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白领 > 第三百四十六节 仁义的皇子与太子(1)
  “你说的可是真的,不是来诳我的?”李孝恭的牛眼都瞪大了,这样的事,如果真的可以做到的话,那么以后肯定会让国家的很多人都不那么辛苦了。

  松洲的人做事的习惯就是,凡是跟着我们的人都不能吃亏,吃亏的话,只有不守规矩的人。

  “王叔,我自然说的是真的,只是这次只要三百人。”李恪这个数字可不是开玩笑的,而是通过计算的,虽然说就算是三千人,他们也可以雇佣的上,但是呢,不是害怕李世民多想啊,你才多大啊,就打算收留这些人,你是不是打算造反啊?

  “怎么会这么少?”程咬金这句话其实就是故意的,因为运输一些木材,能用多少人啊,可是呢,一旦这个口子开了,到时候找他们的人肯定不会少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自己就不管了吗?

  “程叔叔,我们只是运输一些木头而已,又不是为了干其他的,能用多少人啊?”李恪苦笑地说道,然后程咬金看了在座的几人道,“有什么担心就说出来吧,你玩这样的心眼在老子在这里有意思吗?如果有什么忌讳的话,可以告诉我们,只要是老臣可以做到的,一定帮你。”

  此时的程咬金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臣子了,不过呢长孙无忌和魏征都忍不住参与道,“是啊,殿下,有什么问题,你们就说吧,只要是我们这些老骨头能做的事,一定会帮你的。”

  “哎,殿下,你不知道我们长安附近的一些村子的事吧?”房玄龄平时看着像是文官,可是当初建立国家的时候,有什么文人还是武人啊,都是杀人的主,他也有一些朋友或者朋友的手下,现在还在一些山村里活着呢,可是却和死了差不多,长安不是河北那里,这里的男人虽然不多,可是不如那些地方,河北那里,因为窦建德等人的问题,差不多男人都死光了,所以就算是你的身体不好,就算是胳膊断了,也没事,因为只要是下面没有断的话,就可以了,但是呢,在长安这里,无数的人呢,却只能老死。

  “什么意思?”这件事,李恪却不知道,只有叶冰的脸色微变,他知道房玄龄的意思。

  “在长安的西面,有三个村子,叫做军户村,都是军伍退伍的人,现在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在等死。”房玄龄的话里透着一丝痛苦,却又没有办法,因为这样的事,的确是存在的。

  “为何啊,朝廷不是给他们钱了吗?”李恪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太懒了,给钱了,还有土地,怎么会等死呢,难道都是懒人?

  “那点钱,不够买一头牛的,虽然有土地,可是很多人家根本就只有一个人,不是缺少胳膊的,就是缺少腿的,虽然他们杀人是好手,可是现在大唐建立之后,他们还有什么用?没有其他的手艺,种地都不如那些老农,加上没钱,也没有办法娶上婆娘,你觉得会如何?”房玄龄淡淡地问道,似乎在说着一个不重要的事,却是个非常重要的事。

  有些事,不能掀开的,比如说人的皮肤就不能掀开,否则你看到可能就是血腥和恶心的画面,这就是大自然的一切哦。

  “难道朝廷就不管了吗?”李恪忍不住担心地问道,这些人,是否心肠都是铁做的,竟然遇到这样的事还不去管管呢,简直就是无敌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朝廷没钱啊。”长孙无忌淡淡地说道,只是声音稍微有点沙哑,有的时候,真的不是不想做事,可是你却没有办法做到,因为你没有粮食啊,你如何做法呢?

