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四爷小娇宠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眼看着沐婉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胤禛也在床前守了一天一夜。

  又到了吃早膳的时辰,苏培盛站在屏风外小声提醒道:“主子爷,该吃早膳了。”

  只是坐在绣蹲儿上的人一动不动。

  苏培盛无奈叹气,只好出去寻李嬷嬷。

  “嬷嬷,您看?”

  李嬷嬷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便问赵嬷嬷道:“当年你跟在主子身边,最后主子是怎么醒过来的?”

  赵嬷嬷略显尴尬道:“当初夫人没请大夫,只是尽可能地给主子喂一些参汤。”

  苏培盛闻此便建议道:“可否请舒舒觉罗夫人过来?”

  “夫人过来的话,或许主子听到夫人的声音,能快速醒来也未可知。”

  李嬷嬷附和道:“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连右院判都束手无策,只好各种方法都试试了。”

  “那杂家这就去禀报主子爷。”

  “嗯,去吧。”

  苏培盛再次放轻脚步进来,“主子爷?”

  过了一会儿,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什么事?”

  “奴才听嬷嬷们建议,或许去舒舒觉罗府请舒舒觉罗夫人过来可能会有效,您看?”

  苏培盛只见隔着屏风那隐约可见的身影动了一下,“你亲自去接。”

  “嗻。”

  兆佳氏听到沐婉再次昏倒,虽然之前发生过,但心里仍是急的不行。

  一来到四贝勒府就直奔玉宁院,这时候也顾不得去正院向乌拉那拉氏请安了。

  兆佳氏绕过屏风来到拔步床前,看到胤禛胡子拉碴的样子,便知道他在这儿守了很久了。

  “四爷,您去歇歇吧,沐沐这儿有我呢。”

  胤禛僵硬地抬起头,“夫人,沐沐上一次这样了多久?”

  兆佳氏拿手帕擦了擦沐婉的小脸,“三天两夜呢,那时候她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可把家里人吓坏了。”

  胤禛轻轻握着沐婉的右手,“这次虽然没有忽冷忽热,可真真是把爷吓着了。”

  兆佳氏再次劝道:“四爷,您去梳洗一下吧,再吃点东西,有我在这儿看着沐沐,您可以放心。”

  “不,爷想在这陪着她。”

  接收到李嬷嬷的信号,兆佳氏又说道:“四爷,一会儿弘轩说不定要闹着过来了,您还得看着他呢,您先去梳洗一下吧。”

  之后李嬷嬷、赵嬷嬷也轮番加入劝说,胤禛无奈之下只好随苏培盛进了浴房。

  “让小厨房给四爷准备一些粥吧,我担心他现在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是,老奴这就去。”

  兆佳氏这才坐在床边,握着沐婉的手,带着哭腔道:“沐沐,我可怜的儿,这是又受苦了......”

  胤禛是速战速决,快速梳洗之后又随便喝了几口粥,便进来了。

  看到兆佳氏在喂沐婉参汤,胤禛便道:“夫人,可能喂进去?”

  兆佳氏摇了摇头,“上次还能喂进去一些参汤,这次竟是全流出来了。”

  “爷来吧。”

  兆佳氏还想问怎么喂,但转念一想,便说道:“那我去看看弘轩他们。”

  “嗯。”

  虽然还是喂不进去多少,但胤禛只能增加喂的频率。

  小心地把沐婉放下来。

  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脸。

  “沐沐,你可知道,爷这几天,心里比凌迟还要苦楚。”

  以前的胤禛,因为主观以及客观的缘由,不懂爱,也不知道如何去爱。

  自从与沐婉心意相通以后,胤禛渐渐地学着如何去爱。

  不知道别人爱一个是什么感觉,胤禛觉得自己为沐婉去死都觉得心甘情愿。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她躺在床上没有知觉,好似有把刀刺在了心口。

  胤禛执起沐婉的右手放在唇边,“沐沐,快点醒过来吧,弘轩他们需要额娘,你知道吗,弘轩昨天一天都在陪着你呢,吵着闹着要见额娘......”

  顿了顿,胤禛继续说道:“爷也很需要你,爷无法想象没有你的生活......”

  兆佳氏本来要进去,只是看到胤禛微微抖动的肩膀,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这大概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虽然沐婉听不到,但她能感受得到,希望她能挺过这一劫。

  赵嬷嬷看到兆佳氏退了出来,“夫人,您......”

  “有四爷看着就行了,你具体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刚才苏公公只说沐沐昏倒了,也没详细说。”

  “是,夫人。昨天上午,刚刚吃过早膳,主子就突然晕倒了,主子爷连右院判都请过来了,但右院判也诊不出病症。”

  “沐沐晕倒这事儿都谁知道?”

  提起这个,赵嬷嬷有些气愤道:“夫人,宫里的都谁知道,老奴不了解,但正院那位,哼,她可是积极地很。”

  看到赵嬷嬷这副样子,看来这背后还有什么故事?

  “四福晋怎么了?”

  “昨天下午,福晋来了玉宁院,说是来看主子,但老奴看她打扮的珠光宝气,还穿着蜀锦,分明是来示威的。”

  “那四爷可让她进来了?”

  “自然是没有的,主子爷一句话把她打发了。”

  听到赵嬷嬷如此说,兆佳氏就彻底放心了,看来四爷是真心待沐沐的,四福晋现在不过是一个空位子罢了。

  “随她去吧,一个空壳子,翻不出大浪。”

  “是。”

  “不过,你也要多留几个心眼,这狗急了还会跳墙呢,难保她什么时候咬一口。”

  “是,老奴会多加注意的。”

  “嗯,虽说沐沐这算是在贝勒府站稳了脚跟,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进来,沐沐从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但你们要留个心眼,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提前解决了。”

  “是。”

  兆佳氏其实心里非常矛盾。

  一方面想让沐婉多掌握着宅斗技巧,一方面又不想让她失了天真快乐。

  都说那段让你变得懂事的日子一定很难过。

  而舒舒觉罗府宁愿沐婉活得肆意,也不愿她默默的背负家族重任。

  如是想着,兆佳氏又道:“这些话,你莫要说与沐沐听,私下和李嬷嬷商量着来就成。”

  “是。”

  “虽说一入皇家深似海,但舒舒觉罗家还是希望沐婉不要背负那么多,她怎么高兴怎么来就好。”

  赵嬷嬷劝慰道:“夫人,您放心吧,主子没失了格格的东西。”

  “那就好,那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