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四十章:感情总是来得错不及防
  夜里有雨,雨中夜幕如泣如诉,雨中有人,有很多人,所有人都在雨中,静静地看着两个人,一个阴山宗圣女,一个是琅琊剑派的继承人,两个本该生死相向,拔刀就砍的敌人。

  若是没有这么多看客,若是这些看客都不是警惕的对峙着,这雨中重逢地男女之事,或许会成为一个浪漫的故事。

  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一个情窦初开的青年。

  顾青辞有点茫然,这样的情形,他们俩这样,是不是有些败坏风情,这江湖有雨,雨里有人,明晃晃的刀剑上滴落着春雨,或许斩破雨幕,提刀而立,或是问剑对砍,才是正常的。

  但是,显然场中的两个主角,这会儿根本没有这些觉悟。

  顾青辞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圣女脑子不正常,而这个酒痴,可能也是喝懵了,说不定明日醒来就断片了。

  “我叫莫岚影。”圣女很干脆的说道。

  “我……我叫刘亦青!”酒痴有些局促不安。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那你现在想如何呢?”莫岚影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刘亦青纠结了好一阵,道:“我不知道,我不想杀你,但是……”

  “但是,你不得不动手对吧?”莫岚影说道:“没什么的,我们俩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却有世仇,本就该拔刀相助!”

  顾青辞站在后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莫岚影说的话是虽然很简单,但却很有道理,本就注定不是一世逍遥的人,碰到了一起,哪里能有那么多故事。

  “我……”刘亦青看了看身后数百上千的人,摇了摇头,有些黯然,道:“是啊,那就动手吧!”

  “慢着!”

  顾青辞缓缓走了出来,他手里握着一把剑,放眼望了过去,有很多人隐藏在夜色里,隐藏在风雨声中,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些刀剑,却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

  这个地方已经乱了,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风雅可言,但是,顾青辞一步一步走出来,偏偏走出了不一样的风度,身上渐渐积累起一些肃杀之气,走到了刘亦青面前约摸一丈远。

  “你有什么想法么?”刘亦青脸色一喜,道:“说吧,说吧,兄弟,有啥两全其美的办法没哦?”

  “没有!”顾青辞说道。

  “呃……那你来干嘛?”刘亦青说道。

  就在这时,莫岚影突然跑过来拉住顾青辞,大声道:“诶,书生,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走吧,小心待会儿被误伤,”说着,她望向刘亦青,说道:“刘亦青,你让他离开吧,他不是我阴山宗的人,只是刚刚在酒馆的客人,被我抓来的,我……”

  顾青辞抬手,打断了莫岚影的话,点点风雨在飘摇,他注视着刘亦青,说道:“我听说你是一个剑客,我也算个剑客,我想和你比剑。”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刘亦青放下了酒葫芦,道:“比剑?”

  顾青辞解开玉骨剑的绳索,道:“比剑!”

  莫岚影急了,道:“书生,你……”

  “好,比剑!”刘亦青点头同意。

  …………

  雨越下越大,哗哗的打着地面,水花四溅成雾,视线越来越差,场中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雨里执剑的两人,没有人说话,除了偶尔有哪发出声音外,就只有雨声。

  莫岚影想要阻止,她担心顾青辞却被向长老给拦了下来,轻声道:“这个书生不简单!”

  “但他不可能打得过刘亦青!”莫岚影说道。

  向长老诧异道:“圣女为何如此肯定?要知道江湖上卧虎藏龙,隐藏的高手也不少。”

  莫岚影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暗自嘀咕:“刘亦青一生,没有在冀州败过……”

  另一边,陈家和听云山庄的武者都有些茫然,最后都只好望向唯一能够做主的陈家三长老,毕竟,这是大修行者,只是,三长老也无奈的笑了笑,道:“酒痴刘亦青的性格,天下谁不知道,连琅琊剑派的掌门都做不了他的主,我能有什么办法?”

  确实,这一次,发动战斗,主导者便是琅琊剑派,领头人也是刘亦青,他都放下了,要与人比剑,旁人又有什么办法。

  雨打湿了白衫,顾青辞静静地站着,雨水顺着发丝流了下来,他却神情平淡,而对面的刘亦青在微笑,就像看着阳光下的桃花一样。

  “踏”

  两人同时动了,积水在脚下溅起波澜。

  顾青辞出剑惊破无数雨滴,玉骨剑如蛟龙出鞘,看上去非常缓慢,却又十分迅速敏捷的刺了出去,这玉骨剑啊,像是人骨一样在黑夜里,泛着骨头光泽。

  刘亦青的剑,是琅琊剑派收藏的神兵,若是论品质,不会比顾青辞的差,甚至尤有过之,只是,他的剑也不知道平日里都用来干嘛了,乌漆嘛黑的,还带着油,看上去就像一块废铁。

  两柄剑都在雨夜中画出了各自的弧线,然后溅起磅礴的波浪,那是雨幕结成的波浪,两个人的都十分飘逸的执剑而行,挥舞之时,轻薄的剑嗡嗡作响,在雨中击出无数道真气,撕裂了雨幕。

  刘亦青的剑,是真的飘逸,无迹可寻,就像是一道道突如其来的流光影子,迅捷却精微,剑锋所向,便是划破了无数纷纷扰扰的雨花。

  铖铖铖铖的声音,在雨中不断传出来。

  没人能够数的清,到底有多少次碰撞,也没人能够看得出那一道道痕迹所谓何来。

  三长老看着场中交战的两人,发出一声惊叹:“这到底是何处又冒出来的一个年轻人居然能够和酒痴打得势均力敌,这……莫非又是一个天下七道谜?”

  “三长老,这是正是那日一剑就败了我的那个人。”

  不知何时,听云山庄的廖志远骑着马出现在了陈三长老身后。

  三长老看到廖志远,挑了挑眉,震惊道:“这就是那日在泌阳府要杀大小姐的那人?”

  “对,”廖志远眼中带着一丝羡慕,道:“这等风采,却是让人佩服!”

  三长老皮笑肉不笑道:“也不知道是该说我家小姐眼神好呢,还是说眼神不好?”

  另一边的阴山宗众人也是同样惊叹不已,特别是莫岚影更是惊呼道:“哇,原来我这个压寨夫婿这么厉害呀,太棒了,以后有他在,就不怕别人欺负我了!”

  向长老无奈的笑了笑,眼中却也有些期盼,若是阴山宗能够这等才俊加入,重出江湖,有有何难?不过是时间问题!

  铖铖铖铖!

  雨中,剑击声不断,电石火花之间,顾青辞凌空,长衫飞舞,一剑落下,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一抹狂暴到让人绝望的威压骤然降落。

  刘亦青瞪大了瞳孔,突然大喊道:“我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