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先生传奇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沉思
  “焦渥丹,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紫儿一拳捶在车厢上,没有注意手下的力度,车厢的木板都被砸裂了:“管好你的事儿,尽好你的本分。其他人的事儿不是你能过问的。”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冉奴听了紫儿的才明白,紫儿看起来小,其实和焦渥丹可能是一辈的。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焦渥丹显得如此之老,紫儿显得如此之小,还有风桥…紫儿可是叫风桥师兄的。

  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如何?难道真是一辈儿的?之前在店里面他们三人的称呼原来不是胡诌的。

  冉奴觉着自己脑袋是不是之前被撞了一下,一下子被撞傻了?他们的关系怎么捋都捋不清楚。

  冉奴咬着嘴唇,内心之中没了底,冷月观…上面的人真的清楚吗?难道冷月观的传说也是真的?真的有人可以长深不老?那为什么焦渥丹显得如此之老?

  冷月观里面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就像她,但凡有点儿法子,谁会想着练那种邪门儿的…

  冉奴莫名对焦渥丹起了惺惺相惜的心思,焦渥丹正和紫儿剑拔弩张地对付着,谁管一个不相干的人是什么心情。

  紫儿进了车厢,前面自然是宝蓝驾着马车。宝蓝听着车厢里面气氛不对,便出言提醒道:“两位门主,小姐该换药了。”

  紫儿和焦渥丹听了宝蓝这句话立马偃旗息鼓,紫一只手儿把冉奴提溜到马车前面和宝蓝坐着:“我们换药的时候你别进来,你进来的话就当你别有用心,杀无赦!”

  冉奴委屈巴巴地小声嘀咕:“如果奴家想弄死一个人,一定要在场吗?真是的…”

  紫儿和焦渥丹憋了好半天的气,才说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焦渥丹叹了口气:“我见这样的情况见多了,你么…多数见的是流血的场景吧?”

  “哼,这个你有什么好炫耀的?当时死在我手下的人也是…”紫儿说道:“既然你来就你来,我给你搭把手。”

  紫儿没有发觉自己故作逞强,其实声音都是抖的。

  焦渥丹没有用这个调侃紫儿,对坐在前面的宝蓝嘱咐道:“宝蓝巴车驾慢一点,稳一点儿。”

  “两位门主放心吧,目前这种小道,我还是能驾得稳稳当当的。”

  焦渥丹默默地褪去了梅栎清的衣裳,再拿小刀把裹着药的布给割开一边,紫儿把梅栎清扶着摆弄成半坐着的姿势。焦渥丹把裹药布一圈一圈解下来,梅栎清胸前的那个大洞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从梅栎清身上散发出一股腥臭味儿,那是一种既伴随着腐烂,又伴随着新肉长成的味道。

  冉奴对这类气味儿极为敏感,在前面破口而出道:

  “这是什么味道啊,臭死了臭死了…那位梅大小姐是不是要死了?死了的话赶紧扔下车去,哪石灰粉铺上深埋了,要不然养起了疫病,那可是会死人的。”

  宝蓝第一个冲出来反驳冉奴的话:“你给我闭嘴!我们没杀你已经是念着上天的好生之德了,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踢下马车去!”

  冉奴没想到看起来脾气最好的宝蓝也会说恶狠狠的话,连她都吓了一大跳:“奴家不就随嘴一说嘛…”

  “冉奴,把她扔下去。”紫儿冷冷地说道。

  “别别别,你们让奴家闭嘴就闭嘴。不说了,奴家一个字也不说了。”冉奴连忙摆手道。

  冉奴闹腾的这段时间,焦渥丹已经熟练地把梅栎清身上的腐肉给剜去,再撒上止血生肉的药粉,把准备好的新的裹药布拿出来给梅栎清裹上。

  紫儿把衣服扯过来给梅栎清一件件穿好,从衣服里面遗落下来的靛蓝色白梅香囊落在紫儿的掌心,紫儿会心一笑:“这孩子…之前以为香囊他丢了呢,没想到到了栎清这里…”

  焦渥丹瞅了一眼那枚香囊,会心一笑道:“那傻小子还有这样的心思呢,我可没看出来,还以为他只会表面恭恭敬敬,暗地里一口一个卿卿地喊…”

  冉奴还想往下听,宝蓝喊住了她:“冉奴你是南疆人还是大魏的人?”

  “奴家…也不知道。”冉奴捧着自己的脸陷入了沉思:“拈花教里面的嬷嬷说奴家是南疆人,可奴家又觉得奴家像大魏人…”

  宝蓝叹了口气:“你这些年来日子过得肯定不如意吧?”

  “奴家不过是一介奴婢,要真算起来,比你们大魏的奴婢还不如…在最底层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也就算了。死了也就死了,连尸骨也不留不下来。奴家想要祭拜那些小姐妹都不知道去哪里祭拜去?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要不然是被剁碎了喂狗,要不然就是扔到万虫谷里面喂虫子。奴家早就习惯了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了。”冉奴的一只脚悬在半空,前后摇晃着,脚铃跟着也不紧不慢地响起来。

  “那你有没有想过出逃?”宝蓝问道:“你有那么一身的俊功夫,也能容易逃出去啊?”

  “你以为那么简单呢?”冉奴嗤笑道:“奴家的功夫在教里面不算高的,比奴家高的有的是,恐怕奴家脚还没抬起来,立马就被人扔去喂虫子了。”

  “那你可以避开拈花教里面的耳目啊。”宝蓝说道:“就是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

  冉奴伸出兰花指,指着自己的嘴巴说道:“不是只有你们大魏人会下毒,拈花教也会下毒。”

  冉奴一下子拉开自己的衣襟,心口的娇肤也露了出来,她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奴家身上不光被下了毒,和你们里边那位一样,也被下了蛊虫。你说说,你让奴家哪里逃?你们说得多轻巧。”

  宝蓝眼神黯淡了下去:“冉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冉奴一下子觉得没趣了:“你和我道什么歉啊?你们大魏人真逗。你老老实实驾着你的马车吧,你哪儿来那么多话。奴家也是被你绕进去了,才和你这个小奴婢说了那么多废话。奴家要歇一会儿,等到了地方你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