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四十六章【仓皇逃】(下)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知道!”

  “你知道?”这次轮到瞎子诧异了。

  周晓蝶道:“你主动放开了我,我虽然看不到,可是我却能够猜到你刚才的心思,你想要主动走出去对不对?”

  瞎子点了点头,发现周晓蝶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她却有一颗观察入微的细腻内心。

  周晓蝶道:“你不是狼牙寨的人?”

  瞎子道:“不是,我昨天才到。”

  “为了给肖天行拜寿?”

  瞎子听到她直呼肖天行的大名越发诧异了,提醒周晓蝶道:“肖天行可是这里的大当家,你出去千万别直呼其名,让别人听到了总是不好。”

  周晓蝶道:“他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杀人如麻的土匪头子罢了。”语气充满了不屑,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道:“你是不是很怕他?”

  瞎子撇了撇嘴道:“我安翟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周晓蝶道:“原来你不识字啊?”

  瞎子尴尬道:“不是这个意思,我读过几年私塾的。”

  周晓蝶忍不住笑了起来:“笨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瞎子摸着后脑勺也笑了起来。

  阿诺虽然没被土匪发现,可是那条黑色獒犬却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听到犬吠之声越来越近,阿诺没命朝着前方废墟跑去,那片废墟是古堡的部分遗址,据说过去曾经是凌天堡的点将台,因为风雨侵蚀,周围建筑物大都已经坍塌,一块块巨石横七竖八地叠合在一起,除了顶部被白色积雪笼罩的部分,下方有不少黑色的岩面裸露在外,阿诺从两块巨石的缝隙中挤了过去,不曾想前方道路中断,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坑,想要停步已经来不及了,脚下一空从近五米高的地方落了下去。

  阿诺惨叫着摔倒在厚厚的雪地之上,因为积雪的缓冲,他的身体倒是没有受伤。

  那条獒犬随即就从上方露出了脑袋,一双泛着蓝光的双眼死死盯住了下方的目标,然后一双后退用力一蹬,居高临下向雪地上的阿诺扑了上去。

  阿诺望着从天而降的獒犬,吓得魂飞魄散,他从雪地上爬起,竭力向前跑去,积雪很深,一直淹没到他的膝盖,阿诺方才逃出了两步,就被俯冲而至的獒犬扑倒在地,整个人被压倒在雪地上。

  獒犬喉头发出低沉的嘶吼,张开犬牙交错的大嘴,准备向阿诺的颈部咬去,阿诺都已经感觉到獒犬的涎液流淌在自己的脖子上,正准备殊死挣扎之时,却听到身后獒犬发出一声古怪的呜鸣,竟然放开了他。

  阿诺把脸抬起来,却见前方一块岩石之上,一头毛色血红的野狼宛如雕塑般傲立在那里,北风卷起地上的雪粒吹打在它的身上,野狼火一样的长毛在风中微微颤抖,它体型偏瘦,因此身上的毛发显得很长,两只眼睛一只是蓝色,一只是黄色,昂首挺胸,目光孤傲冷酷。

  獒犬的鼻翼翕动了两下,然后再度张大了嘴巴,喉头发出低沉的嘶吼,双目盯住了那头红色野狼,试图用气势将对方吓退。

  野狼从岩石之上轻盈腾跃下去,步伐优雅而缓慢。

  阿诺吓得六神无主,前有野狼后有獒犬,自己八成要被这两个畜生给分尸了。

  獒犬扭动了一下硕大的头颅,它的体型绝不逊色于那头红色野狼,论到肌肉的健壮程度甚至还要超过对方,四只强健有力的蹄子在雪地上刨了两下,然后陡然开始加速,犹如一道划过雪地的黑色闪电,直奔那头野狼而去。

  野狼似乎被獒犬突然发起的攻击吓住,停下脚步伫立在雪地之上,两者之间的距离瞬间已经缩短到了一丈,獒犬后肢有力蹬地,从雪地上腾跃而起,张开巨吻,白森森的尖锐牙齿向红色野狼的颈部撕咬而去。

