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三色池 > 第四十七章 生死时速
  ICU-A区病房门口人声鼎沸,大家或行色匆匆、或面如死灰,只席地而坐,挤在一处,哪还顾及什么脸面。

  阿部换上护士服准备上夜班。

  江城市人民医院的ICU病房分A、B、C、D四区,阿部就是A区的男护士,恰好负责车祸送来的明鉴和青山两人。

  虽然都伤的不轻,但明鉴的病情显然更加棘手。

  因为他不仅伤的重,而且血型特殊,是Rh阴性的AB型血,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熊猫血。

  血库里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储备量,明鉴随时都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也因此明鉴的爸妈病危通知书都签了好几回,二人在屋外早已泣不成声。

  “……”

  “怎么办啊,不知道这血还能不能接上……”

  阿部身着绿色护士服,戴着胶皮手套,在病床旁来回踱步,心里犹豫不决。

  明鉴的药一点完,床旁监护便响个不停,仿佛就是催着阿部去治疗室配药。

  “不行,我还是不能这样袖手旁观!”

  阿部纠结不已,虽说在ICU待了这些年,早就见惯了生死,但他还是狠不下心,尤其在患者还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时候。

  治疗室里空无一人,看来大家现在都在负责自己的病人。

  阿部遵医嘱配好药后,又用20ml注射器从兜里的玻璃瓶中抽了10ml的红色池水混入其中,药液微红。

  车祸后明鉴脸色苍白,呈明显的急性面容,眼睛似闭非闭,动作也都是无意识的。

  “……”

  明鉴呼吸渐轻,眼睛微微睁开,虽然还是不那么清醒,却也慢慢明白自己的处境。

  “怎么把我的手手和脚脚绑着呢?”

  明鉴觉得身上有些痒,迷迷糊糊中正想抓掉贴在身上的管道、电极片呢,突然意识到自己被约束成一个大字型。

  “动不了耶!不过这个红色的药真好看!”

  明鉴活动受限,现下也只能四处张望,这还是他第一次进这么高大上的病房呢!

  “什么时候能出院啊!住在这里一定要花很多钱钱的!”

  在别的孩子对金钱还没有概念的时候,明鉴便跟着父母在菜市场里身经百战。

  各种讨价还价让他早早地明白生活的艰辛,想要的小玩具从来不会开口。

  “咦!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啊!”

  阿部正打算给小明鉴换退热贴,意外发现脸色红润的他正左顾右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小明鉴摇了摇头,还吸着氧呢,看不清脸色的变化。

  “不疼了是不是!你别怕啊!过不了多久啊你就可以出院了,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明鉴最勇敢了对不对!”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阿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说话竟会这么温柔,或许真的是血浓于水吧,毕竟明鉴他还是自己与和美的后人啊!

  “是我不好,我闯红灯了!”

  明鉴戴着氧气面罩,声音微弱,阿部凑到床头也只能勉强听清。

  “你啊!不乖喽!以后还敢不敢啊!”

  “不敢了!”

  明鉴撅着小嘴嘴,眼里泪光闪闪。

  “那爸爸妈妈现在哪里啊!”

  “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进来看你,不过你也别心急,过几天你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爸爸妈妈就可以陪着你了,知道嘛!”

  明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生命体征之类的也在慢慢好转。

  阿部上下打量着这个瘦小的男孩儿,心里正思忖着一会儿怎样和他的父母沟通。

  当然还有青山,这个无辜的孩子情况也不是很好,更何况现在明鉴已经没事了,他要是病情急转直下让赫爸爸一家人如何能接受。

  许是同情,许是愧疚,阿部也悄悄的用5ml针头向青山的药里加了一些红色池水。

  “还好,烧也慢慢退了下来!”

  阿部搬了个凳子坐在青山床尾的抢救车旁,心里感慨万千。

  多年前自己也曾用红色池水救过他人,只不过人各有志,最后还是闹得不欢而散。

  “不知道明鉴和青山他们两人以后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会有什么反应!”

  往事历历在目,阿部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放不下,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

  赫爸爸在A区门口守了一夜又一夜,此刻在那个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心里,似乎没有什么比儿子的生命更重要。

  “你是赫青山的爸爸吧!”

