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凤鉴录 > 八十、过去与未来
  张子潇在一无所有的荒野中拍着手,哼着歌慢悠悠地前进着,人生嘛,就应该该紧张的时候紧张,该愉快的时候愉快,一天到晚苦大仇深也不能拯救世界。

  最重要的是,本姑娘现在就是这么得意,人生得意须尽欢!

  “啦啦啦我是自由行走的花”这首歌是她以前旅游时最喜欢听的一首歌曲,一想到小时候哼着歌无忧无虑的日子,她便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可惜刚一进入大学后,她便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过了,心里的事情太多,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因此她突然决定让自己偶尔也恣意率性一回。

  虽然还有很多烦恼和忧虑等待着她,但此时此刻,子潇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即便是血色的天空,无边的荒野,也不能让她停止歌唱。

  然而在肆意的歌唱之中,子潇的泪水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她已经不在是以前的自己了,命运将她放到了另外一条路上,她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向哪里,也不想去思考这条崭新的人生之路会让自己改变多少,她只知道,曾今和父亲一起天真愉快旅行的自己,已经不在了。

  而这个全新的自己,是一个她从未想象过的自己和一条被人摆弄的仙路,玩弄谋略,身负仇恨,杀戮相随,无时无刻地提防着周围的恶意,而这所有的一切有多少是她真正想要得呢?

  晶莹的泪珠滚滚而落,一如她逝去的曾经,只余下淡淡的痕迹。

  清脆的歌声渐渐低沉,宛若她破碎的过去,空留下低低的呢喃。

  一条她看不清未来的道路蜿蜒在脚下,这条路上还会留下多少枯骨?这双手中还会沾染多少鲜血?这双脚下还会践踏多少纯真?

  曾今,过去,从前的美好,都渐行渐远。

  如今,现在,眼下的腥臭,却越逼越近。

  她从未像这样脆弱过,仿佛顷刻之间她就被过去的自己所击败了,她想回到过去。

  但她的双脚却告诉自己要继续前进,荒野中并不怎么清晰的脚印从未停留过,这条路,是无法停下来的。

  更无法回头。

  呢喃的歌声在一阵风沙中戛然而止,她任由尘土冲击着泪痕,似乎想让这些沙土掩埋掉自己的过去,或许这样她就不用亲手去埋葬逝去的自己了。

  在无尽的风沙中,张子潇束紧了有些散乱的发丝,手指拭去眼角的痕迹,半遮挡着眼睛,再次奔跑了起来。

  她身后的脚印则在风沙之中缓缓消失。

  这场风沙之中,子潇的同伴们也正带着许多的石人士兵发了疯一般的向前搜索着,众人对子潇的呼唤声也一声高过一声,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当听到石军头的诉说后,原本大胜的喜悦被惊恐所替代,同伴们都不约而同的想要冲出营地去寻找子潇的踪迹,由以玄霄,窦宪平两人为甚,子潇是整个宗门的未来,没有她,这个宗门或许将再无复兴之日。

  余下的同伴们被子潇的大胆所震惊,周宁雅直接跌坐在营地之中痛哭,不停埋怨自己为何没有留下来陪着姐姐,华阳,姬冬琳,玲珑三人六神无主,慌乱地命令着士兵出动。

  这场风沙拍打着他们紧张的神经,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接连不断的浮现出很多可怕的画面,即便是窦宪平这样全心全意相信子潇能力的人,也觉得她这次实在是太疯狂了。

  当血色的天空逐渐散去,星空缓缓浮现之时,他们终于看到了形单影只的张子潇。

  同伴们就像打了激素一般冲了过来,每个人似乎都有说不尽的话想要对她诉说,而冲到她的面前之后,那些话语却又烟消云散了一般消失了。

  张子潇安然无事,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她似笑非笑的朝大家挥了挥手,周宁雅抽泣着看向子潇,“哇”的一声扑进了她的怀里,其余的同伴们都默然的看着她。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玄霄动了动嘴,但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窦老头摸出烟枪点着,狠狠的吸了一口,姬冬琳神色复杂的盯着子潇,华阳一脸庆幸的松了口气,玲珑满是不可思议的望向子潇的身后,似乎想看看那远方会不会突然出现什么人。

  最终还是子潇一边抚摸着宁雅的秀发,一边平淡的说道:“让大家担心了,不过还好,我们已经离胜利更近一步了。”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的钥匙,立刻让众人兴奋不已,许许多多的问题扑面而来,子潇带着一丝微笑一一向他们解答,而子潇也不时的问着一些关于突袭的问题,就这样众人缓缓向着营地返回。

  回到营地中的子潇已经知道了所发生的一切,两个散修营地里面只有三个人带着五百兵在外围巡逻,当窦宪平和华阳领着一千五百士兵冲锋的时候,那三个人竟然转身就跑。

  战斗的过程非常短暂,窦宪平和华阳完全没有理会那些士兵和逃窜的试炼者,而是分别冲进了一个指挥使大帐,按照子潇的要求毁掉了沙盘。

  而在凰乐国营地中拖延战斗的同伴们却非常凶险,敌人的攻势非常勇猛,凰乐国的营地几乎差一点就被攻破了,对方甚至根本无视了从后面包抄上来的玄霄,姬冬琳等人,而是猛攻着凰乐国的营地。

  但当沙盘被砸坏的同时,正在进攻凰乐国营地的散修们和石人士兵直接消失了,凌乱的营地中只留下了数个指挥使大印和无数被摧毁的石人,这场奇怪的胜利就这么发生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战斗结束之后,窦宪平和华阳收编了两家散修营地的辎重兵,命令它们的石军头带着辎重返回,同伴们收缴了所有的指挥使大印,汇合之后便兴高采烈地的议论着子潇的策略。

  田平甚至想带人一起同来感谢子潇,但是玄霄没有同意,而是让玲珑告诉他们,在没有子潇的同意之前,他们最好是先原地整修,一切等子潇的安排。

  玲珑不敢质疑玄霄,而田平在见识过这场胜利之后,对子潇的态度也越发恭谨,表示一切都听从国师的安排。

  可是谁也没想到子潇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但听到子潇就这么简单的打发掉了弃武阁的部队,所有人还是发出了阵阵的感慨,恐怕也只有像子潇这样的人,才能创造这种奇迹。

  子潇只是摆弄了一下尊者发放的手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这不是奇迹,我其实最开始抱着是必输的决心才出发的,该留下来的消息我都留了下来,没有我,你们应该也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她举起手示意同伴们不要打断她,“一切都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