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教主的退休日常 > 第三十六章 指点?
  次日清晨,卯时。

  天刚蒙蒙亮,王野就被一阵尖锐的声响惊醒。

  这声响尖锐无比,还夹杂着风声。

  竖起耳朵细细一听,倒像是利剑破空的声音。

  大清早的为何会有锐利的破风声响?

  难道…

  想到了这里,王野翻身下床,披上衣服,慌忙来到了后院之中。

  刚一进入后院,王野就看到司剑鸣手持明玉剑,正在后院练功。

  翡翠色的明玉剑在手中上下翻飞,舞出绚丽的剑花。

  那破风声响,就是司剑鸣练剑的声音。

  我特么…

  看到眼前的一幕,王野心头一阵无奈。

  这司剑鸣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大清早居然在客栈后院练起了剑!

  “停停停!”

  想到了这里,王野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王掌柜?”

  听到了王野言语,司剑鸣果然停止了练剑:“有什么事情吗?”

  言语间,他呼吸平稳,没有丝毫紊乱。

  显然,这并不是他心血来潮晨起练剑,而是多年坚持练习的结果。

  “还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司剑鸣的言语,王野指了指灰蒙蒙的天空:“现在是什么时辰?大清早的练剑!”

  “这剑刃破风声心烦无比,还让不让人睡了?”

  “王掌柜,习武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看着王野,司剑鸣开口道:“还需时常磨砺,才能不断精进!”

  言语间,司剑鸣还带着几分虔诚。

  唉!

  对于司剑鸣此等言语,王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苗子是个好苗子。

  可惜,和阿吉一样是个死脑筋。

  甚至,司剑鸣的脑筋,比阿吉更死板…

  “这句话是你那剑圣师傅告诉你的?”

  想到了这里,王野看着司剑鸣问道。

  “师尊并未提及,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

  此时,司剑鸣摇了摇头:“我只是感悟昨日对战云霆之时剑招迟钝,看似毫厘之差,但却有着极大差距,所以想要勤加练习,让剑招更发凌厉刚猛”

  言语间,司剑鸣的话语带着丝丝坚定。

  此言一出,王野一番白眼。

  这个司剑鸣,真是个憨货。

  剑圣那老小子真是瞎了眼,收了这么个蠢徒弟。

  流光剑意流光剑意,听名字就知道这武功重在剑意而非剑招。

  结果这小子不去打坐观想磨炼剑意,却在这里一遍遍的练剑招。

  这脑子,是怎么练到宗师境界的?

  念及此处,王野话锋一转,对着司剑鸣说道:“你那剑圣师傅看你练剑时,是不是经常摇头叹息呢?”

  !!!

  此言一出,司剑鸣身躯一僵:“王掌柜如何知道的?”

  “师尊每每见我清晨练剑,都摇头叹息,我上前询问师尊也不说,只让我自行体悟…”

  一边说,司剑鸣心头却是无比的疑惑。

  他不明白,王野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还用知晓?”

  闻言,王野一撇嘴,不屑道:“你小子练岔了你知道吗?”

  “练岔了?”

  闻言,司剑鸣神色一变,开口道:“不能啊!”

  “这套剑法我每日练习,剑招早已烂熟于心,不会错的”

  “王掌柜何出此言啊?”

  “何出此言?”

  见到司剑鸣发文,王野嗤笑一声:“我问你,让你去杀猪,你是用刀杀还是用拳头打?”

  “若是杀猪,自然用刀杀!”

  此司剑鸣极为认真得答道:“当然,用拳头也能把猪打死,但远不及用刀来的快!”

  “看吧,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慵懒的打了一声哈欠之后,王野掏着耳朵,开口道:“在我看来,练武功,和杀猪是一样的,内功就好比是刀,招式就好比是拳头”

  “你招式再繁复多变,也与乱拳打母猪差不多,等你把猪打死,黄花菜都凉了!”

  “而内功就仿佛是刀,内功越精纯,刀子也就越锐利,只要你刀子锐利了,管他公猪母猪野猪,一刀下去当场倒地而亡…”

  说到这里,王野言语一顿,他看着眼前的司剑鸣,诡而一笑:“现在,知道你师傅为什么摇头叹气了吧?”

  !!!

  此言一出,司剑鸣身躯一怔。

  他看着王野,开口道:“掌柜的意思,我这般练法,是用拳头打猪?”

  “那不然呢?”

  白了司剑鸣一眼,王野反问道:“连我这不会武功的都知道,剑法重在意境,重在功力,招式只是教你用剑,无招胜有招才是凌厉迅捷,一击杀敌的关键!”

  “咱远的不说,你师傅尊为剑圣,每天练功就是拿着把剑乱挥?”

  “这倒不是…”

  司剑鸣摇了摇头,开口道:“师尊每日练功就是打坐静修,我从未见过他练剑…”

  “但是师尊每次用剑,速度都远胜于我…”

  “这不结了吗?”

  听到了司剑鸣的话语,王野翻了白眼:“你师傅每天言传身教你都学不会,天天拿着把破剑乱挥,谁看了不摇头不叹息?”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昨日听你所言,你使的武功叫什么流光剑意,顾名思义就是重意不重招式”

  “谁知你小子不去琢磨剑意,反而在招式上下功夫…”

  “这也就是你师傅,若是我手下,我非用藤条抽的你小子哭爹喊娘才算是给你长过见识!”

  “你与其每天早起练剑发出噪音扰人清梦,倒不如静坐修炼内功、磨炼意境来的实际”!

  修炼内功,磨练意境…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司剑鸣在心头细细思索,不由点了点头。

  剑法重功力,重意境,功力越是深厚,剑意越是锐利才能够做到剑如电射,锐不可当。

  执着于剑招之上,反倒落了下乘…

  “多谢王掌柜,剑鸣明白了”

  想到了这里,司剑鸣对着王野开口道。

  “明白了就滚回客房歇着去”

  闻言,王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再让老子听到你练剑,你房钱出双倍!”

  说着王野摇着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在路过阿吉房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阿吉在其中鼾声如雷,睡得格外香甜,显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没心没肺活百年…”

  听到了阿吉这如雷的喊声,王野摇了摇头:“那天被人夜里剁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