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七章 唯一神
  ——激奏纪元·4547年——

  这是一个已经完善,并且不断攀登更高领域的纪元。

  大陆联盟和亚特兰蒂斯诸国已经在三十年前宣布合并,伊洛塔尔人类联合是他们现在的名字,这个聚集了所有人类力量和智者的庞大社会踏足星海,登上昔日被苍穹的神王封禁,拒绝人类入内的无尽群星。

  这是一个百年前绝对无人能够想象的鼎盛时代——每一颗可以抵达,并被触及的星辰上,都有人类的足迹乃至于定居点,那无尽辽阔的星空中适宜居住的星球实在是太多,乃至于有一段时间一颗星球上只有几家人构成的小村庄。

  人类已经不仅仅定居在无限的伊洛塔尔大陆上,他们遍布星海,繁衍众多,倘若是在过去的时代,那些定居在偏远星球的人类终究会独立,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人类社会。

  这是极其现实的可能——只要离开文明的中心,理解不了其他人类如何思考,无法分享最新的消息,最新的技术,最新的社会变动,那么这样的独立居住地注定会分割在人类整体之外。

  理论上,没有超光速通讯手段的星际帝国结局都是如此,而伊洛塔尔人类联合也并不例外。

  但是,理论之外的事情出现了。

  他们有着超光速通讯手段。

  在有着可以跨越时空,将所有人类联系在意志世界的‘幻梦境’,人类的联系前所未有的紧密……倘若说,万物众生都是一首歌,那么人类的灵魂在这首歌中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他们独立于世界之外,有着自己的区划,故而可以超越时空的隔阂。

  所以,迄今为止,伊洛塔尔人类联合仍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人类组织,他们在天上的星辰中建设铸造无数殖民地和前哨,就像是理论的后世,未来的终曲纪元那样,那些星辰上都有着源自于上一个时代的古老且强大的遗迹。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是建造的遗迹的那么一批人……而最重要的是,也没有诸神来毁灭这一纪元。

  早已隐身在时代洪流中的曦光教会如今已经分散成一个个暗中的集团和结社,与之相同的,旧有的一切社会组织都消失不见,在只要愿意真诚,就可以被保证的时代,人与人的交互可以轻松构成极其庞大的团体。

  他们之间共鸣的精神,甚至可以在‘幻梦境’中直接构筑出本应该在后世才出现的‘原体’……或者说,另一个在其他宇宙时空中更加通用的名字。

  【神】

  是的,在幻梦境,随着诸多思潮的涌动和汇聚,那些互相真诚的心澎湃的思维火花凝聚而出的实体,便是愿望的汇聚。

  而神,正是从愿望中诞生的存在。

  在多元宇宙中的许多世界中,那些被称之为古神,自然神的存在,本质上也是因为被人寄托了愿望和期待,所以才成为神的强大存在,这才是正确的因果关系。

  善良者可以凝聚出善神,神与他们的凝聚着,也是道的践行者同在,只要所有践行着还在践行自己的理念,无论是帮助其他人,打游戏,修缮花草,亦或是和人吵架抬杠,都可以获得神赐的力量,得到独属于他们一支的赞美诗和长歌。

  这是另外一种超凡普及,源自于愿望的凝聚,也即是音符的鸣奏。

  ‘新神’的诞生,令伊洛塔尔人类联合的所有成员都惊愕莫名,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无神论世界,是有奇迹,魔法和真神的超凡世界——而且那些‘旧神’是如此的强大,富有权柄和人性,这和那些新晋诞生,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众生意志集合体的‘新神’有本质上的不同。

  究竟哪条路是正确的?在联合内部产生了异常持续十年的大辩论,而这次辩论终结于一次质疑。

  “归根结底,难道咱们还想要变成旧神那样子?别了吧,这也太吓人了!”

  事实的确如此,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变成旧神那种模样实在是太过可怖了,活成那样基本等于没有活过,而少部分对旧神怀有同情之心,他们觉得有一部分旧神可能并非自愿如此,需要拯救。

  瞧啊——这个时代的凡人都已经傲慢到了想要拯救神祇,天知道天之上的诸神在听见这句话后爆发了多大的狂怒,但这狂怒归根结底仍然是无能狂怒,因为有另一尊大神正在痛殴祂,绵延诸多时代。

