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十六章:湖心亭比剑
  “大人这话何意?”陈月语气一冷,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他自然能够听出顾青辞的威胁之意,不过他是真没把顾青辞放在眼里,之所以没有动手,不过还是看在顾青辞的身份上。

  不过,他确实有些恼怒,他陈月在长岭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便是两族一帮的人对他都会礼遇有加,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傀儡县令也敢对他大放厥词了。

  “呲”

  顾青辞拔出长剑,指着陈月说道:“字面意思,本县的话,还轮不到你拒绝!”

  “狂妄,”陈月一拍桌子,抽出一柄剑,说道:“那我今天还真想见识见识大人有何底气跟我如此说话,把你的人都喊出来吧!”

  顾青辞微微一笑,道:“陈三爷误会了,本县只身前来,并没有带任何一个人。”

  陈月一愣,倒是没有怀疑顾青辞的话,毕竟这个时候说谎完全没必要,他惊讶的是顾青辞居然一个人来逼迫他!

  “那就请吧!”

  陈月并没有因为顾青辞的名声而轻敌。

  “请!”

  顾青辞兴致勃勃,因为这是他拥有武功以来,第一次堂堂正正的动手,上一次面对庞世龙,主要是靠的偷袭,今天,遇到了陈月,他也很期待自己的表现。

  两柄长剑在望江亭里飞快划过,相撞在一起,发出时而低沉时而尖锐的鸣啸,像是某种诡异的乐器。

  顾青辞和陈月在这一击之后,都迅速往后退了一步,这一剑,都只是相互试探,顾青辞毫无反应,势均力敌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陈月心里却是震惊不已,他实在没料到顾青辞居然这么厉害,沉声道:“倒是我陈月看走眼了,不,准确的说,是整个长岭县都看走眼了,大人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想来,飞鹰帮和程家这一次的事情,大人则参合在里面了吧!”

  顾青辞微微一笑,道:“既然陈三爷有所猜测,那应该也能想到本县这次势在必行。”

  “那就打赢我!”

  陈月脚下一踏,长剑迅速刺向顾青辞,这一剑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有平平淡淡的刺,但速度却极快。

  不过,这却是正中顾青辞的下怀,他的剑法,也是以快著称!

  同样一剑,犹如闪电刺了回去。

  两人瞬间交战在一起!

  顾青辞与陈月在望江亭里不停轮换方位,两道剑光交织,把雪花覆盖青石板间的空间全部织满。

  陈月越战越心惊,他练武几十年,恐怕比顾青辞年纪还大,没想到顾青辞的剑术并不在他之下,甚至于有时候还能快上两分。

  同样,顾青辞却是越打越着急,两人虽然同样都是二流武者,但顾青辞不过初入二流,而陈月却已经是二流巅峰,内力比他深厚得多,这么僵持下去,他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虚晃一剑,顾青辞脚下一点,往望江亭外飞了出去,喊道:“去江面上打,免得把这么好的一个亭子而打废了。”

  陈月不疑有他,因为江面的情况他比谁逗清楚,连续几天下雪,这江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冰,别说他有轻功,就算没轻功,都不见的可以踩塌冰层。

  顾青辞一脚落在冰面上,望着后面追出来的陈月,冷冷一笑,望江亭里太小,不方便他使用轻功,他对自己的轻功还是很有信心的,武当梯云纵,可不是开玩笑。

  陈月一落地,顾青辞一步踏出,宛若光影,一剑从天而下,陈月没想到顾青辞这么快,急忙避开,横挑一剑,砍向顾青辞。

  在大雪纷飞中时隐时现的剑片流畅飘逸而飞,时而擦着地板低掠而过,溅起一蓬雨水,有时又会在冰层上割出道道深刻的剑痕。

  很快顾青辞和陈月身上都带了上,不过,顾青辞稍微少一点,胸口上有两道划痕,而陈月除了胸口,手臂上也中了两剑。

  就在这时,雪中的朝府再次响起一连串细微清脆的声音,这些声音非常迅疾,就像是琴师在疯狂的弹奏。

  “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

  白色的剑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自雪中翻滚,在大雪里像野蜂般高速穿梭飞舞,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顾青辞和陈月两人都是一剑一剑的对砍,顾青辞仰仗这轻功,而陈月则靠着深厚功力。

  事实上来说,两人的剑法都差不多,半斤对八两,又有各自强盛的地方,战斗可谓势均力敌。

  但是顾青辞却知道,他的内力远远比不上陈月,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必败无疑,就在这时,顾青辞突然眼睛一动,一剑朝陈月狠劈过去。

  陈月侧身躲开,顾青辞一剑落空,砍在冰层上,然后接下来好几剑,顾青辞都频频落空,仿佛内力透支,有些失去水准了。

  陈月暗暗皱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却硬是想不起来,顾青辞突然邪魅一笑,道:“陈三爷,来个冬浴如何?”

  陈月一愣,道:“什么意思?”

  顾青辞没有说话,狠狠一剑往脚下刺去,然后运起梯云纵,腾空而起,一招力劈华山,从上而下砍向陈月。

  顾青辞的轻功实在太快,陈月来不及躲避只能支起长剑硬接。

  两剑一碰,陈月脚下突然晃动起来,他踩的冰层居然破裂了,他急忙想要跳开,却发现顾青辞在冰块一点,又攻向了他。

  脚下的冰层四分五裂,陈月又要不停的应对顾青辞,顿时就显得捉襟见肘,疲于应对,他可没有顾青辞的轻功,能够在小小的一块冰上都能借力,好几次都差点掉进江里了。

  眼看着顾青辞又要一剑刺过来,陈月急忙大喊:“顾大人,我认输了,我认输了,别玩了,我不会水,下去了,可就起不来了!”

  听到陈月认输,顾青辞才缓缓收起长剑,一步踏出去,提着陈月,轻轻一点,飞回了望江亭上。

  顾青辞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道:“既然陈三爷认输了,那之前说的话,可就要作数啊!”

  “当然!”陈月说道:“不过,顾大人,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计划,但是,我只答应帮你召集人,却绝对不会参合进来的,而且,他们会不会来,我也不敢保证!”

  顾青辞摆了摆手,道:“飞鹰帮用那些小帮派的人当炮灰,只要打过一两次,他们就会看明白,到时候,他们心里肯定会不满意,你陈三爷在这个时候召集他们,他们只会开心,绝对不会不来,毕竟,谁也不愿意送死!”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哦,”陈月恍然大悟,道:“顾大人是想要借我的名声将这些小帮派聚拢,一网打尽!”

  “不是一网打尽,”顾青辞说道:“而是给他们一条活路,让他们在这一次漩涡中生存下来,否则,给飞鹰帮当炮灰,只有死路一条。”

  陈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按照大人这么说来,确实也是如此,这些小帮派各自为战一盘散沙,面对程家和飞鹰帮,也只能当炮灰,但他们若是整合在一起,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即便是两族一帮也得掂量掂量了。”

  顾青辞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据我所知,这些小帮派中,也有不少和陈三爷你关系不错,你若是愿意,还可以帮本县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

  “这就到时候再看吧,”陈月摇了摇头,道:“不知大人要我何时动手!”

  顾青辞撑起油纸伞,提着剑慢慢走出了望江亭,迎面一阵风雪吹来,顾青辞淡淡道:“静候本县通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