱在怀里,微笑着看着冷昼景说道。

  冷昼景这才将目光从她的脸上收回,继续埋头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刚刚,有那么一刹那晃神的时间,他恍若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看到了她脸上那久违了的稚气未脱、天真无邪的笑容。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季思妍离开后,赵斌忍不住打趣地说:“冷总,这位冷大Boss介绍过来的季小姐,怕是对你有意思,你艳福不浅啊!”

  “我已经有以沫了,以后不要乱说话。”冷昼景头也不抬地说道。

  赵斌立即识趣地闭上嘴。

  但他总觉得,这季思妍和冷昼景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羁绊着他俩。

  季思妍到了冷氏集团总部大厦后,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站在洗手台上的镜子前,她解开了自己衣襟上的两粒纽扣,让自己的酥胸半露,并秀出了一条美丽的“事业线”。

  在冷昼景的面前,她尽量让自己保持着五年前那清纯甜美的样子,而在冷夜沉的面前,她又不得不展现出自己最性感的一面。

  冷夜沉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听说,他年少的时候就曾打入过黑帮替警察当过卧底。

  所以,冷夜沉一定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要想吸引冷夜沉的注意,清纯甜美又保守内敛的风格可不适合他那么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整理好自己的衣着后,季思妍又给自己补了妆,才拿起资料离开了卫生间。

  她也只是听说,冷夜沉现在还只是代理总裁一职,并未正式继任,但冷氏集团的实质权利却差不多已经完全被冷夜沉掌握了。

  无论她哥哥怎么暗中调查,他们也查不到冷夜沉的任何底细。

  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着实令他们有点儿束手无策,才会想到用“美人计”。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季思妍一边想着,一边走进电梯,去了顶楼的总裁办。

  出来接待她的男人,是冷夜沉的助理郑忠威,在这之前,他一直忠于冷老爷子冷炎廷,是个商场老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郑忠威接过季思妍手里的资料后,便让季思妍在外面的休息区里候着,压根就不给她接近冷夜沉的机会。

  季思妍想进去,又不敢贸然打扰,只好耐着性子,坐在沙发上等着。

  她在沙发上坐了不到十分钟,见郑忠威还未将文件送出来,于是侧身卧在沙发上小憩。

  季思妍故意让自己的睡姿既撩人又不失优雅,“V”字衣襟口,酥胸半露,呼吸间,呵气如兰。

  当冷夜沉从办公室门口走出来时,压根就注意到那边休息区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人,而是自顾自地径直离开了。

  他身后的郑忠威倒是将手里的文件,给季思妍拿了过去。

  季思妍耳闻身边有了动静,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季小姐,昨晚没睡好?”郑忠威一边随口问道,一边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

  季思妍不好意思地接过资料,应了声:“谢谢。”

  明明她是想引诱冷夜沉的,结果,自己的春光,全被郑忠威这只老狐狸给欣赏了去。

  郑忠威刚刚朝季思妍走过来的时候,确实无意间看到了她胸前那大片白花花的春光。

  其实,要怪,就怪她季思妍自己“骚”,明明衣襟口的几粒纽扣是可以扣上的,她偏偏不扣,故意酥胸半露地侧卧着,明摆着是在勾引人。

  郑忠威当然知道这个季思妍要勾引的人,自然不是他这只老狐狸,而是要勾引他家太子爷。

  可惜了,他家太子爷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

  色诱冷夜沉失败后,季思妍回到地利置业之前又不得不去抹淡自己的妆容,扣回自己的衣襟,整理着装,以一副清纯靓丽的模样出现在冷昼景的面前。

  然而,冷昼景一直在低头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季思妍一眼,这令季思妍又有点儿失望。

  这两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季思妍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虽然苦恼不已,但不得不提起精神来继续工作。

  这些天,冷昼景忙得不可开交,为了能拿到业务提成,他自己也在搞设计。

  而与此同时,季思妍也从哥哥季运恒口中得知,冷昼景这段日子之所以拼了命地工作,原来是为了还债。

  阿景向来重情重义,这次被朋友出卖了后,心灵一定大受打击。

  季思妍觉得自己得想个法子间接地安慰冷昼景,让他感受到,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还有她,她对他是暖心的。

  另一边,童以沫也发现了冷昼景最近这段日子是早出晚归,他一回来就直接躺沙发上睡了,一大清早,他在她还未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出门了。

  而且,不管是中午还是晚上,他都不回来吃饭。

  更重要的一点是,童以沫在收拾家务的时候,无意间从抽屉里翻出了典当合同,冷昼景典当了他以前的一些贵重物品。

  看样子,他们两是真的缺钱用。

  童以沫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了,她也得出去找工作才行,不然,所有的债务昼景一个人扛着,他得多累啊!

  为自己的丈夫分担负担,是她这个做妻子的责任。

  童以沫其他事情什么都不再去想,而是重新给自己做了一份简历后,便出门去了人才市场。

  她一个在校还未毕业的大专生,又是休学出来找工作的,几乎没有公司愿意接受她。

  童以沫唉声叹气地低着头,离开人才市场后,顿时想起了地利置业,随即又使劲摇了摇头。

  她是被地利置业的人污蔑抄袭给赶出来的,压根就没有理由再跑回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