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迷踪谍影 > 第三百零一章 重大反转
  一向严于律己,以维护法律公正为己任的齐方正不得不抬高自己的声音几次提醒,才能让罗德维尔法官阁下让大家安静下来。

  齐方正气急败坏:“倪三宝,你造谣中伤,败坏一个检察官的名字,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请不要威胁我的当事人。”汤元理提出了严正警告:“检察官阁下,你可以继续提问和本案有关的问题了。”

  齐方正也不敢用“渣滓、败类”这样字眼来形容倪三宝了:“倪三宝,绑架姚宏图是不是你做的?”

  “是我们做的。”倪三宝爽快的承认了下来:“我们一共有八个人,七把枪,我胆小,所以没敢拿枪。我们的老大叫……张子强……绑架了后,我害怕,这要被抓到是要砍头的,所以我就去自首了。”

  “你还知道要砍头?”齐方正冷笑一声:“说吧,为什么要绑架姚宏图,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倪三宝缓缓说道:“是姚慕青让我们绑架的。”

  “轰”。

  整个法庭都炸锅了。

  坐在旁听席上的姚启义面色变得惨白。

  他没有激动,没有谩骂。

  看他的表情,似乎反而明白了一些什么。

  罗德维尔法官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让法庭安静下来。

  “你造的这个谣很不高明。”齐方正也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犯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姚慕青是谁?他是姚宏图的祖父,而且,姚慕青只有这么一个孙子。从正常人的思维来考虑,在座的有哪一个人认为,一个疼爱后代的祖父会绑架自己的孙子呢?”

  合情合理的推断。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姚慕青也不是真的想绑架。”倪三宝有些语无伦次。

  齐方正觉得自己可以给刚才的丢脸扳回一城了:“不是真的绑架?难道姚慕青在和自己的孙子玩游戏?雇佣了八个拿着武器的绑匪,来场刺激的游戏吗?”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倪三宝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的老大张子强,很早就和姚慕青认识了,那次他把我们老大调到了上海,说让他去华通面粉厂绑架一个叫姚宏图的孩子,还说事成之后,给我们十万大洋。”

  “一派胡言!”齐方正不屑一顾:“任何一起绑架案,都是有目的的,为钱,为仇。姚慕青绑架自己孙子的动机何在?为钱?难道他绑架自己的孙子再来勒索自己?为仇?他和一个六岁的孙子能够有什么仇?”

  庭审到现在很少开口的汤元理忽然说道:“法官阁下,我请求发言。”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允许。”

  汤元理站了起来:“我认为倪三宝的证词,很有可能。大家试想一下,整起绑架案策划精密,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更加关键的是,大家注意一下,绑匪得手后藏身在哪里?康脑脱路352号,那是姚慕青的老宅子,绑匪怎么知道的?他们又是怎么进去的?”

  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齐方正立刻问道:“动机呢?姚慕青的动机又是什么?”

  “动机?”汤元理笑了笑:“这就是牵扯到了姚家的隐私了,本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别人的隐私,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然后诚如检察官阁下警察挂在嘴边的话,维护法律的尊严是最神圣的事,所以,有些不该说的话我也不得不说了。

  在上海滩其实也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我就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流言。姚宏图,他其实并不是姚启义先生的儿子,也不是姚慕青先生的孙子,他其实是姚慕青和自己儿媳所生的孩子!”

  乱了,完全乱了!

  这个流言,其实在旁听席上不是没有人听到过,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还是足够带来震撼的。

  “安静,安静!”罗德维尔法官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法庭重新变得肃静:“汤律师,你说的这些是需要证据的。”

  “当然,证据我一会就会呈上。”汤元理不慌不忙地说道:“姚启义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他痛恨自己的父亲,带着儿子……不,应该叫弟弟,住到了华通面粉厂,并且不允许弟弟和自己的父亲见面。

  我还是很同情的,但同情不等同于法律,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姚慕青先生因为太思念自己的孩子,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策划了这起绑架案,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倪三宝因为害怕,而投案自首,这才能让这起绑架案的真相浮出水面。”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都是你的猜测!”齐方正抬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诚如法官阁下说的,证据呢?”

  “法官大人,我请求召唤证人春妮。”

  “她和本案有关系吗?”