  “三弟,这件事以后再说。”

  李承乾却堵住了李恪的心疼,直接说道,然后看着李孝恭道,“王叔,这件事你那里能出来三百人嘛,如果可以的话,工钱从优,而且,需要三天之内就启程,我们的时间可不太多。”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难道就不能多点吗?”李孝恭一脸温柔地看着李承乾,自己的大侄子应该有这样的本事才对哦。

  李承乾狠心地摇了摇头道,“这件事,除非有父皇的谕旨,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做的,不说为了天下人做事的心会被人误解,误解我能接受,但是被人误解却让我去做好事的行为,我不喜欢,至少现在我做不到。”

  “殿下的意思只要是陛下同意了,你们就可以同意?”程咬金倒是会找时间和机会,直接就将点给卡住了,问道。

  “这个嘛,我不知道。”李承乾可不能直接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到时候万一要是将兵部的这个事全部塞给自己,到时候自己怎么办才好啊,到时候要是出事的话,可就麻烦了。

  “就是说可以的,是吧?”程咬金继续问道,这个事一旦处理了,就会有不少的好处哦,至少对于自己的那些袍泽来说是好事。

  “如果是已经退伍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叶冰在边上接话道,这样子的事,其实松洲的人早就在做了,指望一群干活了几十年杀人的人,去干农活,那都是扯犊子,就比如说让皇帝不干了,去干其他的事,你觉得可能吗?

  “那也行。至少也解决了一部分问题。”程咬金一口将酒喝完了之后,就匆匆地离开了这里,而其他的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似乎忘记了刚才的话题了。

  但是呢,李承乾和李恪对视了一眼,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直接就问侯君集等人这样的事算了,虽然他们的手里的军士不是那么厉害的,可是也会让这件事做完了,现在没有想到,事情一下子就大条了,如此这般的话,怎么办才好呢。

  所以这顿酒,就这么奇怪地结束了,而李承乾看了看自己的三弟和叶冰道,“走吧,等着消息。”

  军户村,就是没有名字的村子,因为这里以前就是一个荒村,可能有些人本来就是这里的人,后来退伍之后就回来了,可是却发现家里是一片废墟了,也就是过去的人实诚,要是现在的人的话,恐怕早就翻脸了。

  熊大牙就是你这么一个人,当初也算是个百夫长之类的,可惜在攻城的时候,少了一条胳膊,就是自己平时用来拿刀的右手,没有办法只能退回来了。

  回到家里之后才发现,家里穷,什么都没有,连婆娘都没有,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

  家里的父母不在了,房子塌了,现在的黄泥堆积的房子,说真的,根本就没什么用,看着还算是结实,可是一旦下雨,就是外面大雨,里面小雨,地上还有小溪流,走出去就是一脚泥,回来了还是一脚泥,来来回回的,让人心烦,而且,他还没有办法,因为没钱修啊。

  村子里和他差不多的人不少,大家都是没有婆娘,没有钱的,因为不是缺少了一个眼睛,就是没有了腿,这些人现在最多算是等死,连混吃都算不上。

  因为混吃等死,你至少也得有个混吃的本事啊,可是他们有吗?很明显,是没有的。

  昨天进山一趟,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猎物,反而将自己的左胳膊上擦伤了一块,这样的感觉还真的不舒服,可惜,他却没办法,回到家里,从大缸里用水舀子弄出来一瓢水,一口气就喝干了,然后坐在一块原木上发呆,对于他来说,此时的胳膊上的痛苦不足以滤,只是自己的肚子却似乎有点饿了。

  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进山之后,似乎一直都没有吃东西,现在肚子里火辣辣的难受。

  他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到家里的房子里面,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的那点糙米也差不多没有了,就他这样的大肚子,一顿饭吃下去三五斤的没问题,要是以前在军营里的话,肯定会非常的糟心,因为军营里的伙食有的时候是不错,但是呢,也很难吃,但是呢,现在连难吃的你都没有了。

  熊大牙刚要想着怎么办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大牙,大牙,在家吗?”

  “瘦猴,我在你呢,什么事?”熊大牙一脸不耐烦地问道,力气还是有点不大,毕竟饿了很久了。

  然后就听到他们家的篱笆似乎被什么人给推了一样,听到了嘎嘣脆的声音之后,一个少了一只眼的干瘦干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身灰布衣衫,一看就知道没什么钱,是个穷人,而且眼角上面的肉已经长满了上面,将那只眼睛给遮盖住了,这样的人如果走出去的话,非得将人吓死不可。

  可惜,在熊大牙的眼里,却平常事,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什么样奇怪的人没见过啊?

