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权限
  对于环节港特瑞拉纳位面的生灵而言,此刻更多的是错愕。

  他们自然无法了解所谓综网、多元宇宙交易平台,所对应的含义。

  唯一让他们知道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的,则是突然失去了活力的亡灵。

  以某个不太贴切的例子,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考欧盟之于英国普罗大众的某种联系。

  不过,对于特瑞拉纳的人类统治阶层而言,自然是炸开了锅。

  易春立于特瑞拉纳类似平流层的高空区域,俯瞰着底下浩瀚的云海和云海之下的众生。

  即便自然之力,并未带来关于那些气急败坏亦或惴惴不安的交谈。

  他也能知晓,那些位面背叛者们现在的境况。

  当范围扩大到某个极限之后,人们对于忠诚的概念就会有些模糊。

  它会剔除那些虚假的、伪装的。

  一如家、国、天下的概念。

  而当其进一步延伸到位面和宇宙的概念。

  很多时候,人们便无法理清自己的站位。

  尤其是当其处于既得利益群体的时候,某种智慧生命的劣根性便不免沉浸了进来。

  他们更多地会以一个小集体,甚至是个体的意志,去对待关于位面的相关事件。

  这种很多文明,在跨越到多元宇宙层级后必须交付的学费。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更不用说,特瑞拉纳这种绝对算不上多么先进的社会制度。

  易春没有兴致,去干涉凡物王国的运转。

  它或许会因此衰败,或许会因此兴盛。

  一如流淌的黄沙一般,他只对其中被埋没的碎石感兴趣。

  珍宝即便被埋没,也会在不经意间绽放自己的光芒。

  而那些梆硬的石块,则只会在时间的流逝下,被细细的黄沙磨蚀掉曾经的菱角。

  或许会崩裂,或许会圆滑。

  那,才是令易春觉得惋惜的。

  易春摇了摇头,他开始聆听自然之力的低语。

  比起之前的絮絮叨叨,现在特瑞拉纳的位面意识带着些许欢快的意味。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位面意识并不“成熟”的表现之一。

  作为位面万物意识的凝聚,过度的情绪化意味着位面意识尚不够凝聚。

  当然,易春对此没有什么感觉。

  通过世界树的力量,他获得了特瑞拉纳的一部分权限。

  这些权限,自然不会是凡物所想象的架构在社会体系方面的权利。

  它更为宏大的,亦或更为细微的东西。

  往小了说,或许是人类的外貌结构。

  往大了说,或许是地面对于物质的牵引力强弱……

  这对于易春而言,只是意味着:

  如果他能够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那么他就能够无比便利地进行一些涉及到物质本质的实验。

  他不会鲁莽地滥用这些权限。

  因为,他见过世界被玩坏了的样子……

  虽然,易春极少会干涉凡物的命运。

  但足够数量的凡物,仍然具备着沉甸甸的重量。

  在并不庞大的数字之下,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具备真实情感的智慧生命……

  而这里,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可以说,这也是法师们与德鲁伊最大的分歧所在。

  为了追寻魔法的真理,法师们有时候不会顾及太多。

  他们甚至能够牺牲自己,更不用说其他的东西了……

  德鲁伊有时候也会带来灾祸但那更多是针对人类或者其他智慧生命的。

  在惨绝人寰的天灾过后,大地上的生命只会更加欣欣向荣。

  虽然有时候,是会以人类所难以接受的形式存在……

  当然,不滥用权限,不代表易春不会利用。

  至少,进行一次覆盖全位面的“人口普查”是毫不费劲的……

  易春还存在5点无尽野性点的缺口。

  这点缺口,显然很快就要补上了……

  随着位面意识的积极反应,易春的脑海中浮现出诸多智慧生命的信息。

  易春从中挑选了5个,然后化为清风呼啸着落入云层……

  …………

  …………

  诺玛赫蒂是一个皮匠的女儿。

  在这个距离王城颇为遥远的小镇里,她很小就跟随着父亲揉制皮料。

  这不是轻松的活儿,但也勉强能够糊口。

  比起那些在太阳下晒得黝黑,却难得温饱的农妇,算是足够幸运了。

  只是这样的日子,大概也持续不了多久了。

  听从王城来的商人们说,王国正和那些邪恶的亡灵们战斗着。

  战火尚未波及到这里,但日子似乎又变得艰难了许多。

  很多东西都涨了价,这让小镇外的臭水河里又多了一些膨胀的阴影。

  夜深了,诺玛赫蒂有些睡不着。

  她的手疼得厉害。

  这是长期接触刺激性药剂的后果。

  父亲说等手粗糙了些,就不那么痛了。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诺玛赫蒂看了一眼父亲的双手。

  那是一双粗糙的、长满了宛如鱼鳞般事物的手掌。

  它绝对算不上美观。

  但诺玛赫蒂并不认为它邪恶。

  邪恶的东西,是无法承载一个家庭的……

  可能最近天气变化有些异常,虱子们今晚也颇为活跃。

  诺玛赫蒂从床头扯了一些絮状物。

  然后跑到了屋外。

  她熟稔地用堆放在墙角的草木灰揉着双手。

  她不知道这是否有效但搓热了后确实能够缓解些许疼痛。

  随后,她将絮状物含在嘴里。

  丝丝的气流,从她嘴中传出。

  她在吹奏着无声的音乐。

  因为她不想吵醒父亲。

  尽管,白日的辛劳已经让他鼾声大起。

  诺玛赫蒂知道,父亲总是将更少的活儿交给她。

  这是他作为一名父亲最后的照顾了……

  日子过得都挺艰难,父亲也没有办法……

  这些沉重的东西,并没有在诺玛赫蒂的脑海里存活太久。

  她将它们丢了出去随着那无声的音乐……

  就在这个时候,诺玛赫蒂猛然发现黑暗里多了一对幽绿的竖瞳!

  她猛然一惊,在屁股触及到地面之后,她才意味着那是什么。

  一只猫罢了……

  而就在这时,那猫忽然变作了一个人类的模样!

  下一刻,诺玛赫蒂听到了一个陌生的、苍老的声音:

  “抱歉,有点晚了,之前有个调皮的崽子浪费了我太多时间。”

  “不过看起来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