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三色池 > 第六十九章 再审均如
  伍德可不是什么避暑胜地,一到夏天便热得不要不要的,根本出不了门。

  雅辞拉着行李箱坐地铁去火车站,一路上也晒不到几分钟,愣是汗流浃背,上气接不了下气。

  每次夜半惊醒,梦醒时分,她还是会偷偷去明鉴的空间逛一逛,然后删了访问记录。

  但她也慢慢接受现实了,不再给明鉴发短信,指望那只言片语,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自己又何必惹人嫌!

  她倒是和君如慢慢熟络起来,想着他的体贴、温柔,雅辞总有些意乱情迷。

  自己到底是没有答应做他女朋友,现下这又算是什么呢!

  这次还商量着坐同一趟火车回家,雅辞一想到这些心里便紧张的不行。

  “……”

  君如今年得了奖学金,和雅辞的感情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的。

  只要最后还是你,等的再久又有什么关系。

  虽然是下午三点的火车,君如早早地便起了床收拾好行李,还有一大包零食单独拎出来,是给雅辞的。

  自从知道雅辞和她男朋友分手后,他整个人都斗志昂扬的,虽然初恋总是心口上淡淡的伤,但这之后雅辞就会明白还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自己终于在她心里有了一席之地啦!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小傻瓜啊,到火车站没,不用带太多东西的,我都有!”

  君如还是一如既往什么事都想的那么周全,但雅辞还是有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不想因失恋后的空虚就随便找了个男朋友。

  有的时候,雅辞自己都糊涂了,到底是她把君如当备胎呢,还是君如自己一直心甘情愿的付出呢!

  “即使明确的拒绝过好几次,但是这种藕断丝连会不会还是给他希望了?但像明鉴那样,发什么消息都不回,我也是做不出来的!”

  雅辞一边回复君如,一边坐在候车厅的凳子上想些有的没的。

  爱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妙,这里可不讲什么天道酬勤,付出就有回报,这里只谈感觉。

  虽然没有明鉴的qq,但偶尔在别的同学说说下方,看到他的评论和点赞,雅辞的心还是会乱好一会儿。

  但对君如就没有这种情感,之前有人趁君如不注意,拿他的手机发了条说说,里面尽是他和前女友的照片,雅辞看到时居然还松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当然没过多久,君如就把那些个照片删的一干二净,又向雅辞表明了心迹,她也只是一笑了之。

  这到底还是别人的是非,无关自己的爱恨,有什么好解释的!

  只是想来雅辞自己和明鉴的合照还是毕业照呢,这才心碎了一地。

  “……”

  北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直是业界的龙头,也是个很神秘的所在。

  它算是“永无止境”旗下发展的最好的一个分支,很少对外招实习生,更不用说明鉴这种大二还没上的愣头青。

  因此刚来这儿没多久,公司的员工大抵心知肚明,明鉴是个有超能力的。

  考虑到老板对明鉴有拉拢之心,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他都很是客气,连一些难度颇深的理论也很有耐心的跟他讲。

  明鉴来了个把星期,倒是觉得还不错,并没有之前想的公司里会充满戾气。

  毕竟有阿部这层关系,明鉴轻易便进了会议室旁听,心里头越来越疑惑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公司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实习生,让你来这里也是千百年来头一回,算是我卖给阿部的面子!”

  丛寅松把明鉴叫他办公室,隔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

  眼前这人打扮得很精致,怎么看也不过三十来岁,浑身都充满了魅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嗯!我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谢谢老板!”

  明鉴回想起永无止境那本里写的事,对丛寅松又敬又畏。

  “客气,你也不用谢我什么,我是个生意人,说到底还是希望你能为我们公司做点贡献的!”

  丛寅松的声音很有磁性,穿着西装,抽着雪茄,一副精英人士的面孔。

  “我,我……”

  明鉴心里有些慌了,他从来没想过阿部会这么把他送回来当小白鼠的。

  “你别怕,我们公司不缺人,但缺的是你这颗心!你就不奇怪邱文之那些人怎么好像销声匿迹了么?”

  丛寅松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那次卖给阿部一个人情,果然还是划算。

  自己多年来的心愿终于实现了三分之一。

  “难道是你……”

  明鉴心里明白了七八分,阿部那天也说唯有丛老板的公司可以和黑暗组织抗衡,自己这些日子觉得被人盯着,怕也是受到了他们的保护。

  “我才没那功夫管你们的闲事,这也不过是和阿部做交易啦!听他说你之前有次受伤了,却没恢复,还在医院待了个把星期?”

  丛寅松早就把明鉴他们三人的底细摸清楚了,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是啊!那次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后来就没那样了!”

  事情都过去了一年多,明鉴也记不清那些,脑子里只有雅辞的关心和家里人的冷漠而已。

  “那阿部有和你说过三色池的事吧!当年争抢中,死伤无数。他力挽狂澜,把三色池分成三部分,各自封印!”

  “他自知自己会受千夫所指,封印三色池后,天涯海角,四处流浪。千百年后,沧海桑田,他自己也不知道三色池的位置了!”

  “要不然这得是多大一个筹码啊!我找了这么多年连根毛都不见!”

  “还是那次你受了伤,阿部才想到,赤乌市第一中学的月牙湖很可能就是绿色池水!”

  明鉴听丛寅松娓娓道来,一点点回想起那时具体的情景。

  自己当时跳进月牙湖时确实有呛了几口水,很不舒服。

  “但我现在还是有这个能力!所以你到底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你还有是因为阿部在你的饮料里加了红色池水,他对你真的是很上心啊!我这里虽然有不少喝过红色池水的人,但却没有一个去真的愿意试一试月牙湖里的绿色池水,听说你有这个意愿啊?”

  丛寅松在落地窗边来回踱步,明鉴愣在那里,半天没吱声,怪不得阿部那天在茶社里叫他好好想想呢,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