  人们(音符)仍然不知晓自己做出了怎样的决定,那是没有任何人引导,也没有任何强大的存在去‘影响’的道路……当然,并非毫无关系。

  革新为未来击溃强敌,奇迹为改变搭设舞台,完美的渴求存在于所有人心中,而求索也会展开无尽时空的大门。

  存在令他们的文明有着基石,延续令他们的一切都得以在过去和未来延伸……

  太多太多,数之不尽。

  一切的一切都与正确有关系,只是绝大部分人都无法醒悟这点,正如同绝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何为无限,何为无处不在。

  只是,这一切都仅仅是铺就‘舞台’,人们仍然有选择选择的自由,只要他们有着承受自己选择代价的觉悟,无论如何,混沌总是伴随着他们而行。

  所以,激奏纪元·4547年。

  在这个伊洛塔尔人类联合探索广袤星空,并将万物众生的意志都凝聚在幻梦境的年代。

  一次‘奇迹’发生了。

  奇迹是什么?一次灵气复苏,一次惊天逆转,一次不可能的穿越,一次足矣改变整个多元宇宙的巨大变动……但如若说,奇迹就是莫名其妙就出现的玩意,那显然也不正确。

  灵气复苏有其缘由,譬如多元宇宙的动荡和伟大存在的苏醒;惊天逆转亦有铺垫,那是出乎预料又理所应当的展开;更不用说穿越和变动,虽然可能比较看运气,但归根结底,倘若一个被奇迹眷顾的人没有提前准备好一切,那么哪怕是奇迹降临,又能如何呢?

  倘若穿越者没有足够的聪明才智,没有扎实的学识和坚定的意志,那么就算是穿越,也未必能做出什么事业,做出什么变动。

  而这一次,发生在人类联合上的变动,便是这样,一次早已铺垫好一切准备……但却又出乎寻常的事情。

  ‘唯一的神’……觉醒了。

  听上去,有些不明所以——唯一神并非不存在,在那些有着独立造物主的世界,造物主自然就是唯一神。

  但是在乐章大宇宙,人人都是神之种,只要被鸣奏,就是神祇之身,更不用说幻梦境凝聚出的那一尊尊人类原体,那便是自愿望中凝聚而出的神。

  那么多神,善良的,邪恶的,好奇的,坚定的……唯一神,究竟是从何而来?

  答案是‘人类本身’。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傍晚,就在所有人都在享受工作结束后的休息时光,或是仰视星空,或是沉浸在梦网中时,一次突如其来的,令万物众生都齐齐心悸,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自心中呼啸而去的预感诞生,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合奏,一次即便是诸神那无数次纪元轮转都未曾见到过的奇异情景!

  众所周知,乐章大宇宙的众生乃是音符之一,倘若在这一世有着超乎普通人之上的成就,得到众生的承认,那么他的音符就会被鸣奏,在下一纪元成为神祇。

  这是宇宙的基本规则,神祇为了压制更多神祇的诞生,保证自己的权利,故而压制凡人的发展,隐瞒了这一真相……但众生也没有深入思考,为何这个乐章大宇宙中会有这样的设定,也从未想过,自己成为神祇后应该做些什么。

  但是现在,一切都分明了。

  一个音符,需要更多的音符作为铺垫才能鸣响……换而言之,一个人,需要许许多多的人相信,才能成为神祇。

  那么,倘若。

  ——所有人,都相信所有人呢?

  就像是一首歌,就像是一次浩大的鸣奏,就像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交响乐和激奏曲,一次从堪称无限的浩大歌剧……

  一次,所有音符都鸣响,都协奏,都发出响彻宇宙之声的乐章!

  生活在大陆上的人,是无法鸣奏乐章的。因为所有人都无法认识所有人,他们因为地理,国家,势力,民族乃至于信仰的对象而互相分割,互相杀害征伐,这样的世界,无法奏响乐章。

  生活在星空的人,也是无法鸣奏乐章的。因为总是会有人走向远方,也总是有人留在原地,即便是和平与互相理解,他们之间也有着名为距离和陌生这几近于无穷无尽的隔阂。

  但是……幻梦境解决了这些问题。

  一个联通万物众生灵魂的网络……一个忽视所有距离时空,让所有人可以和所有人交互的梦。

  无穷无尽的相信……交织在一个人与所有人,所有人与每一个人之间。

  此时此刻。

  奥拉站立在星海之间。

  白发的人造人少女凝视着那正在星间以超光速泛起的波澜,那是几近于无穷的奇迹之力实体化而形成的狂潮,这狂潮将会卷动整个乐章大宇宙,它将会平等地赋予每一个人‘觉醒成神’的钥匙。

  奇迹吗?

