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与仙为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没发现的宝贝
  估计是分装药的东西,是阴木,品质就不说了,秒杀修行界九成的修士。咳咳,其实修行界的修士如果炼气期都算的话,那么九成多都是炼气期的修士。

  青青拿着造型怪异的木勺去祭炼了。

  皇后孙雅芳进宫的时候才十四岁,现在已经是十九岁了,刘安拿出一件物品说道:“这是给你的。”

  “谢谢陛下。”孙雅芳拿到一个捣药的药锤,丝毫不觉得奇怪。

  “这是你的。”秀玉是杨秀云的妹妹,秀玉是贵妃,刘安拿出的是一根绣花针,这针大可达到八十丈,小可以达到两分。

  杨秀云则满脸奇怪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开口问道:“陛下,这好像是扫把?”

  就是扫把,这扫把其实是这些里面品级最高,扫把自带神通,扫过去带有风,带有水,也就是只要实力足够可以把一座山当垃圾一样扫走。

  “这是历代先祖炼制的法宝,我们门派讲究的是道法自然……。”刘安就顺便普及一下道门的宗义。

  然后杨秀云就欢天喜地的走了。

  刘安送了一口气,然后就是小五子这些人。

  这些人的法宝是什么,是锄头斧头之类的,虽然说在刘安看起来炼制粗糙,但是架不住材质好啊。

  所以宝贝品质并不是很低就是了。

  之所以小五子这些人发放宝贝,就是因为现在时间轴没有了,一旦出现意外情况,就需要靠这些人来顶住了。

  包括一些天赋比较好的宫女之类的,也陆续的在修炼了。

  回头看看,刘安也是不知道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门派不是门派,国家不是国家。

  “也许可以开创一个新的模式。”刘安心里嘀咕。

  朝堂上的人对于小皇帝喜欢修炼,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些人并不在意。

  要说朝堂大,那就大得不得了,要说朝堂小,朝堂也足够小的。

  这不一年多了,朝堂上的人才知道国家有战舰。

  刘安现在也不耐烦上朝了,一上朝,没事这些臣子就拿自己的后代说事情。

  “陛下,是否有请太医给陛下诊治一番?”在皇帝子嗣方面,朝堂上的人开口,刘安根本无法说什么。

  这就像是大龄青年被逼婚一样,你有什么勇气拒绝?

  有什么勇气去对抗。

  “好了,说正事,刚才说到哪里了,兵部?”刘安赶紧的换换话题。

  哪怕是过去的皇帝,也是不能说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整个国家有一套完整的运转方式,有人说皇帝下达旨意就可以了。

  那是不对的。

  一般圣旨是由上书房内的大臣,内阁大臣或者军机处的大臣等职能机构的部门与人员代为草拟,然后是再上报给皇帝阅览。

  一旦皇帝觉得没有什么改动的地方的话。就下发上书房内的大臣,内阁大臣或者军机处的大臣等职能机构的部门与人员正式拟定圣旨。上报给皇帝再次阅览。一旦通过,皇帝就加盖贴身印章。派遣国家部门专人下发。

  皇帝从中加盖的印章,只要是皇帝贴身的,经常会用到的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皇帝说了还不算,而且每个朝代的后期,皇帝几乎就出不了皇宫。

  下面的臣子有办法对付皇帝,有些皇帝要是把下面的文人压榨的很了,那么文人就会拿很多需要皇帝批阅的东西报上去。

  这样皇帝就累死了,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就有的。

  很多皇帝对于自己国家的了解,仅限于下面报告上来的东西。

  所以皇帝的权利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大,有些皇帝还憋屈一辈子,不是说被外敌辱,而是被臣子打脸。

  “陛下,战舰的事情,还请陛下给兵部一个解释。”兵部尚书听到喊自己,无奈的站起来说道。

  “什么解释?”

  “你们要什么解释”刘安一拍桌子,开口喝道。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兵部尚书大声说道:“陛下,铁甲战舰的事情,已经接近两年了……。”

  “你还知道两年了,你们兵部是干什么吃的?”

