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七十七章我是少年当骄狂
  第七十七章我是少年当骄狂

  大兴县新修的学校确实不错,全是瓦房,教室里面的铁炉子烧的发红,云昭在这里听了半节识字课,没有感到寒冷,看来钱花的结实了,就有好结果。

  燕京人的口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尤其是燕京官话,虽然还带着一点应天府的腔调,不过,已经不那么浓厚了,有了一两分云昭以前口音的意思。

  “没必要专门学关中口音!”

  听着先生们为了讨好云昭,特意开始拐关中话了,云昭立刻阻止,说句大实话,身为土生土长的关中人,云昭知晓,用关中话念一些千古名篇的时候,确实会少那么几分韵味,不过,用在军中,那种硬的能把人顶一个跟头的关中话,却非常的合适。

  关中话适合两军阵前骂阵,适合一边喊着“狗日的”一边往腰带上系人头,适合在乱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时候给自己打气。

  唯独不适合拿来念书……(刚才试着用陕西话背诵了一下《岳阳楼记》,不敢听啊……)

  看来徐元寿先生编纂的《音韵》一书,应该普及了。

  徐先生早就说过,在大明百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的现象太严重了,这并不符合一个大一统的国家。

  当年秦皇同一了度量衡,看样子还是不够的,想云昭身为帝国皇帝,直到现在,听不懂本国的方言,这很丢人。

  不是听不懂一两个方言,而是同不懂好多?好多方言?广东的,闽南的?江西的等等等等。

  听自家臣子的奏对?需要通译,这就很丢人了。

  一旦万里通音?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在蓝田王朝的四成以上的官员出自玉山,这本以秦音变种为基础音的《音韵》应该有施行的基础。

  说起来很怪?有学问的关中人与田间地头的关中人说的虽然都是秦音?但是,有学问的人,尤其是玉山书院通用的秦音,要比田间地头的秦音好听的多?只是遣词造句不同。(参见西安年轻人的秦音?与父母辈秦音之间的对比)

  徐元寿先生就是采用了玉山书院的秦音为基础,做了进一步的改变,这样的秦音根据徐元寿先生自夸,有鹤唳九天之清越,也有凤鸣大地之醇厚。

  他之所以这样吹嘘自己搞出来的《音韵》?主要还是为了彰显玉山书院,给天下读书人立下规矩。

  谁都有些私心的?只要对帝国有利,云昭不在乎这点私心。

  燕京一带其实是乡绅势力最强大的地方?他们因为居住在皇城边上,见识也多?手段也多?知道该如何与官府斗争而不损伤自己。

  可惜?梁英是玉山官员,在治理地方的时候不缺乏手段。

  云昭相信,她能把大兴县的事情处理的很好。

  张绣走了,云昭接纳了他推荐的秘书人选,不过,这个秘书年纪很小,才从玉山书院毕业两年,名曰:黎国城。

  他是汉中人,父母双亡,还是徐五想当年在汉中担任知府的时候吗,被杨雄发现的好苗子,亲手送进了玉山书院读书,如今,从黎城出落成了黎国城!

  也是一个玉山书院的传奇人物,在玉山书院就读了八年,雄霸玉山书院七年,比云彰高三届,包括云彰,云显这些孩子都是在他制造的阴影下长大成.人的。

  睿智,果敢,勇猛,意志坚强,徐元寿对这个孩子的评语是——壁立千仞一棵松!

  也是经过韩陵山考核之后,难得的获得了“上佳”的评语。

  所以,韩陵山在云昭的书房看到了黎国城,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

  “这孩子应该外放,而不是留在你手里。”

  云昭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韩陵山道:“外放?有徐五想,杨雄,张绣这些人的帮助,这孩子在外边游历了三年,也算是经历过了,这才送到我这里。”

  韩陵山摇摇头道:“糟践了。”

  云昭叹口气道:“我怎么觉得你在糟践我,难道我真的不值得你尊敬一下吗?”

  韩陵山笑道:“等我那一天毕恭毕敬的跟你说话的时候,才是对你最大的不尊重。”

  云昭挠挠头发道:“道理都被你说尽了。”

  黎国城就站在一边听皇帝跟韩陵山说他,不论韩陵山说了他什么,他的表现都很淡然,脸上永远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钱多多过来送饭的时候,看了黎国城很长时间,然后就对正在吃饭的云昭跟韩陵山道:“好漂亮的小伙子,咱们玉山书院自少少之后,终于又出来了一个美男子。”

  韩陵山从嘴里取出一根鱼刺笑道:“男人长得太美,不是好兆头。”

  云昭瞪了韩陵山一眼道:“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钱多多四处看看,没看见外人,就笑嘻嘻的道:“谁让你们这群人长得太丑,影响了玉山书院的名声,直到现在玉山出多丑人的话还在流传。”

  韩陵山给了钱多多一个白眼道:“我长成这个样子是英武,徐五想那种麻皮怪才是丑人,还有钱通那个胖子,我觉得你可以直接把他收到后宫去当差算了,好好地一个男子汉,长得越来越像太监。”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云昭看看韩陵山道:“钱通怎么了?不是在杭州市舶司干的好好的吗?”

