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降媳妇姐姐 > 第二百零一章:我到底又喜欢谁?
  “哎,我还听说啊,在这次方大少爷炼制出四阶高级丹药之后,本来一区战场上的龙明大师,都想要直接飞过来收方大少爷为衣襟子弟的,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龙明大师没有来吗?”

  “真的假的?龙明大师可是当今世界上三大绝世炼丹师之一啊!他不是早就不收徒了吗?”

  “这事儿绝对是真的!至于为什么龙明大师没有来,那是因为他觉得方大少爷的能力,可能远远不仅于此!所以决定在决赛场观察后,再下结论。”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啊?你是说龙明大师之所以不过来,是因为怕方大少爷的能力会太强,他无法指教?”

  “对!我家是天疆的,这事千真万确!”

  ……

  听着周围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有80%的话题都在说着方任然。

  方任然就搞不懂了,自己怎么就突然冒出来几个粉丝?还有龙明要来收自己为徒?

  话说粉丝这事也就罢了,至于那龙明,方任然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老头可是经常在网上给他清安账号发私信,向他问很多关于炼丹方面的难题,每次他给点拨几分,那老头都要很礼貌的说一句:谢过清安老哥。

  那老头要过来收他为徒?可别闹了。

  要让那老头知道,他一个22岁的小伙,是他喊了好几年的老哥……

  老年人心脏不好,万一他给吓着了可咋整。

  听着众人的言论,方任然已经到了观众台上,场地中心还在进行着本赛区的炼丹决赛。

  而在场地的中央,十二名穿着道服的天道剑派子弟刚好落在几名监考人员的身边,收起了随身携带的飞剑。

  方任然直接去了观众台的最后方,白栖也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周围源源不断有贵族上来搭话,方任然简单说了两句,那些人也都很识趣的离开了他。

  场上,七长老等一众监考人员看到他们降落,立刻上前去说话。

  “宋将军,芙兰殿下……”

  七长老这边才刚刚开口,宋莫卑就微笑着对着他做了个止声手势。

  众人一愣,宋莫卑转过身,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飞出,直接笼罩了整个考试场地,将一群正在考试的学生包裹其中。

  “这是天罡正气塑造的隔音罩?”

  “宋大师兄真是对人对事,都一丝不苟,竟然连自己的谈话,都会怕打扰到考生。”

  “宋大师兄总是这样喜欢为他人着想,品行令人佩服!”

  ……

  随着一层隔音罩出现在考场上,整个观众台的议论声就开始大了起来,宋莫卑和一群天道剑派的子弟,也开始和七长老等监考人员谈笑。

  方任然眼睛扫过天道剑派每一个人,却没有发现他们身上有携带类似于空间戒指一样的东西存在。

  这让方任然挺好奇的,空间戒指他还暂时没有对事件公开,既然没有空间戒指,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空间道具,那头因陀罗天的虚空兽又会被藏在哪里?

  那虚空兽可是几十米高的庞然大物,这些人到底是怎么运送的?

  抛开了这个问题,方任然的目光着重的放在了夏芙兰身上,这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子,单看外貌,根本让人联想不到她是一个曾经害过玄女的阴狠之人。

  至于宋莫卑,方任然只是看了几眼就略过了,这个人和众人口中传言中的大多一样,为人处世会让人很舒服,给人的感觉会让人认为此人君子之性。

  当然,方任然目前也只能看到他表面上的一些东西,而夏芙兰则不一样,她的阴狠可是方任然很清楚。

  若不是因为她是天道剑派的宗主之女,被众人称为天道公主,她早就不知道要被九天兵团杀个几万次了。

  不过说句实话,这夏芙兰的身份还真的需要顾及很多,天道剑派,那可是天疆之外的土地上,所有道门的最强宗门,实力强大程度和天疆白家旗鼓相当,所以夏芙兰也会被众人称为公主,这也是有原因的。

  “你不去见见?”

  不一会,方任然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白栖,见她居然还站在自己的身边,目光看着场地中央,却没有动作。

  “我……”

  白栖看了方任然一眼,又看了看场地上的宋莫卑,在这一刻她心中之前的那股纠结感,忽然再次的升了起来。

  她想去和宋莫卑说几句话,但是又怕和身旁的人距离如隔鸿沟。

  “我带你去?”方任然叫她这样子,就开口道。

  听到他这句话,白栖心中纠结的感情化作了一团遭,咬了咬牙开口道:“你能不能别再这样子为我着想了!”

  “我怎么了?”

  方任然愣了愣,她的声音有些太大了,方任然赶忙用真气升起一道隔音层,因为周围的目光实在太过惹人烦。

  其实就算白栖不过去,他待会也要过去的,毕竟对于那夏芙兰,他可是要主动去挑事的。

  “我不想看到你再这样受伤!你到底懂不懂!”白栖看到他升起隔音层,也不在抑制自己的情绪,直接大喊了出来。

  “我没受伤啊。”方任然处于懵逼状态。

  “你还装!”

  “你该不会又以为我是在喜欢你了吧?”

  “你本来就喜欢我!不就是因为想要放手,因为我有喜欢的人,所以才不敢承认的吗!”白栖道。

  方任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整个人满脸无奈,看来上次他说的那句话,在白栖这里影响很大啊。

  “等明天去决赛场,到时候我一切都会和你说明。”

  白栖一听这话,就更加气愤了:“说什么明?想说你不想再见到我了?想说你玩命也要把我们之间的婚约给解除?想说我们的关系必须一刀两断?是不是!”

  方任然被她这一连串的问句给搞懵了,无奈道:“你脑袋里到底装得什么东西……”

  “装得都是你!”白栖大喊道。

  “哈?”

  方任然更是懵了个大逼。

  “我从来都没有一连这么多天发脾气!就算来大姨妈!我在家族之外也都很淑女!偏偏到了你这,我比待在家族的时候还要任性!吵闹!让人厌烦!都是你!”白栖大喊道:“你知不知道我都要疯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自己到底又喜欢谁!”

  “……”

  方任然彻底的无言以对了。

  这丫头……好像并不是因为脑补的问题,而是因为自己给她的误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