  在獒犬腾空而起的刹那,野狼倏然启动,身躯一个巧妙的躲闪,避开对方的撕咬,然后它的颈部在高速奔行中扭转过来,一口叼住獒犬的脖子,喀嚓一声,已经将獒犬的颈椎咬断,就势一甩,獒犬足有百斤的身躯被它凌空抛了出去,撞击在它刚才所站立的巨岩之上,獒犬的骨骼在重重的冲撞中又发出碎裂的声音,身体跌落在雪地之上,已经再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喉头发出凄惨的哀鸣声。

  野狼看都没有看那只濒死的獒犬,迈着优雅的步伐缓步来到阿诺的面前,阿诺目睹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已经万念俱灰,自己斗不过獒犬,更斗不过这头战斗力强大的野狼。

  野狼低下头在阿诺身上闻了闻,阿诺甚至感觉得到它喷出的热气,他一动不动,希望野狼认为自己是一具死尸。

  野狼打了个响鼻,然后把头扭到了一边,居然转身走了,来到巨岩边,叼起那条已经死去的獒犬,一路小跑消失在前方乱石缝隙之中。

  阿诺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处,发现瞎子还没有回来,罗猎几人等得正在着急,看到阿诺回来,所有人都围拢了过去:“阿诺,你去哪里了?瞎子呢?”

  阿诺目光呆滞地望着罗猎,嘴巴张了张,仍然没能从此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张长弓为他端来一杯热茶,阿诺接过热茶,咕嘟咕嘟喝了,这才稍稍缓过神来,将自己跟瞎子出去后的经历说了一遍,几人听到他在点将台废墟的遭遇,张长弓激动的一把将他的手臂抓住:“你说什么?你见到了血狼?”

  “血狼?”阿诺一脸迷惘,他并不知道张长弓母亲被血狼叼走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生物,他点了点头道:“对,毛色血红。”

  麻雀一旁道:“它的眼睛是不是一只蓝色一只是黄色?”

  阿诺重重点了点头。

  张长弓大声道:“带我去,我要去找它!”这些年来他始终都将这神秘的生物视为杀害母亲的仇人,所以听到血狼的消息恨不能现在就找到它将它杀死。

  罗猎道:“照你这么说,那头血狼咬死了獒犬,却放过了你?”

  阿诺点了点头道:“我……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放过了我,当时它在我身上闻了一会儿,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想不到它居然走了。”

  麻雀凑过来在阿诺头上闻了闻,然后马上捂住了鼻子:“你身上好大的味道!肯定是那头血狼嫌你的体味太大。”

  阿诺也抬起手闻了闻,一脸委屈道:“没有啊,我每天都洒香水。”

  罗猎从两人的对话中似乎猜到了血狼放过阿诺的原因,西方人普遍体味偏大,阿诺不但有体味,而且这厮是个酒鬼,身上混杂着一股陈年发酵的味道,应该是血狼不喜欢这股味道,所以才没有吃他的兴趣。

  张长弓此时已经取了砍刀,准备出门寻找血狼。

  罗猎道:“张大哥,瞎子还没回来。”

  张长弓道:“反正都要去找人,总不能一直守在这里。”

  罗猎知道血狼已经成为张长弓心中挥抹不掉的阴影,他这次之所以答应陪同他们潜入黑虎岭,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找血狼,现在得到了血狼的消息,他当然不可能错过,罗猎道:“好吧,大家一起去。”

  阿诺虽然打心底不愿意去那个差点丢掉性命的地方,可是看到同伴全都要去,再说瞎子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说起来是自己把瞎子丢下独自逃命,想起这件事也实在惭愧,鼓起勇气决定再带着同伴们走一趟。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诺循着刚才的路线走了一遍,可是刚才都是瞎子用罗盘引路,阿诺所扮演得只是一个追随者的角色。这凌天堡虽然不大,可是里面的道路却是错综复杂,很容易在街巷中迷失方向,找到他和瞎子失散的地方虽然不容易,可是找到那片废墟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凌天堡内那么大规模的废墟并不多。

  麻雀找路人打听了一下,并没有花费任何的代价就问出了昔日点将台的所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tv.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