  “有事?”熊大牙现在是真的不想说话,自己的肚子是真的很饿啊。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吃饭,是不是饿坏了?”瘦猴一脸怪笑地看着他问道,以前两人是兄弟,现在呢,两人依旧是兄弟,可惜的是,这个兄弟和兄弟之间是不一样的,瘦猴虽然看着瘦,而且还没有了一只眼睛,可是人家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有婆娘的人,在军户村,有婆娘,就是有天啊,虽然没有了家人,可是有个虽然很丑,却非常强壮的婆娘,白天可以帮忙干活,晚上的话,还可以随意地折腾,怎么看都知道是一个美事啊。

  “老子吃饭没吃饭,管你什么事?”熊大牙不满地说道,这小子好福气啊。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如此,走吧,去俺家,吃肉去。”瘦猴却是一脸的豪气地说道,让熊大牙忍不住鄙视道,“你们家有个屁的肉,难道将你婆娘给我煮了吃了?”

  “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呢,走吧,去了就知道,你家里好几天没人了,肯定是出去打狼了吧?你的本事是不错,可是你后来不是去了水军了吗?你去抓鱼倒是不错,可惜我们这里附近没有大河,小的河流你早就抓干净了吧?”

  瘦猴说着就上来将他拉着,然后就朝家里走,要是平时的话,这个力气肯定是不够的,可是现在却可以,因为他的确是饿了。

  村子里的人不多,都是军队中人,可是人和人是有区别的,你看看那个斜对面的一家有泥瓦房的那家就不简单,他们家虽然也没有什么钱,可是却因为那个刘孔成那小子竟然是好好地回来了,虽然是杀人的手法不行,可是人家也只是少了半只耳朵,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当时的一个过路商人给看上了,家里有个瘸腿的女儿,正好嫁给他,所以,后来时不时地就给他一点好处,所以能够闻到粮食的香味,说真的,不简单的。

  “这个刘孔成,吃软饭吃的很开心啊。”瘦猴一脸不屑地说道,可是骨子里却是非常的羡慕呢。

  “哎,人家有个好的老丈人,你有吗?走吧,走吧,我看看你小子能弄点什么吃的,还肉,我看你婆娘就不错,可惜,你不让吃。”熊大牙走了十来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有了不少的力气,就拉着他离开了这里。

  瘦猴家里的房子比熊大牙家里的倒是不错,虽然也是黄泥垒成的,但是呢,却因为有了一个婆娘搭理,看着很有模样,家里有人没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有人的话,你总是可以感觉到其中的勃勃生机,而没有的话,就是两个字:落败。

  刚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子肉香,让熊大牙的喉咙忍不住翻转了一下,这个的东西应该是野猪肉啊,可是呢,以瘦猴的身手被野猪吃了倒是有可能,凭借他的本事,可能吗?

  不过呢,还是跟着对方推开了柴门,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比熊大牙稍微小一号的女人站在那里,别看是女人,人家可是有胡子的,很肥猪模样,也不知道这样的年份里,她是如何活到长这么大的。

  女人浓眉大眼的,皮肤粗糙,名字呢,没有,不过因为瘦猴姓李,所以就叫做李家娘子,没有名字,此时正围在一个土灶前忙活呢,别看上面只是黑陶,但是因为足够大,所以很费柴火,她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做成的饭勺正在那里翻转呢,防止它糊锅了。

  听到声音,转身看到瘦猴,就笑着问道,“当家的,回来啦,熊大爷也来啦,坐一会,一会就好。”

  李家娘子的声音很粗,如果不是因为胸口的两堆肉加上晚上瘦猴早就试过了,恐怕以为是男人呢,不过这个女人对瘦猴是真的好,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男人,虽然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孩子,可是瘦猴对自己那是真的好。

  乡下女人,对于情爱之类的,没兴趣,吃饱肚子,能疼人,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