  “要是敌人打过来,你们是不是也要两年才知道?”刘安借题发挥,大声喝道

  兵部尚书脑瓜子嗡嗡的,但是思路清晰:“陛下,大海茫茫,我们那里去找啊。”

  “别说了,哪战舰是我,我,我这个皇帝用自己的钱建造的,不属于你们兵部。”刘安摇头说道。

  “陛下,这战舰是国之重器……。”其他人也站出来,开口喊道。

  “小五子,你给他们说说,一艘战舰每年需要多少损耗?”刘安对小五子说道。

  小五子立即站了出来,拿出一张纸。

  “战舰人员三百七十二人,需要五个港口补给,每个士兵一个月是二十两银子……。”

  “陛下,边军以前一个月才三两银子。”兵部尚书大声说道。

  “边军有土地可以种植,上了船,上那里种地去,而且一上去,就是三五月不回家,另外这还是不起眼的。”刘安冷笑的说道。

  “战舰每年需要600万斤石炭。”

  “每年需要进船厂维修,维修一次一般是三个月,费用大概是十二万两银子。”

  “战舰上武器装备,补给一次需要五万两银子。”

  小五子不断的开口说出一个个的数字。

  “户部,你明年准备多拨给兵部多少钱?”刘安看着目瞪口呆的兵部尚书。

  户部尚书站起来,开口回答道:“陛下,户部没钱,边军虽然裁撤了大部分,但是制定的安置计划,还有一年时间,另外北蛮地区的税赋也还在免税期间,河道的政治,水利设施的安装,兵部明年的经费会减少三成。“

  “你……你凭什么?”

  “就凭借裁撤的几十万驿站,就凭借你们兵部两年前就该知道的,现在才知道。”

  “国家是陛下的,战舰也是陛下的,陛下自己不知道养啊,拿给你们这些去吃空饷啊,陛下刚才算了一下,一艘战舰保养战斗最低需要百万两银子,你们又打算揣多少在口袋里面。

  “明年户部与工部准备大力推广抽水机,这样明年的税赋也许会多一些。”

  户部尚书怎么可能多给钱,户部一直是个缺钱的地方,不过最近几年好了很多,口袋里面有钱了,就不受气了,以前户部没钱,这个瘪三,那个瘪三都可以来户部骂娘。

  现在你们这些瘪三要钱,那就得把户部当大爷。

  有人说管钱的还怕要钱的?

  一些必须的开支,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要给的,特别是一些有关系的,哪怕是挪用,也要给。

  钱多,挪用一下也就挪用了,但是钱不多呢?

  于是到期没拿到钱的的一些有关系的,但是脾气暴躁的瘪三,就骂娘了?

  要说整个六部,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兵部。

  成天跟打交道的,也沾染了一些瘪三习气。

  所以户部与其他部门,好歹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文人。

  兵部,半个文人而已,你指望半个文人跟你讲道理。

  咳咳!

  刘安当然知道这一点,才故意这么说的,当然刘安问户部,也是没有问题的。

  “另外兵部要战舰也可以,三百万两银子一艘,你们要买,就下订单。”刘安继续拱火。

  “不可能,陛下,户部没那么多钱,要是有三百万两银子,还不如修西岭的铁路。”户部尚书开口说道

  没办法,现在铁路上的税收是户部的主要财源,户部,工部最喜欢修铁路了,修铁路要拨款,只要拨款,那么就有油水的。

  “陛下,我们兵部可是为帝国流过血的……。”兵部尚书大声喊道。

  “不要脸!”

  “呸!”

  “你们颗还记得神龙三十五年,就为了一万两银子,导致边关崩溃,北蛮入侵。”

  “你们这些渣滓,杀良冒功。”

  朝堂上一下子就吵起来了,刑部,都察院指责兵部杀良冒功,户部指责兵部不通融。

  等到时辰到了,刘安开口说道:“我先走了。”

