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长街尽染一地鲜血
  这条长街,其实乃是金陵城里比较繁华的一条街,从白昼到黑夜,从晴天到雨天,都充斥走街串巷的闲人,但这个傍晚,这一带却格外的安静清幽,静到雨落的声音都十分清晰,静到春风得意横扫过一条条街巷,看不到任何行人,除了风雨交加,就只有客栈门推开的声音,延绵得很远很远。

  街道尽头,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提着刀冲过来,而客栈里迎面走出来两个青年,却仿佛散步一样,慢悠悠的走着,一个白衣,一个青衫,都背着一柄剑,在这风雨里,只能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看到两人都十分平静。

  撑着油纸伞,有雨水滴滴答答击打在伞上,仿若要把伞击破,其实,不论是顾青辞还是刘亦青,身上都已经被淌下来的雨水打湿了,但他们都没有在意,也没有用真气隔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把这昏暗的天,都点亮了几分。

  “这安静得有点过分了。”顾青辞轻声道。

  “呵呵,”刘亦青轻笑一声,道:“大哥你错了,其实一点都不安静,在暗处,不知道躲着多少人关注着这一战,嗯,之前风满楼的人是肯定很早就到了。”

  “是么,会有人来?”顾青辞疑惑道。

  “呵呵,剑公子加酒痴,对上七杀殿和京城马家,这绝对不是小事儿啊,不过,大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和他们决一死战,而不逃离呢?”刘亦青问道。

  顾青辞微微抬起头,停了下来,说道:“第一,我走不了了,第二,我也想风雨来得大一点,第三,我要堂堂正正的进京!”

  长街风雨,一片死寂。

  这一刻,天下里都有暗流涌动。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夏北方有一座山,叫做琅琊山,这三月桃花却才打苞,有一个容貌与刘亦青有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正背着手望着山崖,一脸平和,稳重,与刘亦青的性格完全相反。

  这人便是刘亦青的父亲,也是琅琊剑派的掌门人刘云袖。

  刘云袖身后有几个老人,也有几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都是琅琊剑派的长老或是一些掌权的门人,有的坐着喝茶,有的在下棋,有的在讨论武学。

  这时候,有一个弟子跑了过来,顿时,场面一度安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那个弟子,吓得那人额头急冒汗,紧张道:“启禀掌门,已经开始了!”

  “嘭”

  刘云袖手里的杯子划为飞灰,同一时间有一个白胡子看着直接把棋盘拍碎了,站起来,说道:“亦青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娘的,上次我远远看到天山道阁那丫头的剑道,把我都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亦青的,会如何?”

  “不会差!”刘云袖很肯定道。

  …………

  京城里,这一天,也有些阴沉,仿佛随时都会下雨,在一处阁楼上,三公主唐韵靠在窗边,静静地沉默着,他面前坐着马东阳,也很沉默。

  好半晌,有人上来了,给马东阳说了几句,又离开了,马东阳急忙向唐韵说道:“公主,金陵城那边,开始动了!”

  唐韵微微转过身,淡淡道:“如何安排的。”

  “七杀殿派出四个大修行者,我找了八个大修行者,至于罩气境武者,三十个,另外,金陵府伊一个月前,也投靠墨奕殿下,这一次,万无一失!”马东阳说道。

  唐韵眼神有些波动,道:“你能保证万无一失?你要知道,顾青辞成长得太快了,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马东阳缓缓点头,道:“欧阳慕华前几天也去往金陵了,如今,也差不多了!”

  “欧阳慕华!”唐韵突然眉头一挑,站起来,怒道:“马东阳,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居然让欧阳慕华去刺杀顾青辞,你……你是老糊涂了吗?”

  …………

  在公主府不远的一处客栈里,阴山宗的人也在望着这阴沉的天,或许现在成为孟婆庄的人更合适,向长老在轻轻叹了一口气,看到窗外有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仿若魂魄一般浮现出来。

  “圣女!”向长老恭敬道。

  莫岚影努了努嘴,拍了拍向长老的肩膀,道:“我说老向啊,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孟婆,孟婆,别叫我圣女了,阴山宗都不存在了!”

  向长老沉默着,不说话。

  莫岚影恨铁不成钢一般,叹了口气,道:“怎么跟你们说你们就是不明白了,阴山宗覆灭本就是大势所趋,这是改变不了的,就像顾青辞绝对不会死在金陵,这就是大势。”

  “圣女如何这么肯定顾青辞不会死在金陵?”

  莫岚影突然愣了一下,嘀咕道:“确定就是确定,只是,这顾青辞怎么和记载得不一样,还有刘亦青,这金陵一战又是怎么回事儿,变化怎么这么大,顾青辞不应该死在金陵,他的归宿应该血染疆场,青山埋骨,何须桑梓地!”

