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四爷小娇宠 > 第三十七章 过年(一)
  康熙三十七年腊月三十,舒舒觉罗府,汀兰院。

  一大早,大丫头悦琴带着小丫头们进了里屋,有人端着洗漱用品,有人拿着新做的衣服。

  悦琴站在帐子外叫道:“格格,格格,该起床了。”

  “嗯?嗯。”昨天晚上,沐婉和风林、逸乐三人玩儿斗地主到很晚。

  风林和逸乐不知道斗地主是什么东东,但沐婉教了一遍之后,发现不难,玩了几把就体会到了乐趣,一直快到子时了,才在赵嬷嬷的催促下休息。

  “格格,您今天早饭吃什么?”平日里,沐婉十天早饭有八天都在梅院吃,但这几天兆佳氏在忙过年,就让沐婉在汀兰院吃了。

  “嗯?”还没完全清醒的沐婉还有点迷糊。

  “奴婢问您早饭吃什么?”悦琴又问了一遍。

  “哦,早饭吃什么啊,准备一杯羊奶就好了。”到时候再吃些空间里的果子。

  “格格,一杯羊奶是不是太少了,您吃完早饭还要去帮夫人准备晚宴呢。”这只喝一杯羊奶,身子撑不住啊。

  “没事,我再吃几个果子。”

  悦琴看劝不动,只好出去准备了。

  悦画把沐婉扶到梳妆台前,“格格,您还别说,这西洋镜比咱们那铜镜亮了不少呢。”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的,不但玻璃做出来了,镜子也做出来了。

  当时看到镜子,沐婉是惊喜,汀兰院上上下下可是惊吓了,没想到这西洋的镜子竟如此清晰。

  “确实清晰不少。”沐婉也算是十几年终于看清自己的脸了。

  这张脸细看还是和上辈子有所出入的,要比上辈子精致不少。

  沐婉吃完早饭来到梅院的时候,兆佳氏已经在安排晚宴的事了,瓜尔佳氏站在旁边。

  因着这是沐婉在舒舒觉罗家过的最后一个新年,兆佳氏原想着让沐婉操办的,但沐婉担心瓜尔佳氏不开心,就给推了。

  “给额娘、大嫂请安,额娘、大嫂吉祥。”

  “沐沐来啦,快来,你看看这盘子的花色要选哪个?”

  沐婉看了看几个花色,觉得都不错,“女儿觉得都很好,听额娘的。”

  “你这孩子,额娘就是拿不定主意才问你嘛,你看看哪个最合适。”

  “那就选兰花吧。”淡雅一些。

  “行,听你的。”

  “大嫂,怎么不见纳恒呢?”沐婉看瓜尔佳氏站在那有些格格不入,便问道。

  “他吃过早饭就去青松院了。”

  沐婉点了点头,实在是没话聊了,平时也没太多往来,姑嫂做到这份儿上也是不知该如何说。

  “沐沐,你和你大嫂先去青松院吧,我把这些安排完我也过去。”

  虽然不知道兆佳氏为何如此安排,但沐婉还是应了下来。

  眼见着看不到沐婉了,兆佳氏才对宋嬷嬷说道:“沐婉这孩子,有些太善良了,善良无错,但太善良也是一种罪过。”

  “格格年纪还小,又得高人点化,以后会好的。”

  “哎,我是怕她就此定型了啊,在深宅大院儿里,一条蛇咬了自己,不但要还击过去,还要时刻提防。你看她刚才,看瓜尔佳氏站那里尴尬,就想说话化解,虽是好心,但有些烂好心了。”

  “夫人,老奴倒觉得格格这是顾及着大爷呢,在外人面前,格格有分寸的。”

  “哎,但愿吧。”

  ******

  青松院。

  沐婉、运升等人正在玩老鹰捉小鸡。

  “啊啊啊,姑姑快来啊。”纳恒叫道。

  “好,看我无敌爪。”

  无奈运升做母鸡,体格太大,沐婉这个老鹰,转了好几圈也没抓到一个。

  “哈哈哈,姑姑好笨哦。”

  “呀,你别跑,我就要追上啦。”沐婉觉得今天一定要捍卫老鹰的尊严!

  “哎呦,哎呦,格格,您慢点。”眼看着要撞上了,宋嬷嬷忙拉住了沐婉。

  “给额娘请安,额娘吉祥。”沐婉站定之后,看到是兆佳氏,忙请安道。

  “这是玩什么呢?都有汗了。”

  纳恒不知道从哪钻出来道:“玛嬷,我们在玩老鹰抓小鸡,姑姑好笨哦,这么久一只小鸡都没抓到。”

  沐婉一听就火大,“你个小屁孩儿,你三叔当母鸡,我哪能抓到嘛。”

  “反正就是没抓到啦。”

  “你还说。”

  沐婉想去抓他,兆佳氏忙拉住,“好了好了,逗过就算了,还跟小孩子计较,你还小啊。”

  “就是还小嘛。”沐婉撒娇道。这在现代,初中还没毕业呢。

  “好了,好了,莫要闹腾了,跟额娘进去吧,运升、风林、逸乐,你们也进去。”

  “是,额娘。”

  一进屋,老夫人就说道:“这几个孩子也不嫌冷,本来在屋里玩骰子,沐沐一来,纳恒就吵着玩老鹰抓小鸡。”

  沐婉走到老夫人面前,“就是要闹腾闹腾才有过年的气氛嘛。”

  “就是就是,平时都有规矩矩着,这要过年了,也闹腾几天。”风林附议。

  兆佳氏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还过年这几天闹腾闹腾,平时也没见你闲着。”

  “就是,平时你就闹腾。”逸乐也吐槽道。

  “喂,逸乐,你跟谁一边儿的?”

  “好了好了,你们兄弟别争了,继续玩骰子吧。”兆佳氏摆摆手让他们都去了小隔间。

  这也是上面有达奚这个嫡长子顶着,华辉也正当壮年,下面这几个小的,才没什么负担。

  几个人吵吵闹闹的去了隔间,大厅顿时清净不少,“华辉去哪了?”

  “回额娘,老爷说上午有几个同僚聚会,就去八宝楼了。”八宝楼就是沐婉开的酒楼。

  “嗯,也好,不耽误年夜饭就好。”

  “不会,老爷说过了午时就能回来。达奚也跟着呢,说还要安排一下赠送烤鸭的事。”

  老夫人这才想起来沐婉之前说过此事,“嗯,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