  “有,而且非常重要。”

  “同意。”

  春妮被带到了法庭上。

  估计也就二十岁出点头,穿的很土,一看就是从乡下才来大上海的。

  站在证人席上,浑身直哆嗦,要多害怕有多害怕。

  倪三宝看了春妮一眼,捂了捂嘴。

  这帮人,跟着自己时间长了,一个个都成戏精了。

  等到战争结束,要是他们都还活着,自己非得成立一个电影公司,演员就请他们。

  汤元理安慰着春妮,让她安静下来:“姓名。”

  “春妮……”

  “姓呢?”

  “孟……”

  “身份?”

  “啥?”

  “你是做什么的?”

  “哦,我是姚家的丫鬟,刚刚进去的。”

  “那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法官大人,还有必须要说清楚,为什么你才进姚家,就知道这些事情。”

  春妮胆怯的看了一眼罗德维尔法官:“那天,我去老爷房里收拾房间,老爷的一块表落在了桌子上,我一看就贪心了,藏到了口袋里,没想到,这个时候老爷和少夫人的声音传来。我一害怕,担心偷东西的事情被发现,就藏到了床底下。

  老爷和少夫人进了屋子,老爷问,孩子还是没见到?少夫人说,姚启义死活都不让我见。然后少夫人还哭了。老爷安慰了几句,悄悄的告诉少夫人,不要急,很快就能够和孩子见面了,因为他找了几个人,要把孩子给抢回来。

  后来,我听说姚宏图被绑架了,我猜这会不会和老爷有关系?万一老爷被抓了,我偷手表的事情会不会暴露?我真的害怕,所以我就决定去找个警察报告这些,我找到了乔治探长,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倪三宝听的心里唉声叹息。

  演技浮夸。

  本来还以为她们演技精湛呢,没想到如此浮夸。

  口齿太清楚了。

  一点都不像个才从乡下上来的小丫头。

  还有,姚慕青绑架孩子,和你偷表暴露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你怎么就找到了乔治探长?

  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还好,这次不是要给姚慕青定罪,要不然这么多的破绽非出事不可。

  嗯,看起来什么时候要给这些特工去上一趟培训课了。

  名字就叫……

  演员的自我修养!

  “这不可能。”果然,齐方正敏锐的捕捉到了春妮话里的漏洞:“姚家住在愚园路,附近是静安寺捕房,这个春妮,为什么要跑到位于六合路的老闸捕房去自首?这不符合常理。”

  “我……我是乡下人。”春妮怯生生地说道:“我迷路了。”

  这个理由好啊。

  倪三宝心里大赞。

  虽然演技浮夸了些,但是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嗯,有培养前途。

  “这不是最主要的,齐检察官。”汤元理立刻说道:“正好,姚启义先生就在旁听席上,我们可以向他求证一下,姚家三代人的真实关系。”

  虽然是件极度丢人的事情,但罗德维尔法官并不在乎这些,所以哪怕姚启义再不乐意,他还是被要求站在了证人席上。

  并且罗德维尔法官严肃的警告了他,他必须如实回答问题,否则将以作伪证罪同样遭到处罚。

  “没错,姚宏图是那个老东西和我老婆生的。”姚启义红着眼睛,几乎在那咆哮了:“那个老色鬼,连自己的儿媳妇都不放过!我是姚宏图到了五岁的时候才知道真相的。我恨那个老东西,也恨自己的老婆,可是姚宏图是无辜的,他毕竟是我的弟弟啊。

  我把姚宏图带到了面粉厂,拒绝老东西的任何探视,他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生怕我闹了出去,不敢和我翻脸,一年多了,一直都这样,我想,也许以后都这样的,直到发生了绑架案为止。好吧,老东西现在得逞了,他得到他的儿子了!”

  真相大白。

  过去的流言都是真的,姚宏图真的是姚慕青的儿子。

  “虽然姚宏图是姚慕青的儿子,但并不代表是他策划了绑架案。”眼看案子有被翻转的可能性,齐方正急忙说道:“证据,我们需要证据,仅仅凭借这个倪三宝的一面之词,是无法给姚慕青定罪的。”

  “齐检察官,我知道你和姚慕青的关系不错,担心自己的好友被牵扯进这件案子吗?”汤元理一笑:“尊敬的法官阁下,鉴于案件发生了重大变化,我建议立即传唤姚慕青为本案重要证人。”

  “同意。”罗德维尔法官不容分辩地说道:“立刻传唤姚慕青,本案延后至下午1点继续开庭审理,现在,暂时休庭!”

  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