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相声大师制霸娱乐圈 > 第十章 同台亮相
  老郭与众人玩笑一句,杨云升再旁突然插言。

  “您这是真心话吗,这么多人上金聚德,您是想把广安堂卖了是怎么地。”

  杨云升的话一下将所有人的好奇心给拉起来,怎么这吃你一顿饭还不乐意了?

  “嘿!瞧你这败家孩子说话,一顿饭还能把这堂口搭出去?”

  老郭站在捧哏的位置,说话却能将逗哏的活给抢了,一般人根本禁不住老郭这么一捧。

  “师傅,听你这话待会我还请大伙吃一顿炸酱面得了,您都请金聚德了,难道就吃大席啊,不得整点好菜好酒的招待,这几百人一人一道菜,还真能把您家底掏光了。”

  杨云升一脸嫌弃的表情,好像老郭已经破产了一样。

  “嘿!我就不信了,啥席面能把我郭家班吃黄了,你今天给我说道说道,说不对了今天这拜师可不算,下面这么些个前辈同好可不依你。”

  老郭假装逼迫杨云升,台下的众人也是好奇的很,什么席面能把郭家班吃黄。

  看着台下众人的反应,老郭心中暗笑,同时侧幕的于大爷等人也松了口气,这活算是整上了,底下人还没意识到相声已经开始,杨云升果然不同一般。

  “师傅,我这寻思给您兜兜场面,您借坡下驴挑个小馆子,谁想您不接我这茬,那您可别怪我戳破了您的老底,欺师灭祖了。”

  杨云升离开老郭两步远,一脸欠揍的样子,让台下人更想知道杨云升口中的席面到底怎么欺师灭祖了。

  “你还翻了天了,这刚磕了头就要欺师灭祖,我倒要听听这个金聚德的席面,怎么就让你欺师灭祖了。”

  “那大伙可听好了,今个若是到了金聚德,我口中的菜可都是必点。”

  杨云升一拍手中折扇,嘴皮子上下翻飞,报菜名犹如机关枪似的哒哒开火。

  报菜名是相声中的传统桥段,所有相声演员的必修课,是练嘴皮子的基本功,但是这个节目易学难精,学会很容易,死记硬背就好,学精很难需要节奏,换气,吐字清晰,声音圆润,讲究的很多。

  而杨云升的报菜名,从第一个字开始,没有换气,没有卡顿,每一个字都是标准的老北京腔调,偏偏每一个人都能听得清楚。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炒螃蟹,氽大甲,什锦葛仙米……

  一道众人皆知的相声《报菜名》共有204道菜,杨云升一口气从第一个字说道最后一个字,整段下来珠圆玉润一丝不颤。

  “好!”

  “哗!”

  当最后一个字说完,剧场中爆发处一阵热烈掌声,欢呼声,如此经典的报菜名,哪怕那些老艺人都觉得精彩,就算是创始人李老也不一定能将报菜名唱的如此之好了。

  “好小子,我让你抖机灵,你师父赚点钱容易吗,你让大伙点这些菜,几个广安堂不得搭进去,我打你个欺师灭祖……”

  老郭扬起手绢做出预打的架势,随后师徒二人鞠躬谢幕,这一场就算完活。

  台上结束,台下却议论纷纷,杨云升名不见经传,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小人物,基本功扎实也不至于老郭这儿么大张旗鼓的捧,众人很期待接下来的演出,眼瞅着饭点都过了竟然没有一人离场,哪怕饿着肚子也要听了今天的相声。

  幸好老郭早有准备,鹤字科的一众师兄弟,捧着点心盒子满场的转悠,端茶倒水伺候来宾垫垫肚子,要不说老郭会做人呢,早就算计了今天要晚场,不能让人饿肚子不是,这点心都是稻香村的经典点心,好吃不腻,关键是贵啊。

  台下议论纷纷,有人认出杨云升就是三清戏院的小跑堂,头些年负责端茶倒水很勤快的小伙子,众人听了大为好奇,跑堂的怎么能得老郭这儿看中。

  “各位各位,接下来由咱家老于,给各位献上一段。”

  台下议论时,台上于大爷大爷上场了,身后紧跟着的还是那个杨云升。

  “老驴?大爷您改姓了?”

  两人刚站定,杨云升突然来了一句。

  “去,像话么,我说的是老于。”

  “对啊,我说的是老驴啊!”

  台下哄堂大笑,于大爷拿扇子要揍。

  “您消消气,消消气,我听出来了,您说的是于,只不过您这方言音色差点,您的口条在差点,到我这耳朵不就变成驴了吗。”

  杨云上抱着拳,请于大爷慢打。

  “我这纯老北京话,怎么就听不清了,我这口条怎么就差点了。”

  于大爷气呼呼的质问。

  “老北京话不也是方言的一种吗,这天底下方言这么多,说差点也没啥,不过您可得知道,有时候方言若是用错了场景,可是要闹笑话的。”

  “哦,还有这么一说,你给我讲讲。”

  “话说咱们大北监所有这么个老哥,辽省锦市人,这老哥犯的事情不大,就是个打架斗殴,只不过把人打伤了进了监所了。”

  “呦,这事整的,为什么打架啊。”

  “有那么一天,这老哥和朋友在街边喝着小酒撸着串,正吃的好呢,一个酒鬼在身边路过,踩了他一脚,老哥原本没当回事,说了句小心点”

  “这没毛病啊。”

  “是没毛病,可那老哥锦市方言出来了,直接就把酒鬼留下了。”

  “怎么地呢。”

  “锦市话都带着上扬的儿化音,到了酒鬼耳中就成了小心点。”

  “这么听着是有些不依不饶的感觉。”

  “可不么,就这么两人吵吵起来,酒鬼越听越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心说我不就踩你一脚吗,这道歉话也说了,赔礼也赔了,你还不依不饶的是想干仗啊,俩人就这么掐吧起来,这老哥五大三粗打伤了人就进了监所了。”

  “有点冤,但是打架不对,该反省。”

  “若是这样也就算了,转眼几个月老哥哥到了释放的时候,管教来给他签字释放,照例询问一下交代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结果这老哥方言一出又给自己添了几天拘留。”

  “这又因为什么?”

  “那管教说出去后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老哥就重复了一句,洗心革面呐,重新做人呐。”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哗!”

  锦市方言在杨云升口中原汁原味,那股质疑全世界的味道,讲台下众人逗的哈哈大笑,空气中都带着快乐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