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84章 拈花
  藏传佛教尊称他为大宝上师、乌仗那宝,宁玛派的祖师,通称莲花生。

  宁玛派是藏传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宁玛”意为“古“或“旧“,宁玛派即古派或旧宗派。宁玛派取名为古派或旧派,主要是它继承了从“前弘期“流传下来的密教思想以及相关仪轨,俗称“红教“或护法“红帽派“,此是依据宁玛派僧侣头戴红色僧帽而命名的俗名。宁玛派认为,该宗派的教法仪轨等均传承于藏传佛教“前弘期“的莲花生大师。因此,宁玛派便成为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支派别。早期的宁玛派采取师徒和父子相传的传教形式,到公元九世纪后期,灵童转世的传承方式已是初具雏形。

  宁玛教前任佛陀圆寂前,聚集玛尔巴师父卓弥释迦意等一众弟子至藏经阁,说道他死后会重新投胎降临人世,你们把灵童找到然后推举他为佛陀。众雪山寺弟子谨记佛陀嘱咐,于其死后第四年起,在青藏高原上寻找转世灵童,历四十余年无果。有一天,卓弥释迦意将大弟子玛尔巴召至病床前,说道:“昨晚我作了一个梦,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照亮雪山。醒后,我冥思苦想,终于知道为何灵童经年不现,只因我们走进了误区,局限于高原上寻找,以至坠入困境。”玛乐巴心下奇怪,问道:“师父,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梦之有何奇怪?”卓弥释迦意道:“太阳每日自东方升起,而我却不能从中悟出禅理,枉我一生深研佛法,如今无果而终,实是报应。你即日起前往东土大宋游历,为我宁玛教寻找转世灵童。”玛尔巴道:“可是师父,大宋都是汉人啊,转世灵童怎可能在藏人之外出现?”卓弥释迦意摇摇头:“玛尔巴,难道你还要走我的旧路,咱们祖师莲化生是那里人?”玛尔巴道:“莲花生大师是天竺人氏。”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得对,我们又是什么人?”

  “我们是吐蕃藏人。”

  “佛有分国界吗?有分男女吗,有年纪、贫富、尊卑之分吗?”

  “师父,佛不分国界,不分男女,不分年纪,不分贫富,不分尊卑,心中有佛,皆是佛家弟子。”

  卓弥释迦意混浊的双眼盯着玛尔巴,问道:“那佛陀在你心中为何有民族国家之分?”

  玛尔巴呆了一呆,没有说话。卓弥释迦意叹了一口气道:“何时参悟透禅理,何时便去东土大宋罢。”说完闭上眼仙去。玛尔巴跪在师父身前,七日七夜方始醒悟,第莒南,由其捎口信玛尔巴,顺口捏造称,经暗访明查,朝廷钦犯杜为颇有佛缘佛相,其宅夜有金光发出,屋顶天空常现霞光万丈,极有可能是他雪山寺苦寻的转世灵“童”。玛尔巴收信大喜,即派三大弟子前往江中拦截,未料杜为未能带回,连三名爱徒也失去踪影消息,当下他便打消南下打算,沿途追踪杜为至二道坎。

  杜为道:“敝人僻处南疆,与贵国吐蕃远隔万里,既不信佛亦不入道,乃无神论者,怎会是大师口中的转世灵童?”

  玛尔巴道:“每一任佛陀,在未开智之前,皆是万千凡间一粒微尘。杜施主,让我看看你手掌。”杜为伸出手掌,玛尔巴握起端详一番,举右掌于胸前,神态庄严肃穆,口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手掌肉厚指粗,掌纹纵横交连,与本教上一任佛陀神似,杜施主既与我佛有因缘,请便随我而去罢。”杜为道:“大师,在下为人陷害,冤屈未雪之际,这顶着污名的肮脏之躯那也不去。”

