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盛唐大救星 > 第136章 狗屁大救星
  王烁坐在地上喘着气,两眼发直的看着那个,不再喘气了的大角手。

  他还很年轻,也就二十岁上下,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或许,就在自己从他手中接过那个小女孩子的时候,他都还有一口气。

  当时,他离自己不过两臂的距离。

  但是自己,就是没能救回他的性命……

  “什么狗屁大救星……我连一个近在咫尺的人,都救不了!”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汪洋中纷乱惊慌的人群,听着那些百姓撕心裂肺的哭号之声,王烁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愧疚感与挫败感。

  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竟然害死这么多人!

  前世今生,无论是在学习、工作还是生活当中,王烁都还没有遭遇过这样沉重的打击。

  一阵急骤的锣响,有数骑举着火把策马朝这边奔来。火把和锣声都是为了让人避让,以免撞伤人。

  王烁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起不了身。明光甲算轻的,加上佩刀也有三四十斤了。加上衣服靴子都泡了水,沉得很。

  关键还是,刚才下水救人拼得有些猛,现在有了乏力之感。

  左右的冯刚等人连忙将王烁从地上拉起来,“二公子,先请脱下铠甲,换身衣袍吧?”

  王烁没有搭理,接过一个火把来将自己照亮。那几骑果然朝王烁这边奔来。

  是方定远。

  他不及翻身下马,就疾声呼道:“王将军,大水扑向西南方向淹了一片民宅,我们需要大量人手实施救援!”

  “方校尉,你马上派人奔赴各处招集人手!”王烁大声道,“传我左金吾卫翊府中郎将,军令:延庆大街以南三门二十四坊所有武侯铺,即刻派谴一半人手赶赴青龙坊。卯时一刻还不见人,武侯铺最高长官自行卷起铺盖,回家种田!”

  “喏!!”

  “二公子,请先卸甲……”

  “滚开!”王烁一把将冯刚的手推开,“我在战斗,如何解甲?!”

  铜锣疾响,方定远的人急忙奔往各门各坊,前去传令叫人。

  正在巡视各个大街的金吾游徼得到信号,急忙赶了过来参与救援。同时,他们也将消息迅速的上报给了游徼署。

  不少沉睡的长安百姓被这一阵急骤的铜锣声所惊醒,很多人家掌起了灯,打开了门,左邻右舍的互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受到影响最大的当然是青龙坊。除了那些遭灾的人,坊内其他居民几乎全都起床没再睡觉。不少人开始仓皇逃离,女人和孩子哭闹成一团,也有一些青壮自发参与了救援。

  其实近旁的河流水量并不太大,除了被灌淹的地下鬼市,青龙坊其他的地方问题并不严重。就算是被水淹了的里坊西南角,最深的积水也不过两尺,轻易出不了人命。

  但是面对天灾,人们内心的恐惧很容易被无限放大。

  青龙坊内,现在已是乱作了一团。

  很快,邻近的通善、修政等坊的百姓也跟着惊乱起来。尽管没有一滴水,流到了他们那边去。

  百姓往坊外逃走,武侯们往青龙坊奔来。不停有人来到王烁面前报道。

  “曲池坊武侯铺队正率麾下十五人,参见王将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修政坊武侯十四人,参见王将军!”

  “启夏门城门郎周俊,率麾下武侯铺四十七人,参见王将军!”

  ……

  卯时之前,三门二十四坊所有武侯铺都派人来了青龙坊,共有一千多名武侯来向王烁报道。

  王烁把他们大部分人,派到了青龙坊的西南角,参与救灾。

  那是一片贫民窟,有不少的老旧房屋年久失修本就摇摇欲坠,被水一冲很容易发生倒塌。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生活那里的青壮,尚能自行逃命。老人、女人和孩子是重点救护对象,居民们本就不多的一些财产也要尽量转移。匆忙赶来的武侯们又没有船只,只能是肩挑手扛或用木盆、澡桶等物参与救灾。

  昼夜“待机”的金吾将军李岘收到消息,从被窝里爬出来急忙赶往左杖院,几乎和郝廷玉同时到达。

  李岘的将军大印一盖,左金吾卫的五百“救援兵”携带大量的应急救灾物资,在郝廷玉的率领之下赶到了青龙坊。

  这可真是,解了王烁的燃眉之急。

  时已深秋,河水很凉。

  从水里救起来的百姓和下过水的士兵,都被冻得瑟瑟发抖。郝廷玉带来的人,在安全区域拉起了两百多顶行军帐蓬,用来安置获救的百姓。临时军营也搭建了起来,参与救灾的士兵有了地方烤火、吃饭和稍作歇息。

  天明时分,一队铁甲开道的车马队伍,走出平康坊的坊门,往北面大明宫而去。

  李林甫撩起车帘来,将策马行走于旁侧的段子璋,叫到近前,“段将军,本相昨夜听闻金吾锣响一片纷乱,莫非是城中出了什么事情?”

