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龙医 > 第215章 蔓延
  九龙神火珠,本是传承到了火云不臣的手中。

  此刻,火云不臣已然身死,肉身与“灵”,全部灰飞烟灭,自然而然的,这枚九龙神火珠之中,所有的火云不臣祭炼留下的烙印,也都消散了,真好可以被天地灵种所吞噬。

  灵龙的天地灵族吞噬了这一枚九龙神火珠,九品上位巅峰的火属性传承灵器,立刻之间,就放射出无穷光华,赤莹莹的一片灿烂,就如同是一枚天地本源的火灵种子,激烈地颤抖着,翻腾着,在通灵之塔的虚空世界之内,猛烈地晃动,每一次动荡,都倏忽其左,倏忽其右,痕迹诡秘,似乎是在这虚空之中,摹画着一种玄秘深邃的符文。

  玄河等人自不去管它,那灵龙的天地灵种,虽则强悍,然而若是失去了那座灵晶石矿藏的天然优势,就不足为道了,九品上位的传承灵器,是何等得厉害,只怕是要彻底地吞噬炼化,汲取出其中的九道远古天龙之气,对于这头长虫而言,也不是甚么易事,绝非一时半刻之间,就能够功成的。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自然,更遑论是是条长虫一直心中念念不忘的那具尚在上古神武道遗迹之中的远古天龙的遗骸了。

  现在,玄河感到自己前所未有得强大,一股强烈的强者之心,在他的胸腔之中,蓬勃奔动,然而转念一想,忽然惊觉,自己所有的呃强大,都是来源于外物,而这些外物,更是无一不是轻易不可显露于人前的存在。

  无论是落日神枪还是通灵之塔,都是天大的祸端,也只有此时此刻眼前这几人知晓罢了,就算是大柱子等人,都是不敢稍漏一丝口风。

  就算是这条长虫,已经彻底地摄神驯服,尊他为主,只要再回一趟那座灵晶石矿藏,为它重新凝练一具灵龙之躯,就立即一头实力强悍,堪比尊者境界巅峰,甚至还要犹有过之的得力打手。只不过,这条长虫,也不可轻易显露。

  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龙”这种东西,早就已经成为了世人眼中的神话图腾,哪里有人真正的见过。

  也只有他们几人,因为无匹实力而心志强大,以及丹丹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才能够安然处之,没有显现出太多的震撼来。

  目无神说,他是冥冥之中,似乎有着天赐机缘笼罩着,玄河转念一想,果不其然。

  只不过,这种机缘,说不上好,也说不上歹。

  “师父,我们甚么时候,前往上古遗迹,为无神前辈施展秘法,复生肉身?”

  玄河淡淡问道,到了这时,玄河忽然明白了一丝。目无神和火云月子,迫不及待地想要施展那秘法,以远古天龙的遗骸作为祭奉,为目无神重新凝聚肉身,可谓是违逆天地造化,夺天之举,所为的,无非就是一个机会。

  撕裂天界之门,飞升天界的机会!

  自从一万年之前,落日枪皇君长河,与落日峰飞升之后,万年以降,也不乏有天位之境的强者,按岳山所言,就是当世,只怕也不在少数,然而这些历代绝顶强者,屹立于苍灵大陆天穹之下,最接近那诸天世界的存在们,却没有一个,能够真的撕裂天界之门,飞升其中,去遨游诸天,一览世人不能怀想之胜状。

  当然,这其中,也并不一定就真的没有天赐机缘之辈,须知不是每一个绝代强者,都如同那落日枪皇君长河一般,飞升之际,容得千万人膜拜瞻仰。

  岳山闻言,轻轻一笑:“不急。”

  见岳山此状,不仅是玄河,连同火云月子的心底,也渐渐地平复了一丝。岳山心中有结,这是桎梏他的一道命门,此时看来,已经稍稍开启了一丝。

  这位被尊称为“武者的荣耀”的山岳.武尊,其实心中有着比任何人都强大的武者之心,强者之心,因为他的一生之中,都贯穿着一对男女。

  他的兄长,以及他最为在意的那个女子。

  他的兄长,本就是南荒之地一代强人,纵横天下,无往而不利,及至后来,竟然深藏于血脉之中的魔道觉醒,从此以后,更加张扬,魔威无量,成为了一直滞压在岳山心头的一座沉重山岳!