  并不是奇迹。

  从降临这个世界一直到现在,一百多年的时间,仿佛就像是一瞬,但归根结底,奥拉花费了漫长的时光,与先驱空间的诸多探索者联手交流,与人类联合的本地研究者不断地深究,钻研幻梦境的技术……他们攻克了一个个难关,并将整个世界变得更好,变得所有人可以不互相窥视,不互相仇恨。

  别的不说,单单就说与奥拉一同来到这个宇宙的七位英灵。

  马特维为此一直都在和技术团队研究,这位昔日意图成神的祭司,将自己的经验拿出,分享给其他人。

  维卡这位神官成为打击各种新时代恶性犯罪和海盗,维护秩序的领头者。

  米哈伊尔这位赏金猎人成为率领开拓小队,前往人类最远方的探索者,能不打仗,他干什么都好说。

  而阿加塔这位皇子专心研发各种游戏,反正抛下权利后,他也没什么可在乎的了,而且说实话,让所有人都快乐难道不也是更好的一种吗?他的确有天赋。

  至于芬特与伊芙琳,则是展开了诸多史前诸神典籍和各类奇迹魔法诗歌的整理和书籍——他们与诸多人类联合的学者一同,编撰出了‘奇迹之诗’与‘真理之歌’两本几乎记载了所有长歌与圣诗的典籍。

  ——而奥拉做了什么呢?

  作为领头者,奥拉其实并不需要做什么……她只需要确定好目标,搭好框架,协调好所有工作后,接着去‘相信’。

  相信其他人有这样的能力。

  相信人类会追求快乐和美好。

  相信变得更好不会被拒绝。

  相信‘正确的结局’终将会到来。

  正是因为准备了如此之多,甚至,从数个纪元之前,从未来的时空中,也有源自于不同时光和平行时空的来客抵达,慷慨地赠予他们拥有的技术。

  所以,现在的人类,才能成就

  “老师们……”

  在少女的身后,七个灵体依次浮现,而奥拉与他们一同凝望伊洛塔尔与亚特兰斯大陆所在的方向:“看啊。”

  “那就是,我们回到我们故乡后,所需要去做的事情。”

  “那就是我们的目标。”

  此刻,能够看见。

  一个仿佛凝聚了所有颜色,所有光芒,难以用语言去形容,仿佛透明火光般的宏伟人形,正在缓缓从两个大陆之上直起腰杆,祂是如此庞大,如此巍峨,乃至于之前人类凝聚出的所有原体都成为了祂的一部分,成为祂的双目,眼鼻,口耳,乃至于一切结构。

  祂强大的超乎想象,几近于实质化的乐章响彻整个宇宙,祂仅仅是睁开眼,张开口,便有恢弘的音律响起,仿佛道尽了无穷纪元中,人类在宿命轮回里无可奈何的悲呼,以及决不放弃,誓要走向渴望结局的怒吼。

  ‘唯一神’——亦可以说是‘人类本身’,抬起自己的手,这尊前所未有的神祇,不曾被人命名过,却也有着所有人名字的‘神王’抬起手,伸向‘天之上’。

  时空都因此这一手而扭曲翻腾,宛如海啸。

  祂是如此强大,乃至于时空与因果都无法阻隔这位初生的唯一神,被诸神压迫了无数世纪和机缘,愤怒的人类之神向天挥拳,祂要将那‘苍穹的神王’自苍天之上拉下,终结这一切。

  当然,祂并没有成功。

  苍穹神王的强大,哪怕是没有永恒要素,也不可能被一个初生的人类集体意志抓住,但是,就在诸多平行时间线,与烛昼交战的德乌斯心已沉至谷底,祂已经知晓,自己即便赶走了眼前这原初烛昼,也绝无可能再对人类肆意妄为。

  这超越时空的人类之神或许并没有强大到可以超越祂们的力量,但是却足以保证……人类可以打破祂们设下的宿命!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原初烛昼……】

  祂憎恨地看向眼前的火焰人形:【让命运的奴隶有了反抗的本钱……让这些凡人,有了可以将神祇扯下苍穹的神力!】

  【你就这么恶趣味吗?】

  “你搞错了,我才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让所有人有的选而已。”

  对此,持刀斩下的火焰人形只是简单地笑了笑,他在凄厉的时空破碎声中挥刀,回到:“而且,他们才不是什么命运的奴隶。”

  侧过头,烛昼凝视着整个宇宙。

  那目光温和,怀着期待,赞叹,还有坚信。

  青年笃定道:“他们就是神——可以裁定自己的宿命,可以创造自己的奇迹,可以选择自己的革新!”

  “看啊,所有人都有如此权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神!”

  “唯一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