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夏天的故事(三)
  “素衣姐姐。”

  小石头在长安城时就认识素衣了,后来到了扬州,在见到素衣的时候就觉得亲切,七秀坊莺莺燕燕的大姐姐很多,但是他就只喜欢素衣,因为他觉得其他人都要跟他抢哥哥。

  从小石头来到七秀坊之后,就很受到照顾,特别是在得知小石头与顾青辞的关系之后,很多人都来找小石头打听关于顾青辞的事情,这让小石头很有紧迫感,他觉得这些人都要抢他的哥哥。

  只有素衣比较例外,所以,他喜欢素衣,对其他人都是屁股一撅,不搭理,恰恰他这样,反而更让七秀坊那些弟子们喜欢逗弄他。

  跑到素衣身后,小石头才看到不远处的宁清正慢慢走过来,又喊道:“宁爷爷!”

  宁清走过来,摸了摸小石头的脑袋,望向素衣,问道:“素衣姑娘这是要下山?”

  宁清和素衣虽然是前后到了这里,但是两人并不是一起来的,宁清是一直在暗中跟着小石头,而素衣是刚刚从山上下来的。

  素衣微微躬身行礼,道:“前两天收到消息,我有个师妹要成亲了,师父让我去看一看,要去一趟凤岭。”

  “凤岭啊,”宁清点了点头,说道:“倒是有一些远,不过,我家公子传来消息,要到扬州来一趟,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凤岭,若是有缘,你们两位倒是有可能碰到。”

  素衣微微一笑,道:“顾公子要来扬州吗?那到时候可要让他多待几天,我早点赶回来,上次见面有些仓促,还没来得及向他请教一下琴技,这次可不能错过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宁清笑呵呵的说道:“都是喜琴之人,想来定会有很多话可说,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这将要成亲的是秀坊哪位姑娘,居然能够请得动琴痴。”

  素衣淡淡道:“是我一位师妹,本来也是下一任七秀待选人,机会挺大的,但是,前段时间突然传来消息,说要成亲,倒是让我也有些纳闷,所以亲自去看看。”

  素衣谈到七秀候选人,语气依旧平淡,无波无澜,让宁清都有些震惊,不过转而他便明白,对于素衣来说,七秀真的没什么,毕竟,如果不出所料,青衣将会是七秀下一任掌印人,执掌七秀坊的传承七星印的人。

  七秀坊是一个传承多年的门派,七秀都是掌门人,但是为了避免七秀各自为政,从第一代开始,就设立了以为掌印人,专门执掌七秀坊的传承至宝七星印,平日里不干涉门派发展,但到了七秀意见难以同意之时,就会请出掌印人。

  七秀坊现任掌印人年纪也不小了,连七秀都换了两任,掌印人却一直没换,就是因为没出现能够有资格担当掌印人的弟子出现,这一代,素衣乃是天下七道谜,自然当之无愧。

  宁清点了点头,道:“那,素衣姑娘就请慢行,我就先带着小石头上山了,顾夫人找小石头有点事情。”

  “好,”素衣执礼道:“宁老慢行!”

  …………

  夏天的南海,四季如春,竹林仿若青色大海,笼罩在这森森绿意之中,一座座庄严肃穆的佛院立于其中。

  绿竹相夹的石制佛道上,一位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梳着简单发鬓,她穿着一件白色僧袍,那一抹白色并不如何夺目,然而当僧袍随着山风缓缓飘动时,显得那么飘逸。

  这是在夏国潼阳郡和七秀坊发生过冲突的慈航剑斋弟子染月,她沿着漫长的道路,平静的向外行走,不多时便来到一处偏僻的竹林里,望着远处那踩在竹子上的男子,叹了口气。

  “悲风,你该走了!”染月淡淡道。

  悲风轻轻一点,踩着一片竹叶落到染月面前,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慕女侠,你不追杀我了?”

  染月这一次并没有向以往那样,提着剑就要杀悲风,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而是盯着悲风,好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

  悲风突然变得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你都知道了,这……怎么会?”

  染月摇了摇头,道:“悲风,小时候的约定做不得数的,如果不是这几天我去请教了我师父,我都不会想起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放下吧,我已经入了空门,凡尘俗世早就与我无关了。”

  “不,”悲风咬着牙说道:“我寻了你十五年,整整十五年,在这南海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守了你五年,整整二十年,就只因为那一句待我长发及腰,你来娶我可好,整整二十年,结果你告诉我,你入了空门,一切就这样算了!”

  染月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何必如此执着,那不过是年少时一句玩笑话,你有的不过是一份执念,这并不是爱,你明白吗?你这样等下去,纠缠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终究只会让你魔障越来越深,执念越来越重罢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二十多年前,在那个不知名的村里,有一个少女从河里捞起来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受了很重的伤,一直昏迷不醒,但那个少女却悉心照顾。

  她觉得那个少年好完美,就像是天上的神仙,和她们村子里少年不一样,他行为举动都仿佛是浑然天成,她觉得他好看,每天照顾他的时候,少女就会盯着那个熟睡的少年的脸颊,然后自己就会脸红。

  她会对着昏睡的少年讲很多心里话,她会倾诉她的生活,她会哭泣,她会难过,她希望能够有人保护她,因为她是个孤儿,总是受人欺负。

  终于有一天,那个少年醒了。

  那个少女很慌乱,她害怕那个少年就此离开。

  但是,那个少年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那个村子里,从那之后,没有人敢欺负那少女了,因为那个少年真的就像神仙一样,可以飞,还能打人,还会做很多很多那少女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那一段时间,是少女从小到大,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她天天祈祷能够永远这样下去,但是,有一天,那少年告诉她,他必须离开一段时间。

  那一天,少女哭着,说道:“待我长发及腰,你来娶我可好?”

  少年答应了,他说很快就会回来,等着她长发及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