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相声大师制霸娱乐圈 > 第九章 拜师仪式
  “郭家班老郭收徒,相声界又一大咖即将诞生。”

  “郭家班新徒身份成谜,坊间流传乃是老郭私生子。”

  “震惊,老郭竟然与男子如此……”

  最近娱乐圈和京津地区议论最热闹的一件事,就是郭家班新徒一事。

  老郭已经好久没有收徒,这一次收徒不仅通报给媒体知道,还大张旗鼓的四处送请柬,将与之交好的朋友,业内前辈,通通告诉个遍。

  如此大张旗鼓的收徒仪式,别说坊间猜论纷纷,就是老郭那些徒弟们都百思不解,师兄弟之间哪个有这待遇了,还没学艺就出名了。

  那些相声界的同好更是蒙圈,不知道老郭作什么妖,就一个拜师仪式,至于搞得沸沸扬扬的吗。

  外界猜论纷纷,当事人这里却风轻云淡。

  这些天杨云升什么也没干,整日在老郭的指导下,系统的练习相声基本功。

  以他七年偷师的经历,这些基本功早已耳熟能详,可终究是缺少系统的训练,普通观众听不出什么差错,但在老郭耳中瑕疵不少。

  三九前一天,黄历上诸事皆宜的一个日子,拜师日就选在这一天。

  广安堂今天闭馆一天,从早上就开始布置会场,诸位云子科的师兄弟早早的来到这里忙里忙外,就连大师兄张云伦,二师兄岳云兵等人都一大早的过来。

  “岳岳,知道师傅这是收了哪路神仙吗?”

  张云伦一身整洁修身的白衬衣黑西裤,看着不像是来干活的,倒像是来开会的。

  “那我哪儿知道,这些日子我都没见着师傅的面,打电话就让我找于大爷,我都快成于大爷徒弟了我。”

  岳云兵一脸委屈,手里的干毛巾都快攥出水儿来。

  “伦哥,我知道谁知道这件事……”

  正搬桌子路过的曹鹤阳小声插言道。

  “谁呀,咱们找他打听去。”

  岳云兵早就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这些年师傅独宠他一人,今天这个拜师仪式搞得这么大扯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烤饼,饼哥知道是谁,我见着于大爷找饼哥说道这事儿了,离得远没听清。”

  曹鹤阳笑嘻嘻的说道,这小子自己不敢去打听,听到两位师兄在这研究那个拜师的,情不自禁透露了消息。

  “烤饼知道,不能啊,他都知道我咋不知道?”

  张云伦有些纳闷,他姐就是师娘,他向他姐打听都没打听出来,烤饼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走走走,找烤饼问问。”

  可怜的烤饼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什么,这会正在后台检查道具呢,今天的拜师仪式他出力不少,既能得师傅夸赞,又能得杨云升这个师弟的人情,简直血赚。

  后台,烤饼正梳理大褂,冷不防脖子被人勒住。

  “好汉饶命,小的家有三房妻妾外有红颜花枝,好汉看上哪个自取就是,别伤我性命。”

  烤饼张着大嘴瞎咧咧,一回头看到岳云兵的大脸,就要反击。

  “饼啊,师兄平日带你不薄吧,今天这个局有啥内幕给师兄透露透露。”

  烤饼转身刚要掐岳云兵脖子,就看见张云伦对着他一脸阴笑。

  “啊,我不知道,跟我没关系……”

  看到张云伦,岳云兵,曹鹤阳三人组,烤饼就知道不好。

  “我叫你不知道,我叫你没关系。”

  张云伦上去对着烤饼的笑穴就是两下,直挠的烤饼涕泪横流。

  “我说我说……”

  抵不住恶势力的逼迫,烤饼洋洋得意的将自己如何发现的杨云升,如何介绍给师傅,如何如何之类的说了一通。

  “哪有那么神!就算带艺投师也不至于搞这么大声势,再说那个跑堂的我见过啊,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啊。”

  岳云兵一脸蒙逼,就这,就因为这么个带艺投师的家伙,师傅就把他们云字科鹤字科的几十人使唤的团团转?

  “嘿嘿,两位还别不服气,等拜师之后就让你们见真仙。”

  烤饼一脸神秘,趾高气昂的转身忙碌起来。

  十点钟广安堂开始迎接八方来客,有记者有老郭的好友,有业界的前辈和同行,大栅栏因此人头攒动,摩肩擦踵,这么多名人进入广安堂好多人都知道了今天是老郭收徒的日子,纷纷猜测这么大声势,老郭这是收了哪家的二代,还是哪个土豪玩票。

  十一点,座无虚席人声鼎沸的剧场突然静下来。

  “哈哈哈,诸位来宾,诸位同好,今天又是本人的大喜之日,感谢各位前来捧场,我知道各位已经忍不住想看看我这位佳徒,话不多说拜师仪式这就开始。”

  简短的开场,由老郭亲自主持,台下众人纷纷肃静。

  “杨云升给各位问好,蒙师傅不弃今日收我为徒……”

  仪式早就烂熟于心,该说的话也都是背好的,杨云升就是站出来亮个相,敬个茶,仪式也就结束了。

  简单的拜师磕头敬茶,台下的来宾都有些纳闷,更多的是大失所望,这个人普通的不能在普通,既没有显赫身份,也没有泼天富贵,怎么就让老郭稀罕成这样,甚至藏着掖着直到今天才漏出来让众人见到。

  “我知道朋友们都很好奇,今天这场拜师搞得有些兴师动众,好多朋友还是外地奔波来的,不过我这人诸位了解,没有点真材实料哪能惊动诸位,接下来就让小徒献丑给大家展示展示。”

  看着台下众人不解的表情,老郭微微一笑,待会就要让这帮人大吃一惊。

  相对于一般人不理解这场拜师的含义,那些相声界的老艺术家可是心知肚明,不少人在心里感叹郭家班这是又要迎来一员大将啊。

  剧场的灯光依次暗淡,舞台开始拉上帷幕。

  一张长桌摆在舞台中央,烤饼等人将一应道具摆好。

  老郭当先走出,紧随其后的杨云升一身黑大褂,白袖口,手拿一只白纸扇,不慌不忙的上了舞台。

  “诸位受累,本该午餐的时候,还要在这听到我这恶心的声音,不过也好待会吐干净了,咱们金聚德可以多吃点。”

  老郭上来先是一个玩笑,都是好友没人挑这个理儿,可紧接着杨云升的话却将众人的好奇心给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