  后来,目无神天位已极,妄图撕裂天界之门,容得诸天,以他的强悍,终究是功亏一篑,连肉身,都湮灭在了天威之下。

  不过,也只有他这等强悍人物,肉身湮灭于天威之下后,竟然还能将一条残灵走脱,直至如今,仍然是如此之悍猛,杀神如同屠鸡宰狗。

  “部落之中,还有许多后事,需要整肃,必须要为丹丹的继位,扫清一切障碍。”火云月子略显忧心地说道。

  目无神一如既往地彪悍凌厉:“但有不服者,一律诛杀,岂不干净?”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他说话之间,那魔躯之中,煞气翻滚,漆黑魔气的面目之上,也是股股凛然杀气在翻动,却显得不但不令人恐惧,反而要生出一股为之心折的意念来。

  火云月子妩然一笑,颊颜生辉,浓睫如扇,肤似腻脂,恍然直视云端端坐的神仙妃子,只不过是那一眸清泓情谊,可堪三江四海,也承载不尽,“夫君说是,那便是吧。”

  目无神依旧端坐着,魔气熊熊,似乎烈焰燃烧,凡人不可稍近,此时也不禁略显出几分波动的情绪,传荡在这一方虚空之中:“也罢,随你作主便是,你们部落之中,人数众多,在我看来,不过是收复了诸多军队,掌握力量,就能控制得住人心,可保得丹丹族长之位,承袭无碍,直至下一代,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说话间,目无神目光复又投注向了玄河:“我等终归不能守得丹丹一生一世,来日方长,玄河,我对你期望甚切,你可明白?”

  玄河心中大呼,我明白个屁,脸色却是不禁一动,略显尴尬,点头之间,算是应了。

  “好!月子,你这便去安排族人,调遣人力军力,开赴那一座灵晶石矿藏,这八万多的魔靥傀儡,正好可以充作劳力,发掘矿藏,安排下来,也差不多便是可以召开部落大会,而后,我们就出发。”

  “嗯。”火云月子柔柔地应了然而一双秋水清眸之中,却是闪烁着浓烈的火焰,显然是她比任何人,都渴望着目无神能够彻底地复生的那一天。

  玄河当下施展法诀,将火云月子就送出了通灵之塔的空间之中,随后,他与目无神,岳山,以及丹丹,也都出去。

  此时,火云主裔的本部大灵寨之中,四处皆是肃然穿过的军队。部落的其余几大强力骑军,已经被火云流飙大长老和“明”彻底地控制住了,当然,这其中也假手了第一骑军的力量。与此同时,原本预备进入本部核心地域,协助火云不臣,一举逆反成功的北,西,南三大集团军,也毫无疑问地立即调转了口风,自称前来为族长平复叛乱的,得到了火云月子的授意,“明”喝命他们原地驻扎等候族长大人的亲命,而忠诚于族长血裔的东方集团军,也已经调集过来,以防不测。

  一场轰轰烈烈的祸乱之后,必不可少的就是大刀阔斧的整治,所有危险的人员,全部都要灭杀掉,这是任何强权力量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

  玄河与岳山,仍旧是前往使宾部的第三号灵塔,只不过是一起的,除了丹丹之外,还有一名一声黑袍,连头面也遮蔽了起来,身形高大的神秘人物。

  但是,他们却在使宾部区域遇到了一桩使劲。

  使宾部第九号灵塔,在使宾部区域所有的灵塔之中,位列前十,一旦住入了外宾,自然是身份不低的贵客。

  玄河一行缓缓而过,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拦,却在这座灵塔的院落之外,听到了一阵奇异的喧嚷。

  “为甚么禁制我们的出入?我要面见族长大人!”一个冷厉清朗的声音喝道。

  围堵在院落之前的,是一众灵侍军的成员,显然,他们是按照火云月子的命令,严格控制使宾部所有人的出入。

  “我们正是在执行族长大人的命令,封锁使宾部,任何人等,不得擅自出入!”

  实在是太过巧合,玄河一眼之间,就扫到了熟人。

  不仅仅是那位正在说话的灵侍军降临,就是那位白羊属将,他的身边,还有织田信长,火凤齐察等数人,更因为,这座第九号大灵塔之中,居住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风部落风间仁一行人。

  此刻奋力辩驳的,正是风间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