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三百九十六章:我喜欢这样
  “咳咳……”

  徐菲菲终究还是咳嗽了两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聂长流回头,满脸尴尬:“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

  徐菲菲嘴角一抽,她是真不想说话,也说不了话,要不是她体质还算可以,刚刚被这么一扔,可能都直接吐血死了,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来救她,还是顺手而为,翻了一个白眼便没有了动作。

  那一群杀手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摸不清聂长流的实力,但是眼下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那个领头人快速往后退去,喊道:“撤退!”

  杀手组织和其他组织不一样,他们没有为自己人报仇的信念,一心只有完成任务,甚至来说,他们其实都算不上团队,只不过是为了任务临时组合在一起的,但是,这些杀手都是流水线一般训练,随便拧几个出来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最精密的配合。

  随着那个首领一声令下,那些杀手都统一动身往远处遁去,四散开来,没有任何两个人走在一个方向,这也是最好的逃跑方向,如果在对手实力不足够碾压的情况下,这种逃跑方式是最能节省的,至于被盯上的那一个,就只能靠天命了。

  只可惜,他们这一次遇到了聂长流,新秀榜第一的大修行者,能够和二境大修行者拼个旗鼓相当的人,更何况,这一次聂长流直接取出了好久没有动过的长相思,紫炎涛涛,如疯似魔,在夜色里划过,溅起一团一团的血色。

  黑夜里,聂长流化身为死神,四面八方都燃烧起魔焰涛涛的紫气,澎湃的真气将方圆十多丈都给锁定,迅速穿行,每一刀下去,都是一具四分五裂的尸体,鲜血的气味笼罩着黑夜。

  一条银白色的鞭子掉落出来,在夜里泛着光,很显眼,徐菲菲顿时如同遭雷击,满眼都是不可置信,诧异出声:“怎么会是你?”

  这条鞭子,她很熟悉,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一个拿着银色长鞭的落魄小乞丐,被土扬城几个纨绔欺负,因为那长鞭是一把很不错的兵器,而持鞭的主人却十分落魄,武功也不过是一些花拳绣腿。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江湖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事情多了去了,但徐菲菲就是看不惯,出手帮了那个小乞丐,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徐菲菲做过很多,本来也不至于让她如此印象深刻。

  但,那个乞丐是个例外,她永远忘不了那个乞丐那桀骜不驯的眼神,明明只是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普通人,却连她这个堂堂徐行镖局的大小姐都被吓住了。

  她记得那个人,很傲气,虽然她想不通那人有什么资格来的傲气,但是她确实忘不了,这么多年了都忘不了,因为,这么多年来,她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人能够给她那么深刻印象的人。

  那个人从那条银色长鞭上割下了一截,递到她手里,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恩情闭还。

  她一直将那截鞭子留着,只是她已经记不得那人叫什么,只记得那一双眼神,嗜血的模样,让她害怕,除此之外,便什么都记不得了,对方说的,这作为信物,去何处寻找,她自然也是没放在心上过。

  施之滴水,得报涌泉,这种事情,往往都只存在话本上,徐菲菲没有幻想过,但现在,她发现,好像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个男人,好像就是当年那个小乞丐,时隔多年,如同魔神一样出现在她面前。

  她有些慌,有些难以接受!

  ……

  在森林里一处破庙里,佛像后面突然冒出一缕亮光,一个人影缓缓显现出来,是一个手里提着一柄长剑的男子,有些邋遢,脚步轻盈,慢慢走出破庙,呢喃道:“好强的魔气,不差,不差。”

  随即那个执剑男子仿佛幽灵一般消失,向着那魔焰涛涛的地方飞掠而去。

  同样,在营地里,正和秦可卿说话的顾青辞愣了一下,抬起头望向聂长流离开的方向,眉头一皱,望向秦可卿,说道:“长流这下遇到麻烦了。”

  “他用了魔刀长相思。”

  秦可卿还是一如往常,明明是在问,偏偏听起来就是一个陈述,如果不是顾青辞了解秦可卿,根本不可能知道秦可卿是在询问。

  他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感受一缕剑意,挺强的,转瞬即逝。”

  ……

  当聂长流将最后一个杀手的脑袋一刀砍掉,便转身回去扶起徐菲菲,看着徐菲菲那呆滞的目光,缓缓将掉落的银色长鞭捡起来,说道:“我就是当年你就过的那个人,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但是我聂长流记一辈子……”

  就在这时候,聂长流的背脊突然绷得笔直,豆大的冷汗,竟然一瞬间溢出额头。

  “嘭”

  徐菲菲再一次被聂长流丢在地上,她心里一句脏话没能够说出来,一口鲜血再一次从嘴里冒了出来,那个白眼,已经翻不动了。

  聂长流僵硬的转过身,漆黑的夜里,树林深处,一个人影慢慢地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把剑。

  那人很安静,但聂长流的心却汹涌澎湃。

  那人就那么慢慢地走出来,聂长流却感觉到了深深地剑意,让他惶恐的剑意,他有一种感觉,只要那人出剑,就是自己毙命之时,只需要一瞬间。

  聂长流不是没见过高手,长期跟着一个剑斩宗师的顾青辞,这段时间又多了一个剑谜秦可卿,这两人都是天下最顶尖的用剑高手,没有人敢说剑道造诣会比这两人高,聂长流也不相信世间还能有比顾青辞和秦可卿两人剑道造诣更高的存在。

  但,现在眼前这个人不一样,聂长流面对这个人,之所以惶恐,并不是这人会比顾青辞更强,而是这人的剑意,给聂长流的感觉就是死亡,就是出剑便死,这是一剑封喉的剑意。

  聂长流死死的盯着那个抱剑的人,长相思发出一浪浪的魔气,他在蓄力,面对这个人,他没想逃跑,只有拼死一搏,或许才有希望。

  “嘭”

  抱剑人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那里有一具尸体,被聂长流劈掉脑袋杀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