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自然收容失效 > 第238章 幕后老总
  3月2日,深夜23:30,沪城中心大厦110层顶级会所内。

  沪城中心大厦作为沪城地标建筑,建筑主体为120层,总高度约650米,结构高度为590米,建筑外观呈螺旋式上升,建筑表面的开口由底部旋转贯穿至顶部,从顶部看,中心大厦的外形好似一个吉他拨片,随着高度的升高,每层扭曲近1度,如此雄伟绮丽的姿态,使其成为了现代沪城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天际线。

  中心大厦的110层,是一家极度隐蔽的顶级私人会所,由沪城地下最有权势的世家子弟投资开设,专门用来接待最高规格的私人宴请活动,其内部各类设施一应俱全,更有无数美食好酒可人相伴,是沪城,乃至整个华东地区最极尽奢华、纸醉金迷的娱乐场所。

  当然,这家私人会所,入会门槛同样高得吓人,一看人脉二看财富,三看底蕴四看潜力,必须同时满足这四样先决条件的人,才有机会成为该会所的会员,有资格邀请客人来此消费挥霍,多少达官贵人挤破脑袋想进一次该会所,蹭个面子,都不得机会。

  而今夜,会所被人包了整场,一箱箱红白美酒,一道道饕鬄美食,一位位妙龄女郎,不断被送进会所最大的包间当中,其内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可谓是一场狂欢盛宴。

  突然,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助理小心翼翼地推门走进包间,来到正坐在主桌上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秃顶中年男人身旁,对他耳语了几句。秃头男子冷哼一声,显然对助理打断他的行为十分不满,他扫了眼噤若寒蝉的女助理,没说什么,对包间内的众人解释几句,让大家吃好喝好玩好尽兴,然后快步离开包间,挪行至隔壁的隔音私密小包房内。

  女助理将一支手机递给他,他相当不耐烦地撇撇嘴,接过手机按下拨号。这不是他自己的手机,而是特调处华东分处专门给他配备的防监听专用电话,当电话接通时,他的语气立刻变得谦虚热情起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哎,付科长!你好你好你好,不知道这么晚了,找我有何贵干?”

  华东分处付东流科长公事公办的语气从听筒内传出:“严总,你好,我刚接到通知,特意知会你一声。华北分处第五科科长姜峰,也就是‘2019血池事件’中唯一幸存的当事人,他…目前下落不明。”

  齐鲁矿业董事长,齐鲁严家族长严轰听闻后,先是一愣,随后诧异道:“下落不明?什么意思?你上次不是说,他被你们软禁着在,找机会会处理他的记忆问题么?”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这…分处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华北分处处长韩德怀把他死保了下来,我们最终放弃了这个方案,他本应在华北分处进行软禁,可据我们的探员报告,他昨日已悄然逃离了监护室,还摘除了身上的定位装置,因此…”付东流有些汗颜道。

  严轰简直是惊了,你们这究竟是什么职能部门,一个受伤的大活人都能光天化日下弄丢,还超自然管理,你们连普通的日常管理水平都达不到吧!可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董事长,不会跟小科员一般见识,于是他和蔼可亲地安慰道:

  “付科长,感谢你专门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但我想,就算姜峰下落不明,他也不至于脑子不清醒,跑来找我们齐鲁矿业的麻烦吧?贵处在这段时间,派了几乎一个队的人员来保护我,我可是受宠若惊,姜峰就算敢来,他恐怕也是有去无回,呵呵,你说是吗?”

  付东流:“严总,你可千万不要小看姜峰,他可是DI试炼8强选手,实力不容小觑,我现正往中心大厦赶来,在我来之前,请严总不要离开大厦,我…”

  “喂?喂?…信号不好,付科长我先挂了哈。”

  严轰挂断电话,冷笑起来:“什么玩意儿?拿个年轻人来要挟我?我严轰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们所谓的狗屁特调处,有个吊了不起的!

  老子这次花了15亿给华东分处,花了100亿走通那个啥有关部门的关系,不就轻松搞定了?老子有的是钱,而且还为华夏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老子需要怕任何人吗?我看,这个付科长,怕是想找个由头,单独来我这里捞点油水吧,当我不明白?

  小刘,去,给我用大手提箱装200万现金,分发给保护我们这几天的家伙,然后给我准备个清白的电子账户,往里面存500万,一会送给过来的付科长。他们忙活半天,一惊一乍闹了几天,不就是为了这个么,就当打发要饭的,权当喂狗了。”

  女助理乖乖领命而去,留下严轰独自呆在隔音包间里,他站在窗前,从沪城中心大厦110层向外凝望着整座城市。繁华不眠的夜景,一座欣欣向荣充满生机朝气希望的城市,而他严轰,正是缔造这一切歌舞升平的背后砥柱。

  作为华夏最大,能够比肩国有矿企体量的家族私企,没有他的矿业帝国,没有他上下打点,贯穿华夏的通天手段,他不可能拥有今天的一切,不可能站在华夏最璀璨的明珠沪城之巅俯瞰这座城市。

  他能走到今天,除开个人野心实力外,当属血池里的黄金功劳最大。要知道,十五年前,齐鲁矿业还仅仅只是个齐鲁省内不起眼的小型矿产企业,能够如此迅猛发展,一跃成为行业领头羊,这其中少不了海量的资金运作与坚定的政府支持。

  而黄金,则是他严轰叩开每一位强大利益相关者大门最好的敲门砖。

  这一切,都缘于十五年前,他们家族偶然意外发现了大QS区里的神秘血池,他们花了数年时间,不惜用人命牺牲填充,终于确定了血池的运转原理,以及探寻出最有效的分离开采血池黄金方式。

  可以说,齐鲁矿业能站在行业顶端,是踏着累累白骨,靠着成百上千条人命换来的。而且,最近几年,血池愈发表现出极不稳定的变化,它对鲜血的异常渴望,已然超出了严氏家族这十多年对它的掌控。

  然而,严轰对此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血池终究不过是个吸血转化出黄金的“炼金石”,只要拿足够多的人命去换,黄金总能得到。

  反正都是些贱民,命又不值钱,死了还能为国家做贡献,不也挺好么?严轰如是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