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三色池 > 第116章 京城风云
  落日余晖下,董谦看着董家村渐渐消失在视野里,心中感慨万千。

  从小到大,他一直想着要走出那个破旧的小村庄,但真到了离开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自己祖上几代都是农民,董谦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此去京城,面子、尊严是最不打紧的。

  无论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只要能在朝堂上越爬越高便都是值得的。

  禁军总领让他们都打扮的和董谦一样,看起来也像是赶考的书生。每个人身上都揣着一个小罐子,里面东西的重要性自不必说。

  把红色池水安全带到京城,便是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

  皇上从京畿选拔了一批又一批的精锐前往董家村接管三色池,那里早已是围得水泄不通了。

  村民们大都第一次见这种阵势也不敢多说什么。尤其是看到平常颇有威严的贾大人现在也做不了董家村的主之后,董远等人更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明白村里人是再也过不上安生日子了!

  “董谦是吧!今晚你和几个兄弟在外面下面守夜啊!”

  吴总领如是说。

  大家虽打扮的是个读书人模样,心里却改不了军人的本色。

  在这种紧要关头,哪能只演戏给外人看呢!无论什么时候都得有兄弟保持绝对清醒,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是!总领!我都明白,不会暴露的!”

  董谦自打加入这支队伍,便再也不把自己当成读书人了。不管是不是他的活都抢着干,想着在营里混个眼熟,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不会被抛下。

  一般情况下,他们这些被安排守夜的都是假装心情不好,在客栈的一楼借酒消愁。

  表面上和店小二嘻嘻哈哈的,一有什么动静便以摔杯为号。

  董谦运用这个伎俩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每次都演的毫无违和感,跟他搭班的军大哥都佩服不已。

  “……”

  “都仔细些,这就快到京城了,千万不要功亏一篑!”

  吴总领穿着蹩脚的长袍,严肃地说着,不时还冷冷地看着董谦。多亏了董谦出的好主意,他这个征战沙场多年的武将也有机会穿成这样招摇过市。

  “是!”

  众人在房间里整装待发,董谦捧着被封存的装有红色池水的罐子,心里期待不已。

  现在他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京城的权利漩涡之中了,而且有了这么个高光出厂,董谦和普通的考生在无形中便拉开了不小的差距。

  “……”

  但说到底董谦还是和乡野小村民,自然是没有资格面圣的。

  在安全进入京城后,只随便赏赐董谦一些黄金白银便再没什么别的表示了!

  未此董谦还气的半死,自己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在京城飘荡了好几日才安定下来准备科考的事。

  董谦临行前迟震还给了他一封信,他还以为会有什么帮助呢,便在分别前把它交给了禁军的头头吴总领,可没曾想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白高兴了一场。

  “啊!算了!本也不指望他们这些人能多多关照我!最后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后来董谦开启了一段头悬梁锥刺股的考前突击期,但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最终一举冲进殿试,成了当年的探花,只不过在同届入选的举子中他的出身是最差的一个。也因此最不受待见,在翰林院里也混不开。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听说那个董谦是从董家村出来的,你说他会不会见过三色池啊!”

  “很有可能诶!没准他还喝过红色池水呢!听说因为沙匪突袭,有那么一批人稀里糊涂地就捡了大便宜!不知道他是不是其中之一!”

  “在背地里嘀咕算什么本事!有胆去试试看啊!”

  今科状元程言最是看不惯别人背地嘴炮,恶狠狠地说道。

  “唉!程兄何必如此动气呢!他们几个也不过闲聊几分!你们还不干活去,难道真在这里待腻了么!”

  朱墨对这几个小书童使了个眼色,众人也都心领神会。

  要说这朱墨也是出身于世家望族,说话做事都是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的,尤其是在拿下榜眼之后,更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只每每想到像董谦这种出身的人居然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时,心里便堵得慌,总想找他茬。

  “唉!都说英雄不问出处,他们这些势利眼要不得!而且我昨天和董兄聊天,发现此人胸怀大志,必是前途不可限量!”

  程言作为宰相的公子,从小饱读儒家经典,待人接物都本着一颗平常心,最是鄙视那些攀附权贵、趋炎附势的小人。

  “程兄果然胸怀宽广,那些人也不过眼红而已,不必理会!只是三色池的事不知程兄知否!”

  朱墨还是不能忍受董谦的存在,总想着把他搞臭。

  “此事陛下还未有定夺,我等也不好私下评判!朱兄何以如此问呢!”

  朱墨将程言拉到藏书阁里,把董谦来京城之前的事一五一十讲给他听,借以引起他的好奇心。

  “什么!董谦喝过红色池水!”

  看着程言一脸懵逼,朱墨更坚定的点了点头,他早就把董谦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的。

  在他看来,这董谦就是个颇有野心的乡巴佬,以后同朝为官,还指不定会怎么折腾呢!

  “对啊!这次禁军扮成考生上京的主意就是他出的,谁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啊!”

  一知道这些,程言突然没了主意,最近京城里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有些不好听的闲言碎语传了出来。

  有说陛下为了检测红色池水的效果而集结了一批忠心耿耿的死士,还有说拿死囚来试验的。

  “那陛下知道此事么!”

  程言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便是最奇的地方!我听说陛下本来对董谦是有杀意的,但不知为何,看了什么信件便打消了这个主意!就有人说是因为董谦他根本就死不了,所以陛下才留着他想看看他接下来的变化的!”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墨只透露出这么多,他也不想把自己好不容易搜集来的信息就这么一点不保留的告诉程言,还是得给自己留个心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