  玛尔巴道:“阿弥陀佛,杜施主此言差矣,身正名自清,又何必在乎那外人看法,况且大理寺未必能给你洗清污名,依小僧看,此行北上凶险殊甚,实不该前去。”杜为凛然道:“有劳大师担忧,命运由天不由己,在下早已看透,杜为愿意受那铡刑之罚,也不愿身披污名苟活于世,更不愿我子孙万代活于骂名之下。”

  玛尔巴长叹一声,脸色缓变,默然半晌,才道:“杜施主可知,我雪山寺为寻找转世灵童,花费多少年光阴?坦然请之,既不应允,唯有用强,还请见谅。”说完伸手扣住杜为手腕。杜为不动声色,道:“请问莲神,难道你已认为我便是那转世灵童?”玛尔巴道:“是不是,不由我说了算,须得请回雪山寺由十二位大师鉴别认定。”杜为道:“若是在下不愿去呢?”玛尔巴道:“施主,选取灵童为国之大事,个人意愿微不足道,由不得施主意愿。”说完拉着杜为便走。

  杜发跃至玛尔巴身前,躬身道:“莲神将钦犯带走,叫我们如何向吴大人交待?”玛尔巴道:“好说,好说,黄大人,请你回去禀报吴大人,杜施主乃我吐蕃国贵宾,请看在贵我两国关系上,免除杜施主罪役,将来我国必派使者前往开封谒见神宗皇帝,阐明事由,此事两位大人倒不必担心。”杜为道:“非也,非也,我杜为自认无罪,何来免除罪役一说?”玛尔巴微笑道:“杜施主何必执着于字眼,若是你心怀芥蒂,大可继任掌教后,领兵讨伐宋境,宋国北与契丹有战事,西有西夏侵扰,若西南再多我吐蕃国的大兵压境,相信韩琦老儿必会厚礼相赠,软语相求,连道误会之同时,定要严厉惩处陷害忠良的奸侫,那时不仅可正声名,更可扬眉吐气一雪前耻。”

  阿依莲神玛尔巴竟然将寻找转世灵童之事上升至国与国关系的高度,实是大大出乎三人的意料之外,杜发抱拳道:“莲神妄顾贵我两国良好关系,于大宋国腹地,强抢我宋人,言行骄矜自大,目中无人,或致使两国陷入纷争之中,此可是朋友该有之举?”

  阿依莲神玛尔巴单掌竖于胸前,道:“于朋友不义之举,本僧从不屑为,但于我国有益之事,本僧可将个人声名置之不顾。”

  傻根道:“莲神大师,人与人相处需要互相尊重,国与国交往同样需要,你将我国朝廷重犯带走,势必引起贵我两国的外交纷争,将来兵戎相见也未可知。”玛尔巴哈哈一笑道:“纷争事小,兵戎相见亦非大事,但吐蕃国不可一日无佛陀,无论杜施主是否就是我们寻找的转世灵童,本僧都得带回去鉴别认证。”傻根道:“莲神大师言过其实,贵国无佛陀已不是一日半日之事,如何说得上不可一日无佛陀,再说,贵国贵教怎可重用一个身负逆反罪名的囚徒?莲神明知杜为受人陷害,何不助他洗刷冤名之后,再行邀请?以清白令名之躯,担任掌教方可名正言顺,得万民拥戴。”

  玛尔巴道:“贵国官场关系错综复杂,黑暗腐败,高层昏庸无道,下层糜烂臃肿,文官贪财,武官贪生,要想洗清杜施主身上污名淡何容易?我等自知杜施主清白即可,何须在意邻国生搬硬造的罪名?自来正直君子易遭人污蔑,我国人民眼睛雪亮,岂会受到蒙蔽?此层钟大人倒是过虑。”

  傻根道:“莲神大师所说未免以偏概全,大宋国固有奸臣小人和贪生怕死之辈,但绝不乏清官勇士,若朝中奸臣当道横行,自有人不畏强权冒死站出来进谏;若外敌压境,定会有人挺身而出,身率士卒,以身挡车,适才大师恐吓,言称吐蕃将发兵侵我国境,以逼我军民臣服,在下二人耳中听来,未免觉得贵国君臣夜郎自大,堪比井底之蛙。”