  …………

  同一个时间里,有两个乘船的女子突然抬起头,望向了金陵城里,飞身而起,都想着城内赶来。

  在城里,还有一个躺在毛驴背上的人,啃着胡萝卜,从毛驴颈子上取下那块砖头,轻轻地抖了抖。

  在一家酒馆外,有一个挂着腰刀的老人正端着一碗酒,蹲在屋檐前,笑呵呵的露出了两颗老黄牙,自顾自的说着一口蜀中话,道:“要的,要的,打一架,哪个打赢哪个厉害!”

  在长街之外,不少客栈酒楼,生意都是最好的,有人在议论,有人在沉默,有人在观望。

  …………

  长街有雨,有人出现。

  迎面只有两个青年,便没有人隐藏行踪,伴随着连续不断的脚步声,鞋底踏浅泊的啪嗒声,锋利明亮的刀剑出鞘,数百还是数千的江湖汉子从各个巷道里走了出来。

  两把油纸伞下,顾青辞和刘亦青站在街道中间,大雨落下,到处都是涟漪,两人静静地望着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的黑压压人群。

  刘亦青仰头喝了一口酒,随手点了几下,平淡道:“大哥,那五个交给我,剩下的七个就你来如何?”

  顾青辞微微一笑,道:“你打一个都可以,反正都是被围攻,杀几个都没影响,十二个啊,杀光为止。”

  刘亦青很平淡,凑到顾青辞耳旁,悄声道:“大哥,说句真的,你真的有没有把握。”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

  “那就是没把握咯!”

  “你不也是吗?”

  就在伞下两人轻声交谈之际,大雨里的人群终于忍受不住这种被蔑视的侮辱,一声爆喝:

  “杀!”

  刘亦青都将油纸伞扔了,随意扔在地上,右手举起伸向后辈握住剑柄,“铖”的一声,拔剑出鞘,一脸踏在水上,冲了过去,淡淡道:“大哥,我先上!”

  顾青辞微微一笑,朝着冲过来的人群微微拱手,道:“今天过后,江湖上又将少了一千人!”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仿佛划破天地。

  顾青辞缓缓伸手握住剑柄,修长的手指与沾着雨水的剑柄相握的一瞬间,无数雨滴被剑气刺破,如一场烟雾突然袭来,温和的笑容变成了杀意凌冽,摇晃着沉默出剑,雨中,再也见不到那一袭白衣。

  两道人影穿梭在人群之中,一抹白,一抹青,所过之处,尽姐都是血色,刘亦青的剑真的很普通,一剑一剑,一具一具尸体。

  顾青辞比刘亦青更残忍,他的剑碰到的人,全都犹如风筝一样,极为凄惨的倒飞出去,破空而飞,有的被拍中脑袋的,直接粉碎。

  正在喧嚣喊杀的上千江湖汉子都安静了一下,下意识看着两条血路,然后再一次冲了上来,这一次,那十二个大修行者也来了。

  在长街雨中,那白色身影和青色身影都仿佛信步游街一般,两人都是剑客,都是提剑嗡鸣,呼啸挥舞,裹着凉风冷水,每一道剑影过处,便是人影飞起,剑身及胸,有人横飞而出,吐血滑落,有人四肢断裂,倒地哀嚎。

  随着两人渐渐分开,果然普通刘亦青之前说的那般,他挡下了五个大修行者,以一敌五,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如常,在这渐渐笼罩着夜色里,眼睛很明亮,他越战越勇,越来越狠,渐渐的,如同梦呓。

  在受伤,有血飞出,在躲避,有飞剑穿插,在杀人,他也伤人……

  另一边所行无碍的顾青辞也遇到了大修行者,这一行人没有讲什么江湖道义,虽然同样是大修行者,但他们却有自知之明,对付刘亦青和顾青辞这种人,只能围攻。

  他提着那把单薄的玉骨剑,翁嗡嗡的响起,脚下一点,他轻声道:“我有一把剑,我走在人世间!”

  一种极恐怖的速度高速震动,然后“咻咻咻”化作一抹白色光影,撕破雨幕,在空气中穿插,一道道剑影在穿插,剑锋所指,有大修行者,执剑而来,玉骨剑在飞行,在阻止。

  但七个修行者,总有能够躲过追杀而来的。

  玉骨剑飞回,顾青辞握在手里,七把刀剑同时刺破雨幕,一道道真气搏杀而来,他浑身真气博发,一个光罩浮现,金黄色真气涌动。

  七把刀剑,从几个方向,刺在光罩上。

  顾青辞这是在此拼真气,他一个大修行者,同时单挑七个,只是初次交锋,一口鲜血淡淡流了出来,同一时间,他看到一抹青影倒飞而来,传来了刘亦青的声音:“大哥,我好像打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