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五百六十五章:吹起了年少的轻狂(二)
  天空之上洒起了仿佛柳絮一般的大雪,落在马车上,很快就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大街上行人极少,偶尔会有几个很浅的脚印也迅速的被掩盖,大街中,有两条长长的车轱辘印记延伸向很远很远的地方。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唐令娴透过缝隙看向窗外,说道:“其实,那年顾侯爷离开京城之前,也就皇家宴会那晚,我曾和顾侯爷同游过长安,我之所以找上他,便是因为他长得真的很像咱们舅舅。”

  唐韵点头道:“大姐,你还别说,前年六月时,舅舅进宫,我见到他的时候,就惊到了,顾侯爷他们父子真的太像了,唉,只可惜我以前见到舅舅的时候还小,没多大印象,要不然,说不得我还真能提前认出来呢?”

  唐令娴笑了笑,说道:“挺难的,舅舅为了帮助父皇,把他当初的痕迹都磨除得太干净了,当初七弟不也专门去调查过顾侯爷嘛?都已经猜到舅母的身份了,不也还是没能够查得出来嘛?”

  唐韵努了努嘴,说道:“也是,父皇和舅舅太过分了,舅舅诈死的事情,他们连母后都瞒着了,唉,当时见到舅舅出现在皇宫,母后都惊喜得昏过去了!”

  马车缓缓行驶着,不多时就到了白帝城闻名天下的第二景,仅次于高悬神兵的白帝城门的十里桃林烟雨楼。

  自从当年顾青辞亲自动手种下十里桃林在这烟雨楼之后,没过多久,就成了白帝城一个景色。

  马车进入桃林,入眼一片白茫茫,仿佛是盛开了白色的桃花,唐韵轻叹道:“只是可惜,没能够见到三月的桃花十里的景象,真是有些遗憾。”

  唐令娴笑道:“总会有机会的,咱们这表弟还真是传闻中那般玩物丧志啊,也怪不得天下女子都羡慕秦可卿呢?”

  “那大姐,你羡慕吗?”

  “羡慕呀,自然是羡慕的。”

  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白色桃林,唐韵缓缓闭上眼睛。

  她又何尝不羡慕,

  还加了几分后悔!

  …………

  马车进入桃林深处,两位公主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一条青石板小路横贯到一处院落,可谓是桃林深处有人家,更是通幽,多了些韵味,却又不失别致。

  青石板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烟雨楼的仆人正恭敬的等候着,领头的却是刑天府巡查使雷影,看到两位下车,拱手执礼,道:“刑天府雷影,参见两位公主。”

  顾青辞没有来迎接,倒是在情理之中。

  以如今顾青辞的身份,皇室中人,恐怕也只有皇帝和皇后值得他亲自出门迎接,至于其他人,还担待不起这份大礼。

  唐令娴微微颔首,道:“雷大人辛苦了,不知侯爷可在?”

  雷影说道:“昨日收到公主的旨意,侯爷便没有出门在静候两位公主大驾。”

  “那边劳烦雷大人头前带路。”

  …………

  烟雨楼中,中门里,四周都是火炉燃烧着,正中间是一个火盆,上面烧着茶,一袭白衣的顾青辞坐在凳子上,缓缓的放着茶叶,茶壶里的水,烧得沸腾。

  待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才缓缓从茶壶里盛出一勺子茶,入口苦涩,微微皱眉,入喉时又多了几分甘甜。

  当唐韵和唐令娴进入中门,便看到了顾青辞正在品茶。

  多年不见,如今的顾青辞,依旧不减当年风采,却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虽然依旧还是一身白衣,却不同于以前那般光线,也不是那些绫罗绸缎,不过就是普通的素衣,眉眼间少了些许锐气,嘴角上留起了一些胡须。

  顾青辞放下茶杯,缓缓起身,走向两位公主,拱手执礼道:“青辞见过两位公主,多年不见,两位公主风采依旧。”

  唐韵和唐令娴都欠身执礼。

  顾青辞伸手,道:“两位公主舟车劳顿,且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待我为两位煮一杯凝神静气的清茶,此茶功效甚好。”

  “那就多谢侯爷。”

  …………

  屋里茶香四溢,只是闻着,便让人不免心旷神怡,唐令娴静静地端详着正在煮茶的顾青辞,脑海中浮现出当年在京城那位少年模样,一时间感慨挺多,当初的少年,如今浸扰了岁月。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当年的无双公子,如今多了些沉淀,越发的增添了魅力,只是似乎少了很多朝气。

  唐韵也是如同唐令娴一般,而且,他比唐令娴更早接触顾青辞,接触的时间也更久,看着如今这般气度的顾青辞,她的感慨更多。

  当年初见之时,她又何尝预料到,有朝一日,那个满嘴脏话的读书人,会成为如今之人。

  慢慢地为两位公主盛上一杯茶,顾青辞缓缓问道:“两位公主突然造访黑域,我也没有提前收到陛下的通知,是长安发生了什么事吗?”

  唐令娴端着茶杯,说道:“侯爷不必如此生疏的,说起来,前年令尊进宫,侯爷可知道这件事情?”

  顾青辞自然知道唐令娴说的什么,当初在神女崖里,父子相认,回来途中,顾亦欢就已经告诉过顾青辞他的身份,当朝国舅爷,如今大夏母仪天下的那位皇后,就是顾青辞的亲姑姑,而金銮殿上那位皇帝,严格来说,就是顾青辞的姑父。

  而如今,在顾青辞面前的这两位公主,自然便是顾青辞的表姐。

  只是,知道归知道,顾青辞却没有太大感触,毕竟,到了如今他这个层次,真的已经很难受外物而有所心动。

  “不了,”顾青辞说道:“我已经习惯了如今的身份相处,贸然换一下,我倒是有些不习惯,还望两位公主恕罪。”

  唐令娴和唐韵相视一叹。

  她们都知道这些事情无法强求,若是一般人攀上这皇亲国戚,自然是欣喜若狂,可以顾青辞的身份,和皇室多一层少一层关系真的是可有可无。

  而且,她们也清楚,对于顾青辞来说,对于皇室他并没有太大感觉,真正让顾青辞愿意付出这么多的,一直都不是皇室,而是这个国家。

  即便是如今多了一层血亲,顾青辞的态度,也不会有所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