  阿依莲神玛尔巴双眼一瞪,随即仰头大笑,声震屋瓦,毕,如电目光射向傻根和杜发,道:“贵国如有能人,燕云十六州为何经年要不回,又为何在战争胜利之下与败方辽国签署丧权辱国的澶渊之盟?贵国国力雄厚,经济发达,环宇之内,苍穹之下,无国可及,却又为何边境常遭西夏大辽侵扰而无法平息?本僧眼光有毒,预估不出百年,你大宋便会亡国,汉人偏居南方一隅。”杜发冷冷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师预计的只是趋势,并不是眼光有毒,按在下推算,贵国吐蕃,两百年后,将与我中原融为一体,无分彼此。”

  玛尔巴双眼寒光一闪,脸上阴云密布,但片刻之后,回复怡然神情,淡淡道:“将来的事,谁能说得清。两位大人,就此别过。”说完拉着杜为的手飘然出门。杜为全身酸软,毫无抵御之力,踉踉跄跄下了楼梯。杜夫人在后惊惶叫道:“老爷,老爷。”凄凄戚戚跟着下楼。

  傻根与杜发双双从窗户跃下,拦在玛尔马身前,杜发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大师抢我国民,可有将我宋朝瞧在眼里吗?”玛尔巴道:“从不将。怎么,欲以螳螂之臂挡车?”杜发道:“在下不自量力,要请大师把杜为留下。”玛尔巴双眉一扬,话不多说,抬臂挥出,一股深厚劲力向二人逼将过去。

  那劲力带着一道疾风迅猛扑来,傻要与杜发齐齐运力抵抗,却那里抵受得住,情不自禁退后五步,站定后一人拔剑,一人抽刀,齐声道:“在下二人不才,要向莲神大师讨教。”玛尔巴岂会将两个当差的后生瞧在眼里,把杜为交到随从手里,说道:“本僧看二位举止言行不俗,绝非凡物,不欲伤了性命,只是外人尚且看重尔等性命,自身又何不敝帚自珍?”傻根道:“自来汉家不乏英雄儿女,大师欲将杜为带走,那便从我二人尸身上踏过罢。”玛尔巴哈哈大笑,道:“英雄历代皆有,可惜你们两个还不算。”杜发道:“是不是英雄,可惜也不是由你说了算。”纵身跃前,挺剑刺出,剑到中途,剑尖下压,改指玛尔巴下腹。

  玛尔巴岿然不动,只见他双眼看着使剑的杜发,脸露微笑,右手垂于腰肋间,拇指和食中二指轻轻搭住,无名指与小指张开,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待杜发剑尖指到,食指弹向剑尖往下一寸,但见他出指轻柔无比,如要弹去鲜花上的尘土,却又生怕震落了花瓣上的露珠,脸上则始终慈和微笑。

  玛尔巴所使指法乃藏传绝技拈花弹指,由宁玛派祖师爷莲花生大师所创,自来相传,释尊于灵鹫山登座,当其拈花默然之际,大众俱不解其意,惟独摩诃迦叶破颜微笑。释尊乃当众宣言:“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莲花生大师以心传顿悟见长,北上高原后精研经义,冥思苦想多日而创出拈花弹指功。

  拈花弹指与少林七十二绝技拈花指同出一源,名相近,指法亦接近,只捏枝指法不同,玛尔巴所学拈花弹指以三指拈枝,而少林拈花指只以拇食二指。因拈枝手法不同,施展手法上也略有不同,藏技食中二指皆可弹出,既可一前一后,亦可双指齐出,而中土少林拈花指绝技只食指可弹。

  拈花指创自达摩,拈花弹指创自莲花生大师,两人虽相差三百年,但对佛教经义的解悟上却有惊人的相似,创制出的武功也是大同小异,以二指还是三指拈花指,那是他们两人对于细微处的不同见解,前者独专一指凝力更强,后者二指皆可弹动变化多端,两种技法自有优劣,各胜擅场。

  逆刀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