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诺小颖 > 第64章 当年离开的事
  比如,她姚明娜就是其中的一个,一直倒追冷昼景,就是一直没追到。

  如今长大了,姚明娜仍旧觉得,冷夜沉依旧是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男人,冷酷到令她对他毫无好感。

  会议结束后,冷夜沉主动走过去和冷昼景聊天,他们兄弟两之间的寒暄,一旁的闲人倒是非常识趣地纷纷离开了会议室。

  只有姚明娜,仗着自己是他们两的青梅竹马的身份,硬是赖在冷昼景的身边不肯走。

  冷夜沉有好几年未见过姚明娜了,而且,这女大十八变,他第一眼并未认出面前的女人是姚明娜时,只是笑着对冷昼景说道:“阿景,你女朋友很漂亮。”

  “大哥,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姚明娜。”冷昼景的脸色瞬间就不太好看了。

  冷夜沉俊颜淡漠,语气不冷,但听得出他对面前这女人不太上心:“姚明娜?”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就是我们念初中的时候,每天上下学都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那个女生。”冷昼景苦笑,大哥这什么记性?

  冷夜沉却淡定自若地笑了笑:“噢,不记得了。”

  本身就没什么印象,还七八年未见过面了,又怎么会记得她是谁!

  姚明娜瞬间就尴尬了,活该他冷夜沉不招女人喜欢。

  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姚明娜的双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索性挽住冷昼景的手臂,做出跟冷昼景很亲密的样子,却在跟冷夜沉用一种自来熟的语气撒娇道:“夜沉哥,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我记得你就行了。要不,夜沉哥,我给你当弟妹,好不好?”

  冷夜沉嘴角微微蹙动,抬眸看了冷昼景一眼,见冷昼景一脸不悦,淡漠地回答道:“这种事情,阿景说了算。”

  “我和大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你没其它事,就先跟他们回地利置业吧!”冷昼景将自己的手从姚明娜的手中抽了出来。

  姚明娜识趣地抿了抿红唇,礼貌性地向冷夜沉挥了挥手,嗲声嗲气地说道:“那夜沉哥,改天见喽!”

  冷夜沉点了下头,并未多看姚明娜一眼,而是把自己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冷昼景的身上。

  “你是想跟我说堂叔的事情?”

  “大哥猜得一点都没错,最近,堂叔在搞一些小动作,地利置业那边,有五六个精英分子辞职了!”冷昼景深沉地说道。

  自从他竞选上地利置业的总经理后,堂叔冷岩峰就一直没消停过。

  冷岩峰对他来明的不行,索性就对他暗地里耍阴招。

  “你打算拿堂叔怎么办?”冷夜沉看着冷昼景的眼睛问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冷昼景却苦笑:“我拿堂叔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想听听大哥的意见。”

  “我现在连公司的内部业务都不太熟悉,所以不打算先在公司人员上动手。”冷夜沉话中有话地回答道。

  冷昼景一点就通,明白大哥的画外音,只能无奈地笑了笑:“那就按大哥的意思来。”

  但是,他心里其实有点儿不服气。

  从他大学毕业至今在地利置业工作的这两年里,他没少受堂叔冷岩峰的欺压。

  他之所以能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就坐到地利置业总经理的这个位置,全靠他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笼络人心,凭他自己的实力争来的。

  所以,他一直想“辞退”堂叔冷岩峰这个绊脚石。

  只是,他没有这个权利。

  而大哥从今以后,就有这个一句话就能炒堂叔冷岩峰鱿鱼的权利,但是大哥却不以为然。

  冷昼景感觉自己在大哥冷夜沉这儿吃了闭门羹,心情一落千丈。

  就连大哥冷夜沉中午想约他一起去吃饭,他都找借口推辞了。

  冷夜沉看得出冷昼景为了堂叔冷岩峰的事情在跟他闹不开心。

  冷昼景从小就这样,不开心的时候脸上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是言行举止中会表现得跟他格外生疏。

  但是,即便弟弟不开心,他这当大哥的也得沉住气。

  堂叔冷岩峰的事情,不是他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毕竟,堂叔冷岩峰现在还是冷氏集团的“中枢人物”,冷氏集团还需要冷岩峰!

  如果要让他出面解决,除非堂叔犯了错,否则,堂叔不可能离开冷氏集团。

  所以,他和阿景的想法不一样。

  对于堂叔冷岩峰的事情,阿景急于求成,而他只是觉得“磨刀不误砍柴工”。

  新婚小夫妻的甜蜜日常是怎么过的,童以沫和冷昼景的甜蜜日常就是怎么过的。

  这天早上起来,童以沫有点儿笨拙地替冷昼景打领带,还一不小心往上一勒,差点勒得冷昼景喘不过气来。

  “傻丫头,你想谋杀亲夫啊!”冷昼景连忙抬手,捂住童以沫那双略小他的手,将领结往下拉了拉。

  童以沫一脸抱歉地仰头看着冷昼景,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撒娇道:“对不起啊!我第一次学打这个……”

  冷昼景忍俊不禁道:“不急,慢慢学,我天天早上都有时间教你。”

  “嗯!”童以沫甜甜一笑,点了下头。

  他俩昨晚还是没睡在一起,两人分房睡的,这个要求是冷昼景提出来的。

  他冷昼景不是圣人,七情六欲都在,娇妻若是被他抱在怀里,他不可能做到君子坐怀不乱。

  为了给以沫将来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他对她说,等到他给她办婚礼的时候,洞房花烛夜那晚,他再正式和她睡在一起。

  童以沫默认了,打心底地接受冷昼景的这样的安排。

  或许,若是让旁人知道了他俩之间的这种事情,一定会笑话他俩是古董。

  可冷昼景所做的,只是在尊重自己的妻子心里最初衷的想法。

  吃过早餐后,冷昼景穿好了鞋,吻了吻送他到门口的童以沫的额头,温和地说道:“我去上班了,你若是待在家里觉得无聊,就出去逛逛。我今天中午要加班,就不回来吃饭了。”

  “嗯,好!”童以沫温柔地微笑着,然后静静地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自己的老公的身影进入了电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