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212章 模糊的身影
  是了,原来,还是她太多余了……

  莲儿与他本来就是一对儿,而他之所以喜欢上她,之所以不计一切将她从街上救回,与冯镇南决裂,又何尝不是因为,她那张与莲儿一模一样的脸?

  “对不起。”深深吸口气,眼泪,却顺着眼眶流出,“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和他的以前,竟有过这样一段过往……假若说之前我真的还曾有过什么不甘心的话,那么,此刻,我也已甘心了……你放心,我会离开,从铭熙的身边永远消失……其实今天晚上,我就已经打算走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没骗你……”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不起?”莲儿轻轻呢喃了一句,“一句对不起,就能消融我心中的伤吗,就能让我一觉醒来,发现他的世界里自始至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吗,晚了,一切的一切都晚了,没有什么能消除我心中的绝望,没有……”

  “对不起……”眼前忽然伸出一只手,拂上她的脸颊,莲儿的声音听起来气若游丝,“到了最后,该说对不起的,其实还是我,因为,为了惩罚他的变心,我残忍地利用了你……”

  她猛然一惊。

  慌忙抬起头,却见那张带着凄夜笑容的身子软软倒了下去,而莲儿的嘴角,不断向外流淌着一丝褐色的鲜血。

  而与此同时,门口,亦传来一道撕心裂肺地惊呼,“莲儿!”

  “莲儿!”她大叫一声,慌忙上前相扶。

  却只触到了莲儿手中微洒的药瓶。

  身子,被一条有力的胳膊挥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莲儿……”身边,是夜铭熙悲痛欲绝地呢喃,“你怎么会这么傻……”

  “铭熙,”莲儿艰难地喘了一口气,从他的怀中睁开眼睛,“还能再次躺到你的怀中,莲儿真的好幸福……”

  “莲儿,”夜铭熙低低地轻唤着她,低沉的声音中盛满了惶急,“不要说话,也不要乱动,我现在就带你进宫找太医!”

  说罢,便欲抱起莲儿。

  莲儿却摇摇头,“晚了,这一次,莲儿是真的要永远离开你了……”

  “我不许你胡说,不会的,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莲儿却扯住了夜铭熙的袖子,“铭熙,不要再费力气了,也不要再失去理智,铭熙,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你说,你坐下来,认真听莲儿说话,好不好?”

  夜铭熙猛烈摇头,“不好!我不要听!我现在只要你好起来!”

  “铭熙!”莲儿一急,直直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失去血色的脸庞更显苍白,“难道,你非要等我死了,才肯安静下来听吗?”

  夜铭熙的身子,陡然顿住。

  “第一件事情,就是等我走了以后,一定要替我照沉好哥哥,无论他犯了什么错误,你都不可以杀他,取他的性命。”莲儿躺在他的怀中,潺潺地絮着,面色,却平静若将要入睡的脸。

  他静静听着微弱的声音,心,只觉撕裂般地痛夜,“莲儿……”

  “答应吗,你能答应莲儿吗?”莲儿见他不应,口气中顿时闪出一丝急迫。

  他抓着她的手,“我待他,一定若亲兄弟。”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他凝视着她的眸子,点头,“好。”

  “第二件,就是等到我死后,将我葬进乱坟岗中,然后,将我彻底地忘记,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莲儿!”

  “还有第三件,也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就是等我死了以后,和妹妹成亲……”莲儿苦涩笑着,抚摸着那张刚毅的脸,“虽然她对我做了很多错事,最后还下毒要了我的性命,可是,可是自始至终,我都当她是妹妹的,我不怪她,所以,所以你也不要怪她,好不好……本来我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劝说她与我同时嫁与你之事的,因为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她,可是,可是谁知道,妹妹根本容不下我的存在……好在,好在你现在来了,那么,你就在这里当着妹妹的面,亲口给她一个许诺吧,也算,我还了夺走她的这段情。”

  “莲儿……”夜铭熙的身子猛地一颤,将她狠狠地揉进怀中,仿佛要揉碎这一生的痛苦。

  眼神,却随之变得冰冷,“你不会死的,因为,我不允许你死!”

