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秀大圣 > 027,好酒必由好水,高人必居良地
  这道人乃是北斗司北陵分部流星使三分道人。

  所谓三分,就是任何事情都要留有三分余地,故此名为三分道人。

  三分道人笑呵呵的上前道:“两位都消消气,万事好商量吗,不知可否听在下说两句?”

  关应与这三分道人是老相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故此,冷哼了一声:“看在三分道长的面子上,暂且饶过你,且听道长高论。”

  钟神秀也不想把官府得罪死,因此也自无不可。

  三分道人笑呵呵的坐在钟神秀的对面,一点也不作假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吱溜一声,这一杯酒就下了肚。

  “这玉流香,真是好酒啊,没想到道友也好这杯中之物,真是同道中人啊。”

  钟神秀没有说话,看着这道人发挥。

  三分道人看到钟神秀没有说话,也不尴尬,自行说道:“道友,你可知这玉流香缘何这么味美?”

  钟神秀搭了一句:“为何?”

  三分道人看到引起了钟神秀的兴趣,不禁眉飞色舞起来:“这玉流香之所以可以如此精纯味美,除了制造工艺之外,主要就是水好,用的乃是云州白云泉的泉水,这白云泉大如米瓮,深约三尺,穴中涌着泉水,如云朵堆积,甘冽芳香,乃是制酒的无上佳品。”

  说到这里,三分道人话锋一转:“正所谓好酒必由好水,高人必居良地,道友以为然否?”

  钟神秀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这两人所为何来,这是要招揽自己啊。

  一个白脸,一个红脸。

  钟神秀想到这里,就笑了。

  其实钟神秀在了解到这方世界的情形之后,就已经想着加入官府之中了。

  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世界朝廷如此强大,暂且混入其中,以待时局变化正是最好的方式。

  钟神秀笑着点点头:“道长真是博闻强识,所言甚是。”

  三分道人见钟神秀赞同了自己,心中一喜,暗道有门。

  “既然道友也同意我的看法,那么道友觉得我大夏官府可是良地?”

  钟神秀自然要点头认同,不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非议朝廷,还想不想活了。

  三分道人继续道:“既然道友认为官府是良地,那不知可愿加入朝廷?”

  此言一出,不仅三分道人盯向钟神秀,就是关应也紧张的看向钟神秀。

  钟神秀此时已经打定注意加入官府了,只不过还得故作矜持一下不是。

  沉吟了一下,钟神秀问道:“道长好意,在下不敢不受,贫道愿意加入官府,只不过有一个问题还请道长给我解惑。”

  三分道人看到钟神秀愿意加入朝廷,便豪爽的道:“有什么问题,道长尽管讲来,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钟神秀问道:“官府为何如此重视贫道,劳驾了龙雀台和北斗司一同出动?”

  三分道人威严一笑:“我道是什么问题呢,原来是这个,主要是因为道长修为高深,我等怕一人前来怕是请不动道长,故此这才由我和关宣威使一同前来,这不是为了显示对道长的重视吗!!!”

  钟神秀明白了,这是怕一个人拿不下自己,所以才两个人前来。

  看来,这周夫子把自己卖了一个干干净净啊。

  就是不知道那坟墓的事情他们有没有说了。

  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形,应该是没说,不然的话,就不是关应和三分道人来找自己,应该是大军出动直接擒拿自己了。

  钟神秀装作没有听出另一层意思,笑道:“如此贫道多谢两位的重视了,不过,如今龙雀台和北斗司都在,我应该加入哪一个部门呢?”

  好么,钟神秀反手就是一个当面挑拨,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本来按理来说,依照钟神秀的修为表现,应该加入北斗司的。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北斗司主要的工作除了收拢修道人之外,还有解决各种灾害以及祈运和主持各种仪式等等。

  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率先出言的反而是龙雀台。

  关应黑着脸道:“你要加入的乃是我龙雀台,如果你要加入的话,就会成为我北陵郡治下代县龙雀台统领,你要不要加入?”

  钟神秀有些疑惑,看向三分道人。

  三分道人脸色有点尴尬的道:“道友不必疑惑,让道友加入龙雀台乃是我北斗司和龙雀台协商的结果,主要是前段时间龙雀台在追杀一个邪道人物的时候,人手损失惨重,故此。”

  钟神秀立马明白了,原来这龙雀台现在是人手空缺啊,怪不得呢。

  钟神秀对于加入哪一个部门其实都无所谓的。

  因此,点点头:“行,那我就加入龙雀台吧。”

  说着,钟神秀对关应拱拱手道:“以后,还请关宣威使多加照顾了。”

  关应此时看到钟神秀愿意加入龙雀台,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不过说话依然是冷硬无比:“只要你遵守我龙雀台的规矩,不用我照顾你也能走的很好,如果不守规矩,自然有朝廷治你的罪,所以我劝你还是多加熟悉我大夏的律法,不然万一犯了规矩,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这些以后,关应起身:“三日后,来我龙雀台报道。”

  然后,便转身下楼去了。

  钟神秀此时对关应的一系列行为很是不解。

  如果想招揽自己,为何态度如此恶劣,即便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自己答应加入了,也应该转变一下态度了吧。

  但是这家伙从头到尾对自己都有很大的恶意,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应该答应招揽自己进龙雀台啊。

  这很矛盾,除非是有外力逼迫他不得不把自己收进龙雀台。

  因此钟神秀疑惑的看向三分道人:“道长,这关宣威使一向如此吗?”

  三分道人知道钟神秀说的是什么,好在这三分道人是个知情人,也是个明白人。

  便索性直接开口道:“道长不要怪罪关宣威使,毕竟有些人得罪不得的,这一次把道长招揽进龙雀台,并不是北陵龙雀台和北斗司的意思,我们原本是想把道长收入北斗司的,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这秀州州府衙门有人递了话,说是要把道长收入龙雀台,道长你是不是在州府衙门有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