  阿部下了夜班,换了一身休闲服,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不少,左瞧右看也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嗯,是我,你是谁啊?”

  一向酷爱健身的赫爸爸此时也是神色憔悴,这几天一下子便白了头。

  “你不记得我了啊!那天还是我打电话告诉你赫青山出车祸的呢!”

  阿部蹲坐在赫爸爸旁边,怎么看也只是两个家属互相排解。

  毕竟四周席地而坐、直接躺着睡的比比皆是。

  “哦!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警察或者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呢!”

  赫爸爸扫了阿部一眼,只淡淡地笑了笑。

  “我确实也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啊,不过那天出车祸我也刚好就在哪里,之前你父亲有来我们医院住过院,所以我记得你的电话了!”

  “哦!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了!对啦,你知道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嘛?”

  赫爸爸来不及说些溢美之词,只顾着打听病情。

  “他已经没事了,过不了多久就可以从ICU转到脑外的观察室,然后在转到普通病房调养一下就行了!”

  阿部喝了口雀巢咖啡,缓解心里的紧张,毕竟接下来要说的话,这千百年来他也是头一遭说,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真的嘛,你不会是故意安慰我的吧!”

  赫爸爸眼前一亮,但又不敢表现得太激动,天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骗子呢!

  “我骗你这些干什么!而且我该还可以向你保证,你儿子以后啊,再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进医院了!”

  阿部说着,把赫爸爸带到走廊尽头的拐角处,那里一般没什么人,大家都爱往ICU病房门口靠,一般不会离的这么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赫爸爸不喜反忧,觉得阿部的话听起来像痴人说梦一般,什么叫以后再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住院?

  谁能知道以后得事儿呢?虽然他也喜欢听这些吉利话,但也不能把他当傻子哄啊!

  “你看,这是我的工作证!”

  阿部从里衣兜里掏出几个证件递给赫爸爸,补充说道,“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我来找你,其实是想和你做个买卖了!”

  “做什么买卖?我哪有这闲工夫!”

  看着阿部的护士资格证,赫爸爸心里有点小偏见,也无意接着聊下去,何况自己打心眼里没有瞧得上这个ICU的男护。

  “诶,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阿部快走一步,右手一拦,小声说道。

  “你在北城混了那么些年,就没听说过‘永无止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嘛?就是那个专门研发促进机体组织快速恢复的生物制成品的公司!”

  “你什么意思?”

  想当年赫爸爸还在“永无止境”当过一段时间程序员,偶然见过他们研发一种红色制剂,能让伤口快速愈合,但毕竟是尖端科技,保密协议极其严格,被公司裁员后,赫爸爸仍不敢跟人提起这段工作经历。

  “我有他们的制成品……”

  阿部看了看身后,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医院有这个?怎么医生没和我说呢?是很贵嘛?”

  赫爸爸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虽然时隔多年,他还是忘不了当初看到的几次动物实验。

  “不,医院没有,我是说我有!”

  阿部面无表情,随着谈话的一步步深入,他也放松了不少。

  “你是怎么弄到的,你怎么会有?你不就是这里的一个护士嘛?你又有什么条件?”

  赫爸爸满腹疑问,虽然儿子命悬一线,但商人的天性是刻在骨子里的,他时时刻刻都在权衡利弊。

  “我是怎么弄到的你不用知道!护士也不过是我现阶段选择的一个身份而已!明人不说暗话,我可以给你儿子用那个,只要你答应我不追究明鉴那孩子一家的责任就行,当然,他们家条件也不太好,你要是愿意补贴他们一下就更好了!”

  阿部脸皮厚了不少,这么说话,大气都不喘一下。

  “你好大口气,这件事……”

  “这件事是那孩子的错,不过你真的不要考虑考虑我的话嘛?那种修复能力可是终生的啊!而且待在ICU也不能保证你儿子最后的病情发展啊!对啦!实话和你说吧,我和明鉴一家人是远方亲戚,我明摆着向着他们,你要是不愿意,非要追究责任,也由得你,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阿部留下名片扬长而去,但心里清楚,人早就救了,自己这么做也只不过想厚着脸皮给明鉴他们一家捞点好处而已。

  “好像是有点不占理耶!但东西还是好东西啊,我这也不能算是狮子大开口吧!”

  阿部自言自语,有些心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