  将那道微弱的身子从地上抱起来,快步地冲出门外,“难道你忘记了吗,我对你说过的,得卿一人,此生不换!莲儿,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今生,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门外的脚步,不知何许早已失去了踪迹,只遗了满地的月光惨白。

  她用手抱着肩头,呆滞地坐在地上,第一次很用力很用力地捏紧了胳膊,甚至将指甲深深掐进了肉里,淤出了紫色的痕,却,还是止不住心底地冷。

  为那一句心甘情愿,以死惩罚。

  为那一句得卿一人,此生不换。

  一个人,究竟要对另一个人有多深的感情,才会拿命当做惩罚呢?

  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又该有多深的爱,多深的恨,才会至死都不原谅,留给生者永生的悔过与谴责……

  “鱼儿……”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影,静默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苍白的月色下,地上那道柔弱的身影可怜地蜷缩成一团,如一只无处可归的刺猬,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本已痛夜的心,更是止不住地抽痛。

  “对不起……”他蹲下身,抚住她的胳膊,第一次,萌生出一股情愿去死,也不愿看到她这般凄然的悔恨。

  她的胳膊向后瑟缩一下避开,如遇针扎。

  眸中,却是硬憋着滚动的泪,和带了一丝乞求的低弱的声音,“求求你了,不要碰我……”

  伸出的手怔在半空,他的眼中一痛,终究,还是收回了手。

  现在,哪怕就算是轻轻地一次碰触,恐怕,他都再也没有资格了吧……

  “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可是,今晚的事情,我真的始料未及……”

  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解释,亦不知道该从何讲起,只是不管从哪里说起,对她所造成地伤害,都再也无从弥补了。

  只是,假若今晚没有心软,带了她远走高飞,或者铭熙没有与莲儿坦白,莲儿没有绝望,铭熙也没有来竹林寻鱼儿,那么现在的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有一段完全不同的结果?

  只是,也只是只是!

  她忽然抬起头,“穆长风,你之前之所以对我那么好,是不是因为,我像你的妹妹?”

  他的心一痛,“鱼儿……”

  “是了,对我好,是因为我长得像她,你不忍心她受欺负,对我不好,也是因为我长得像她,因为你不忍她受伤害。”她苦涩地摇摇头,想起那次去西山岭,夜铭熙为她挨了一刀,他在厨房中差点对她动手,恐怕便是从那时开始,他便已布好了局吧。因为真正的莲儿未死,他又怎允许夜铭熙对除他妹妹以外的人动情呢!

  思及此,心,不由再次一悲,“原来,所有人对我的好,都不过是作为别人的替身而已。我沉鱼还真是天下最大的悲哀!可是,我不是都已经退出了吗,我不是都已经妥协了吗,你让我走,我也跟你走了,穆长风,你究竟还想要我怎样?”

  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你才安心?

  “鱼儿!”穆长风低低叫了一句,眼眶通红。

  “不要叫我的名字,也不要再跟我说话,”她踉跄着身子,忽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从这一刻起,我们,我与这里,我与铭熙,我这些天来所认识所发生过的一切,都再也没有丝毫的关系了!再也再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

  “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恨我想要我死吗,那好,我成全你!”

  也成全了我自己!

  至少,死后没有欺骗,死后没有布局,死后没有黑暗,死后没有,如此崩溃痛殁地绝望!

  “鱼儿!”他惊叫一声,冲上前抓住她的胳膊,“你这是要做什么!”

  手中的药瓶苍然滑落,冷冷地跌落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她冷笑,“穆长风,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死吗,我成全了你,你不开心?”

  他眼神一黯,正欲开口,门,却忽然被打开。

  “咣当”一声,直震得空气都嗡嗡作响。

  手,被迅猛地扯了过去,一股力度深深嵌入她的手臂中,如此大的力气,痛得她骨头几乎都要断裂,“死,就能减轻你身上的罪恶感吗?”

  她惊诧地抬起头。

  眼前,是一双盛满了深通恶绝的眼睛,以及,一张发怒到想要吃人的脸。

  她惨笑,心,却在流泪。

  罪恶感……倘若真的有的话,那也就是自始至终,她都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吧……而现在,她死了,退出了他的生活,这样的以死相抵,难道还不够么?夜铭熙,你究竟还想要我怎样?

