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四百四十一章:最后的决战(终)
  龙渊大雨,异常的沉寂,或许是在悲哀宗师陨落,那雨更大了,有雷鸣悲叹起来,没来由心中一阵悲凉,龙渊四处都有天下盟的人,有大修行者超控这阵眼,只是没有陈通玄的命令,天下盟的法阵启而不用,人头攒动,紧张笼罩着,宗师之战,天人之战。

  在某一处山头上,如是手中握着长剑,风雨交加,打湿了她的衣衫,窈窕的身姿尽显,在这雨中,她感受到了深深地悲凉,两位宗师命陨,似乎在预料着下一个就是她,于是乎,她眼中这万里河山渐渐消失,只看到一柄剑。

  如是我闻,如是我说!

  “我不信因果!”

  浓雾深处,传来一阵撕裂的声音。

  仿佛无数张宣纸,被撕破了一般,

  天地元气絮乱,空间破碎。

  如是的身影瞬息消失,一剑斩出,射出一道道符文,一道道通天剑气,她要斩断因果,却斩破了空间,一步千里,佛光弥漫,灿烂无比,仿佛神火点燃,照亮了天际。

  顾青辞不知道他与如是有什么因果,但他确确实实感觉到,隐隐之间,有一丝共鸣响起,心头震动,似乎在时间长河中,他本应该与如是有什么交集,却在这一剑里,被斩断了。

  无数道佛文连接在一起,仿佛金色柳絮纠缠穿插,剧烈翻腾,从天上到地上,再进云层。

  天上有乌云,那剑破云而来,带着数千米长的云丝,直刺地面,那剑的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本体,只能看到一道流光,没有任何隐藏的声势,所以顾青辞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柄剑!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这一剑,惊涛骇浪,卷动风云风雨。

  一声轰鸣,天空中涌动着,

  方圆几十里,都在澎湃着,流转神秘符文,垂落下一道道佛音瀑布,一剑斩杀,并没有毁坏任何树木,径直朝着顾青辞而去。

  那一瞬间,顾青辞周身白光舞动,整个人仿佛都化作了虚影无法捕捉,但他却又偏偏是站在原地,也在那一刻,所有人,千山万水,都定个住了。

  那一刻,如是感觉到自己被锁定了。

  但是,她挣脱不了,

  她一剑斩破空间,

  却斩不了时间!

  空间只是大恐怖,打破之后便化为灰烬,

  然而,时间却是永恒的冻结。

  灭天绝地,剑二十三!

  这一式剑,几乎可以说是剑道的最高层次了,这是可以锁定时间,从灵魂层次击杀对手的绝世剑法,这是一式无解的剑法。

  只为杀人,也只能杀人,

  灭天绝地,毁天灭地,剑出必杀人!

  “快躲开!”

  峡谷之下,陈通玄突然飞出来,蓬勃的天地元气卷动,将距离这方战场太近的人全部带走,而另一边已经收了山河社稷图的蔡熹也在第一时间祭出了,铺天盖地,遮天蔽日,护的龙渊半壁!

  剑气纵横,尽是杀机!

  只有剧烈的波动,没有任何声响,剑二十三所过,如是那斩断因果的一剑,在这只剩毁灭的剑意之下,连带着因果一同破碎,破碎的还有那一剑通天剑意。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毁天绝地,仿佛摧毁世间,同时撕裂了人的灵魂,很多人都在那一瞬间头疼欲裂,目光呆滞。

  一剑扑灭而来,如是眼中仿佛火海,仿佛一座山城,她想反抗,却无法自拔,她看到了璀璨的烟火,看到了数十年风景,却在一寸一寸的消失。

  然后,她看到了自己,

  她看到自己呆滞的站在山巅,静静而立。

  灵魂化剑,诛杀灵魂,肉体无伤,神魂惧灭!

  她的灵魂被遥远的剑意给挑出了身体。

  然后,她看到一剑诛杀而来,似乎只是轻飘飘一剑,她却无法抵挡,甚至无法躲避,只能看着那一剑而来,她还看到了那白衣青年,仿若仙神,一步一步踏空而来。

  “真的好像啊!”如是轻声细语。

  “我一直以为我不信因果,变能斩破因果,才发现,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顾亦欢,我这一生都没有走出你的阴影,连我的命都因为你而被因果轮回。”

  顾青辞心头有些疑惑,却没有多问。

  他是顾青辞,他现在只杀人,不问因果!

  灭天绝地,剑二十三!

  “轰”

  如是的灵魂仿佛绚丽的烟花一般动人,那仿佛碧蓝天空,犹如凌波仙子,轻灵无比,缓缓的绽放,灵魂消散,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痕迹。

  时间恢复流转,如是的身体从头至尾都没有动过,空灵的眼神渐渐变得暗淡无光,没有任何一丝声息,缓缓倒下,倒向那万丈深渊。

  顾青辞往前一步,横抱住如是的尸体,慢慢放到地上,如是死的很淡然,本就是灵魂灭杀,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依旧美得出尘,就仿佛睡着了一般。

  “呲”

  就在顾青辞将如是抱起的时候,如是腰间突然落下一块白色玉佩,顾青辞看了一眼,看到天命两个字,捡起来一看,对面雕刻了亦欢!

  顾青辞心头疑惑更重了,眉头紧皱,第一次见到如是,就发生了一战,临走只是,如是就问了他关于他父亲,这一次,如是在灵魂消散之时,也听到顾亦欢三个字,如今这玉佩上居然也有这两个字。

  只不过,虽然疑惑,但是顾青辞还是将玉佩放了回去,终究是别人的东西。

  …………

  “陈老哥,”顾青辞一步踏下山巅,双手真气涌动,虚浮拖着如是的身体,说道:“毕竟是一代宗师,即便是死了,也不应该受到侮辱!”

  陈通玄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招呼人安排三位宗师的尸体。

  龙渊依旧大雨磅礴,蔡熹收了山河社稷图,这雨就更大了,缓缓走到顾青辞面前,脸上露出一抹神采,说道:“先生曾跟我说,他找到了一个接班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百年来,夏国有无缺先生,这一个百年便有无双公子!”

  顾青辞执礼,道:“先生过誉,青辞不敢当,只能尽我一份责任罢了。”

  蔡熹点了点头,轻轻一着招手,一柄道剑漂浮出来,说道:“乾坤老祖这把剑,叫做乾坤一气剑,虽然比不得我闻神剑,但也是难得的灵兵。”

  说罢,蔡熹的身后浮现出一片苍茫大山,他微微一笑,转身进入,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