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一胎三宝:爹地找上门江酒陆夜白 > 第1324章 你妹妹她,她跳楼了!
  扔了手机后,她大步朝窗台走去。

  “你们谁也别想制裁我,谁也别想送我进监狱,让我在里面遭一辈子的罪。”

  门口几个检察院工作人员见她状态不对劲,纷纷冲进了套房。

  当他们看到她已经站在窗沿上时,齐齐变了脸色。

  “洛克小姐,您别冲动,我们只是带您回去配合调查,您的案件还没有盖棺定论呢。”

  “对啊,您还那么年轻,未来可期,别因为一时糊涂就葬送了自己鲜活的生命。”

  “您先下来,我们慢慢谈,如果您不想去检察机关,也可以取保候审,不用去的。”

  洛克琳达讥笑了起来,“迟了,一切都迟了,我的罪名,随时都可以定,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劝住我么?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你们蒙骗不了我的。”

  说完,她转身就准备跃下去。

  领头的工作员连忙道:“即使证据确凿,以您的情况,最多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如果表现好,还能提前出狱,你往后还有几十年自由日子呢,可千万别想不开。”

  洛克琳达回头看了她一眼,轻飘飘地道:“我不需要那种染了污点的人生。”

  扔下这一句后,她纵身一跃,直接从二十五楼跳了下去。

  如今的她,被家族抛弃,声名狼藉,所爱的人,又求而不得,余生再无光明。

  那种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阴霾日子,她不想过。

  死,或许是她唯一的解脱。。

  “啊,有人跳楼了。”

  “快报警,有人从高层掉下去了。”

  下一秒,整个酒店都沸腾了。

  沈家。

  洛克南宇挂了洛克琳达的电话后,被管家引着去了餐厅。

  “中午都有谁用餐?”他一边走一边问。

  管家笑着回禀道:“回洛克少爷,就夫人,薇薇小姐,还有您。”

  “沈先生跟沈少呢?他们不在家?”

  “我家少爷去了曼彻斯特,准备婚事,先生在集团里坐镇,要晚上才能回来。”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两人也进了餐厅。

  沈夫人笑着迎上来,开口道:“虽然没有男人陪你喝酒,但你也不用拘束,

  这段时间家里忙,他们父子很少在家,不过没关系,我跟你聊也是一样的。”

  说着,她将他引到位置上坐下。

  洛克南宇四下环扫了一圈,问:“薇薇呢?”

  “应该在楼上,我已经命女佣去喊她了,你放心吧,她跑不掉的,我嘱咐过门卫,不许放她出去。”

  洛克南宇不禁失笑。

  以前是她追他,如今倒反过来了。

  两人聊了几分钟后,餐厅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沈夫人见薇薇安匆匆走进来,笑道:“你这丫头,至于这么火急火燎的么?”

  薇薇安没理会,径直走到洛克南宇面前,一边喘息一边开口道:“赶,赶紧跟我去星级酒店,你妹妹她,她跳楼了。”

  这话一出口,位置上坐着的两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你听谁说的?”洛克南宇急声问。

  想到检察院的人已经去了酒店,按道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薇薇安将手机塞给了他,“都上头条了,你赶紧去看看吧。”

  洛克南宇垂头扫了一眼,然后大步朝门口走去。

  那丫头,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她去监狱好好改过,两三年就能出来,那时候三十不到,花一样的年龄,做什么要寻死?

  “我跟你一块儿去。”薇薇安在身后追着。

  沈夫人想了想,也跟了上去,“我也去。”

  洛克家族大小姐跳楼的事很快在海城传开了。

  江酒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她得知的是人已经宣布死亡。

  “这女人,怎么那么想不开呢?别人又没冤枉她,这半年来,一直都是她在作妖,

  我跟时宛可有打击报复?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就寻死,真是枉费了家族对她的栽培。”

  陆夜白抽走她的手机,淡声道:“你给过她数次机会,她不知道珍惜,死也是咎由自取,

  要不是你命大,那天那场车祸就不是这个结果了,害人终害己,亘古不变的因果报应。”

  江酒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笑道:“也对,她死了也好,免得怨气不散,牵连无辜。”

  当天晚上,洛克琳达的遗体火化了,洛克南宇准备翌日一大早将其送回洛克家族。

  殡仪馆外。

  洛克南宇站在南侧的花园旁,嘴里叼着一根烟,吞吐间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五官轮廓。

  虽然琳达很多做法他不赞同,甚至不愿再管她的事。

  但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妹妹,从小一块长大,他也曾将她捧在手心疼着,宠着。

  只可惜走了歪路,最后没得一个善终。

  其实这个结果他隐隐预料到了,依着那丫头要强又倔强的性子,走这一步,其实并不稀奇。

  去了也好,远离了苦难,也就彻底解脱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片刻后,腰间横出一双手。

  薇薇安从身后抱住了他,“逝者已矣,节哀。”

  洛克南宇扔了手里的烟头,然后握住了她的手,“我明天得送她的骨灰回洛克家族,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

  薇薇安想了想,摇头道:“你母亲刚丧女,正伤心着呢,我这个时候去,不存心给她添堵么?

  琳达的死,也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人这一辈子啊,其实很短暂,你永远也不知道意外跟明天哪个来得更快,

  我们都太渺小了,无法在死神面前讨到什么好处,所以只能珍惜眼下所拥有的,如此才不枉此生。”

  洛克南宇回头,面对面注视着她,指尖在她脸上划过。

  “我们或许不会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婚后的生活一定很安宁,到了这个岁数,大抵也就盼婚姻圆满,儿女成群。”

  薇薇安看着他深刻的眉宇,一字一顿道:“我在海城等你,不管你的家族同意与否,你都必须回来告诉我结果。”

  洛克南宇颔首,与她额头相抵,“好。”

  …

  独自待在某个角落抽闷烟的,还有林倾。

  洛克琳达走到这一步,是由他间接造成的。

  “怎么,你后悔选了我没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