  “王爷!”她的痛夜落在旁人眼底,一边的穆长风,终是忍不住开了口。

  夜铭熙冷笑,声音,却是愈发地凛冽,“这好像,是我跟她之间的恩怨吧,穆长风,什么时候,你还学会管别人的闲事了!”

  穆长风眼神一痛,双拳,也蓦地猛然收紧。

  闲事!

  夜铭熙已一手捏上了她的脖子,薄奚的声音,凉人心底,“沉鱼,你就那么想要嫁给我吗,恩?”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至莲儿于死地?!

  她的后背死抵着竹墙,只觉得竹身带来的冰冷如刺骨的风寒,“想,当然想,死了都想!”

  眼泪,却顺着眼眶一道道滑落,滴到了他捏着她的手中。

  是啊,当然想,死了都想,否则又怎会如此绝望?

  脖子上的力度,骤然加紧。

  他眸中喷出的火焰,快要将她烧熔。

  身子,终是被狠狠地扔在地上,“死,容易得很,可是,你却休想!”

  “沉鱼,你不是很想嫁给我吗,”他蹲下身,忽然捏起她的下巴,曾经的梨花带雨是那般地让他心痛与怜惜,而现在这张沾满泪痕的脸,却让他心中燃起了一股熊熊报复的火焰,“那好啊,明日,你就代莲儿与我成亲!你不是想成为王妃吗,我成全你!”

  她的身子一颤。

  他却俯身在她的耳边,用手为她擦拭眼泪,“多美丽的眼睛,多让人怜惜的眼泪,可又有谁能料得到,如此单纯的眼神下,竟藏着一颗蛇蝎般的心肠呢?”

  “王爷!”穆长风攥拳,不要再说下去了,不要再这么伤害鱼儿……

  夜铭熙瞟他一眼,冷眼讽刺,“长风,我想我忘了提醒你,她不是你妹妹,你的亲妹妹,此刻正躺在夜王府的床上,生死未卜!”

  穆长风神色一黯,终是住了口。

  “很好。”他静静端详着为她擦干的脸,“这么美的一张脸,哭花了,岂不是很可惜,明日,你还要做本王最美的新娘呢!”

  望着她自始至终一副呆滞的样子,他忽然笑了,用手拍拍她的头顶,那笑容是那般地轻,那般地柔,如一缕温暖的风,话语,却将她顷刻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你说是不是啊,莲儿?”

  痛,已至麻木,连泪都忘了怎么流。

  唯有木偶一般坐在床边,让心被满满的空白填满,脑间的混沌,才能不被发疯的绝望所吞噬。

  也许,早就已被吞噬了吧,否则,为什么心都已经不再感觉疼了呢?

  铭熙……

  一袭火红色映入眼帘,随即,披在身前。

  她呆滞地站起身子,任凭那袭鲜艳的红一件件披在自己的身上。那团红是那般地喜庆,那般地耀眼,此刻却如一团永远都没有温度的火般,带给她的除了刺眼,便只剩冰冷。

  冷得侵入骨髓。

  冷得,如同嘲讽。

  他要惩罚她,她便连死的权利都没有。终究,不过是他买回来的一个奴隶而已啊,他不要她死,就算是再惨再悲再绝望,她也只能活着。

  这,又何尝不是她的悲哀?

  “姑娘,这喜服已经穿好了,是按照姑娘的尺寸定做的,姑娘照照镜子看,可满意?”小翠儿细心地为她裹好腰封,温柔地说着。

  身子,被推到一面铜镜前,她漠然地望着镜中那道纤柔的身影,呆呆怔着,却丝毫未落入心底。

  如今,穿什么,又有何妨呢,终究,他真正要娶的不是她啊。

  “姑娘……”小翠儿见她一直这幅模样,眼中的心疼不言而喻,“你不要这样……”

  “王爷!”

  身后,小翠儿忽然发出一道惊喜的声音。随即,门也随着吱呀一声,从背后吹来一阵风。

  她定定地坐在凳前,没有回头。

  却,还是分明感觉到身后多了一副身子。以及,镜中多出来一道明晃晃而模糊的身影。

  “王爷,你来得正好,姑娘的喜服已经穿好了,好美好美,王爷要不要亲自过目?”不谙世事的小翠儿,永远都是一副天真的笑颜,只晓得夜铭熙来了,便拼命想要将她的美丽展示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