  上朝,刘安绝对不多待,上午两个时辰就足够了。

  整个帝国运行了几百年了,阶级早就固话了,这几年刘安不断开辟财源,才让阶级矛盾缓和了很多。

  就拿土地挂靠来说,虽然清理乐一大部分,但是刘安也付出了给读书人补贴啊,这同样是把钱拿出来的。

  当然这要刘安手里有钱,才能这么玩,如果刘安手里没钱,不敢这么玩的,毕竟要先把读书人安顿好了。

  那么剩下的那些地主什么的,就好交代了。

  而且就拿读书人津贴来说,本质上是让地主流血,给读书人补贴的。

  也就是减轻农民的负担,增加中产阶级的负担。

  一个稳定的社会,高层利益是永远不会变的,哪怕是国家换了,换个身份同样是活的好好的。

  底层的不要太压榨,这样能够保持社会的稳定。

  中产阶级,怎么说呢?想做什么吧,有点舍不得瓶瓶罐罐的,要说决定权呢,几乎没有,也就只能被压榨了。

  就拿最简单的缴纳税收来说,一个中产阶级可以抵十个底层的人。

  但是乱起来,这一个中产阶级,绝对没有十个人的影响力大。

  刘安走了,朝堂上的人还吵。

  “你们兵部都是猪啊。”

  “就是,皇帝那么有钱,你们还要抢战舰回来。”

  “就是,皇帝每年卖钢铁的税收都是几十万两银子,火车运输收费也是几十万两银子。”

  “你们脑子里面都是烂泥吗?”

  “多给百姓安装一些抽水机不好吗?”

  兵部纷纷被其他六部的人鄙视,大家都知道皇帝富有,就凭借皇帝每年交税都是几百万两银子。

  那么要赚多少钱?

  钢铁,运输,基建,贸易等等的。

  由于织布机的大量推广,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在不断扩大,而且大部分经济作物,其实不适合水田,好地种植的。

  就拿种植桑树来说,一般都是种植在田间地头的,你弄一个整的面积来种植,收益不一定就好。

  棉麻也是,棉麻更加适合北方地区。

  布匹价格下降了,但是布匹每年的税收在不断暴涨。

  户部通过税收就可以知道,整个帝国的经济走向是怎么样的。

  皇帝的钱,不好拿,没有什么名义不好要就是了。

  以前户部也没钱,一旦打仗了,皇帝就要拿钱出来。

  现在不打仗了,北蛮已经被归化了。

  皇帝的钱更不好要了,遇到天灾什么的,皇帝也主动拿钱,作为臣子的不能那么不要脸。

  户部也不得不把口袋扎紧啊,西厂的那些疯子盯得可严实了。

  而事发最多的就是兵部,一旦出问题户部也有连带责任的。

  以前户部只要把钱拨下去,哪自己就没有责任了,现在不行了,谁拨下去的,要是下面出问题了,那么户部也有连带责任的,审核不严格。

  比如修河道,本身只是需要五万两银子,下面报账六万,那么户部要严苛监督,按照进度拨款,而不是一下给几万几万的。

  那不行,还有户部要查账。

  以前户部也没有查账的权利,比如拨给工部了,那么怎么用,与我们户部没关系了,现在不行了。

  工部要是以次充好或者其他的,那么户部也有责任。

  一枚枚的阵符被镶嵌在山洞里面,这些阵符是十分罕见的灵木做成的,这其实就是老君指环里面的那些木头。

  这些木头的灵气含量,比修行界的灵石都好。

  念力一动,又从老君指环里面拿走一些灵木,这些灵木堆砌在一起的。一条壁虎一下就从木柴下面跑了出去,然后瞬间的消失在伙房门口。

  “我去。”刘安惊呆了,这伙房里面居然还有这等妖兽?

  随后刘安赶紧的翻木柴什么的,还有柜子之类的,当初刘安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些柜子里面,当初就是一些碗筷什么的。

  “没有肉?”

  看到找到的东西,刘安有些惊讶,一窝壁虎蛋,拇指大小的。

  刘安惊讶的是,这壁虎是怎么进去的,另外这壁虎吃什么,自己好像没有看到蚊子之类的。

  “吃什么?”刘安心里嘀咕,就开始追踪哪一只逃跑的壁虎。

  当刘安看到两只壁虎在一颗树下面,一颗颗的露水掉落下来,这壁虎就一下子跑过去,然后张嘴。

  “大意了啊,大意了啊。”刘安懊恼不已,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了呢,自己手里可是有甘露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