  韩陵山叹口气道:“陛下,还是调回来吧,现在他还能忍住贪婪之心,我很担心他在那个位置上待得长了,会出问题。”

  云昭哼了一声道:“杭州贩奴跟他有关联?”

  韩陵山点点头道:“至少也是失职,都是自家兄弟,我不能眼看着一条好汉被十丈软红给毁掉。”

  云昭对黎国城道:“拟旨,命杭州市舶司司长钱通,即刻赴西域总督衙门,就任粮道,见旨启程,不得迁延。”

  黎国城重复了一遍皇帝的旨意,待皇帝确认无误之后,迅速去拟旨去了。

  韩陵山幽怨的看着皇帝道:“我不是说了把他调任回玉山就是了,怎么就给弄到西域总督衙门了?”

  云昭摇头道:“没听见。”

  韩陵山指指钱多多道:“不是说交给多多管束吗?”

  云昭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道:“没听见。”

  韩陵山长叹一声道:“老钱啊,是我害了你啊。”

  云昭冷笑一声道:“朕给他升官了。”

  韩陵山大叫道:“去你那个阎王徒弟麾下受命,就老钱那一身白花花的肥肉,可能支撑不了几天。”

  云昭冷冰冰的看着韩陵山不做声,韩陵山叹口气道:“如果不是我的人阻止他,他可能已经犯错了。”

  “那就去一个不怕犯错的地步,我不认为老钱会喝西域的兵血。”

  “那不至于。”

  “那就好,这一次是你韩陵山的情面好使唤,下一次,我是说下一次,他受到的惩罚会加倍,我想,你没有意见吧?”

  云昭说着话,接过黎国城写好的文书,看过之后用了印玺,然后递给黎国城道:“八百里加急!”

  钱多多眼看着两个大人物轻易的就决定了一个混账东西的命运,就连忙给他们两个添了一些酒,对韩陵山道:“你们是不是商量一下让夏完淳那孩子回来吧,这一次拿下了天山南北,已经把准噶尔部压缩在一些零星绿洲上了,准噶尔王正在向巴尔克腾湖边上的大玉兹求救呢。

  一旦大玉兹向准噶尔伸出援手,那些中小玉兹也会帮助准噶尔部,到时候就夏完淳那点兵力可能扛不住。

  他终究年轻,应该派一个老成持重的人去才好。”

  韩陵山与云昭一起看看多嘴的钱多多,没有理会,不约而同的举起酒杯碰了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见这两个家伙不理睬自己,钱多多哼了一声就提着篮子走了。

  等钱多多消失了,韩陵山这才皱着眉头道:“夏完淳准备娶大玉兹的公主,你就没什么意见吗?”

  云昭叹息一声道:“人家要娶三个玉兹公主,看的出来,这小子的野心很大,不但要准噶尔,还要大中小玉兹部族。”

  韩陵山喝了一口酒道:“你觉得夏完淳真的会娶那些公主?”

  云昭摇摇头道:“是我把那个孩子教坏了,你看着,最后收尾的时候,一定很残酷,残酷的让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脊背发寒。

  他本来问我要拔都的十二顶王冠,准备用在西域,被我拒绝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把自己拿出来当诱饵了,心性之狠,我这个当师傅的是比不了。”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把这些部族从罗刹人那边拉过来。”

  “我们要这些部族做什么?如果要,当年多留些蒙古人岂不是更好,至少,蒙古人与我们的长相差别不大,而大中小玉兹人却与我们截然不同,我还听说,他们已经自称哈萨克人,有自立的决心。”

  云昭摆摆手道:“夏完淳认为,北方永远都是大明的威胁,除非大明的疆域直抵北海,北方再无敌人,否则,那里的草原上,一定还会诞生出更加强悍的蛮族,只要是蛮族,他们就会仗着强大的武力南下,来祸害中原。

  因此,他认为如果不能让北方的蛮族尽数彻底臣服,就只有斩尽杀绝,制造无人区才是最妥当的做法。”

  韩陵山看看云昭,又看看黎国城最后对云昭道:“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子骨子里像你,行事作风却像极了我老韩,你觉得这个家伙真的能够成功吗?”

  云昭忧愁的看着西域方向轻声道:“蛮族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蛮族公主更是会被他耍弄的团团转,他会达成他想达成的目的,只是,他的手段一定会被世人诟病。”

  韩陵山愣了一下道:“这才是你发配钱通去西域的目得?”

  云昭点点头道:“我很害怕他走霍去病的老路,不害怕他立功,是害怕他不能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