  段子璋抱拳而拜,“回右相,末将听说是青龙坊的河堤发水,淹了地下的鬼市和一片民宅。那锣声,该是我们左金吾卫在四处征集人手,前去救灾。”

  “哦。”李林甫淡淡的应了一声,“那段将军,你怎么没去呢?”

  段子璋微微一怔,抱着拳把腰都弯下来一截,小声道:“末将觉得,护卫右相,更为重要。”

  李林甫笑了,放下车帘,“走吧,往前!”

  这时,金吾将军李岘,已经亲自赶到了青龙坊。

  王烁走到他的面前,叉手一拜,“李将军怎么亲自来了?”

  “你说呢?”李岘道,“青龙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个左金吾将军要是连看都不来看一眼,还不被万年县的百姓戳着脊梁骨,骂我祖宗十八代?”

  王烁双眉紧皱,说道:“李将军,这是我这个左街使的责任。”

  “我没兴趣跟你抢着背黑锅。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李岘的表情与昨日在官署里判若两人,可谓声色俱厉,“当务之急是救人,妥善安置百姓!”

  “喏!”王烁抱拳一拜,再道:“李将军,我们需要修缮河堤并新挖沟渠引走洪水,方才根治眼前的水灾。”

  李岘皱了皱眉,“城池修浚和土木缮葺,可就不是我们这些金吾郎所能善长了。”

  王烁问道:“那该怎么办?”

  “我得马上回去,将此事写作条陈上报给兵部尚书,再由兵部尚书上报到阁部。阁部宰相参阅许可之后,再下令给工部。”李岘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最后由工部尚书派出主管此事的工部员外郎,组织大批有经验的工匠携带专用器械,前来协助修补河堤、挖渠引水。”

  王烁听着就头大了,“阁部由李右相一人把持,公文时常堆积如山,什么时候他才能看到将军的条陈?就算他今天看到了,各部往来不停的折腾,这又要花去多少天?”

  李岘眉头紧拧,“这不是我们所能掌控!”

  王烁有点急了,“耽搁下来,都不知道有多少民宅被泡烂冲垮,有多少百姓饿死冻死!还有一些百姓和我们的兄弟泡淹在鬼市的地道里,没能出来。到那时,他们恐怕都要被鱼鳖啃成白骨了!!”

  “你冲我喊有什么用!”李岘提高了音量,大声喝道,“朝廷自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逾越!”

  王烁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现在我朝的大部分规章制度都是李右相亲自修订,并由他一力督导严格执行。任何人敢于违反朝廷的制度,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你什么意思?”李岘有点怒了,“你是在骂我李岘,因为惧怕李右相,而罔顾这些百姓与士兵的死活吗?”

  “李将军息怒,属下并非此意。”王烁拱手拜了一礼,轻吁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想说,人命关天事急从权,此事不容片刻耽搁。”

  “事急从权?你说得好不轻松!”李岘摇头而笑,“王烁,你还是太年轻了,京城不是你家。有本事,你去从权一个给我看看?”

  王烁深吸了一口气,重吐一声,“好!”

  李岘微微一怔,“你想干什么?”

  王烁翻身就骑上了马,“我去找,李右相!”

  “糊涂!”李岘连忙一把拽住王烁的马头缰绳,压低声音沉喝道,“你想去送死吗?”

  “李将军,我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是有人在故意陷害。但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李右相。”王烁道,“我去找他,也绝不是为了送死。”

  “那你去找他做什么?”李岘固执的抓着缰绳不肯松手,小声道:“王烁,如果你是急着去认罪,我绝对不会放手。万年县和左金吾卫但凡出了任何事情,我这个金吾将军首当其冲,绝不推卸!”

  “李将军,如你所言,再在不是追责的时候。”王烁轻吁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要尽早解决青龙坊的水患,救助这些百姓。”

  “问题是,李右相会管你怎么想的吗?”李岘很不相信,直叹气,“我估计你现在跑去求他,他都不会见你!”

  “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王烁眉宇一沉,“李将军,你赶紧放手,让我去见李右相。不然,我可要强冲了!”

  “你!……”李岘很无语,只好一甩手,扔开了马缰。

  王烁挥鞭一抽,快马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